體現高質量增長的“6.1%”含金量高

譚浩俊

2020年02月29日08:0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體現高質量增長的“6.1%”含金量高

國家統計局2月28日發布的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990865億元,比上年增長6.1%。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70467億元,增長3.1%﹔第二產業增加值386165億元,增長5.7%﹔第三產業增加值534233億元,增長6.9%。第一產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比重為7.1%,第二產業增加值比重為39.0%,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為53.9%。全年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為57.8%,資本形成總額的貢獻率為31.2%,貨物和服務淨出口的貢獻率為11.0%。

雖然數據在幾天前已逐步公開,並引起了廣泛關注,但當全部數據正式公布,我們仍然感到振奮和自豪。去年以來,宏觀經濟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特別是外部經濟環境極其復雜、各種不確定性因素增多,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勢頭很猛,歐洲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經濟復蘇緩慢,導致我國出口壓力加大。同時,國內經濟轉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產能等方面工作任務很重,壓力很大。在此背景下,GDP增長6.1%是一個含金量很高的數據,也是一個有足夠分量的數據。

首先,充分反映了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的效果。自提出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步伐、推動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和實現高質量發展目標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的結構和效率就在發生積極變化,經濟運行質量不斷提高,內生動力不斷增強,新經濟、新動能的作用不斷發揮。2019年全國工業產能利用率為76.6%,比上年提高0.1個百分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下降0.2個百分點﹔工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8.4%,快於規模以上工業2.7個百分點﹔戰略性新興服務業企業營業收入增長12.7%,快於規模以上服務業3.3個百分點﹔服務機器人產量增長38.9%。線上線下兩翼齊飛,網絡新勢力加速形成。

相應地,房地產拉動經濟增長的因素在逐步弱化,經濟結構進一步改善。特別是僵尸企業處置和落后產能淘汰,已經在經濟增速放緩中逐步消化,去產能、去杠杆帶來的對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大為減弱,甚至在某些領域已經產生正面作用。因此,“6.1%”是在消化了許多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的不利因素后實現的,含金量更高,效益也更高。

其次,充分展示了發展的效率與成果,最突出的表現就是發展邁上了一個新台階。數據顯示,2019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70892元,按年平均匯率折算達到10276美元,首次突破1萬美元大關,與高收入國家差距進一步縮小。中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大關后,世界上人均GDP超1萬美元的人口隨之翻了一番。

同時,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站上1萬美元大關后,也就向著高收入國家行列邁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基本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階段,從而為更好的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因此,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景更好,穩定性也會更強,充分展示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效率與成果,展示了社會財富的進一步積累與集聚,“6.1%”的含金量就更高了。

再次,充分體現了中國經濟增長的模式在發生著積極改變。在出口不振、投資受阻的情況下,投資、出口和消費“三駕馬車”中已有兩駕很難再像過去那樣發揮作用,隻剩下消費這駕馬車。如果消費也低迷,提不起精神,那經濟增長就會出現很大問題。從2019年中國經濟實績來看,消費的作用是非常明顯的。2019年內需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為89.0%,其中最終消費支出貢獻率為57.8%,比資本形成總額高26.6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411649億元,比上年增長8.0%,規模首次突破40萬億元。

這也意味著,在未來一段時間,消費將繼續發揮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力軍作用和基礎性作用。同時,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對於穩定居民收入增長和消費能力增強也具有重要作用。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更強,經濟發展的主動性也會更強,貿易保護、單邊主義等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也將越來越弱。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帶來了一定的影響,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將中國2020年經濟增速預期上調0.2個百分點至6%。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表示,支持中國政府為應對疫情採取的多項措施,包括財政、貨幣和金融等領域的措施,中國經濟繼續展現出極強的韌性,我們對此充滿信心。國際社會的態度從一個側面讓我們看到,“6.1%”不僅是一個不低的速度,不僅是一個得到國際社會肯定的速度,更是一個體現中國經濟高質量增長、具有高含金量的速度,我們對此更應充滿信心。

(責編: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