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素養成為青少年教育的“必修課”

張力 張凌然

2020年07月29日16:30  來源:人民網-輿情頻道
 

高考作文題目歷來是備受輿論矚目的熱門話題,2020年高考語文考試一結束,各地的作文題目便相繼登上微博熱搜榜,其中,全國Ⅲ卷的“鏡中我”、全國新高考Ⅰ卷的“社交距離”、江蘇卷的“信息繭房”等主題涉及網絡傳播類話題,折射出媒介素養成為了青少年教育的“必修課”。

5月13日,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聯合發布《2019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為1.75億,未成年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93.1%。但是,目前的媒介素養教育尚未形成統一、標准的教學體系,網絡操作技能、網絡防沉迷知識、自護意識和能力需要得到加強,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體系需要進一步完善。

新媒介對青少年媒介素養的影響

與傳統媒介相比,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媒體在變革媒介傳播的哲學觀念、加快信息傳播、促進受眾參與等方面具有強大的優勢。新媒介可以承載傳統媒體所能承載的各種形式,文字、圖形、視頻、音頻等,其多媒體的特點、豐富的信息量、多樣的呈現方式符合青少年對信息多元化需求的特點。在新媒介環境下,以虛擬社區為平台和載體的環境中形成了特有的參與式文化。青少年是網絡這一虛擬社區的主要群體,虛擬社區正成為青少年彰顯自由、表現個性、逃避乃至抵抗現實權威和壓制的主要方式之一。

但是,新媒體時代的媒介傳播文本的碎片化、傳播空間的開放性、傳播思維的單向性,對於生活經驗不足、文化知識儲備不足、分析能力不足的青少年而言,更易產生不良影響。

青少年媒介接觸頻繁,但對日常信息關注種類的豐富度不足。在算法推薦機制與“信息繭房”效應下,青少年長期接受與自身興趣相符、觀點相近的信息,容易陷入圈層旋渦,具有極強的圈層意識,高筑信息壁壘,信息單一且偏激,難以形成對事物客觀的思辨。

青少年對媒介依賴性強,但對信息的甄別和過濾能力不足。隨著自媒體廣泛應用,信息威脅的種類逐漸多元化。一方面,傳統的信息威脅依舊存在,如色情暴力等不良信息的泛濫,青少年缺乏道德和法律意識,如果模糊了媒介世界與真實世界的界限,對色情暴力等不良內容進行模仿,極易形成青少年違法犯罪。除此之外,謠言、假新聞等含有偏見的內容隱含著新的威脅,極易煽動青少年的情緒,可能演變為線上或線下的群體行為。

青少年網絡活動參與度高,但上網自控能力不強。網絡直播是近年來廣受各年齡層次民眾喜愛的網絡產品。據CNNIC第45次報告統計,目前我國網絡直播用戶的規模高達5.6億,11至16歲的未成年人已佔網絡直播觀眾總數的十分之一。隨著直播市場的繁榮,打賞也成了一種“時尚”,部分未成年人不惜用父母賬號裡的錢為主播打賞,類似“16歲男孩劃走母親40萬元”的新聞屢見不鮮。

新興媒介吸引力強大,傳播環境復雜和多樣,傳播過程不可控,對於涉世不深、生理和心理不成熟的青少年而言,如何正確理解分析媒介信息,提高分辨能力、質疑能力、評估能力、創造和生產能力,產生對負面信息的免疫能力,是必須掌握的行為要求。強化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提升媒介素養水平,意義重大且迫在眉睫。

國外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的啟示

媒介素養是指人們選擇、理解、質疑、評估以及合理應對各種媒體信息的能力。媒介素養教育是培養學生具備健康的媒體辨識能力,使他們能夠充分利用媒體資源來提高自己,參與社會發展。媒介素養教育對應的是一個人的思辨思維,是理性與質疑精神,是獨立思考能力,是科學思維方式。而這些正是教育的寶貴價值所在,是教育的原點。

媒介素養教育始於20世紀30年代的英國,並迅速傳播到歐洲和美國及其他發達國家。而且,隨著新媒體的推廣和普及,媒介素養教育也進入學校正規教育體系。

美國的媒介素養教育肇始於20世紀60年代。盡管美國各個州的媒介素養教育發展並不均衡,但美國中小學生開展的媒介素養教育,對提高學生的媒介素養水平發揮了積極作用。美國中小學生媒介素養教育的特點表現在:將媒介素養教育整合進課程教育中﹔培養學生的批判意識﹔開展針對教師的媒介素養教育﹔尚未形成全國統一的課程標准。美國中小學生媒介素養教育對我國的啟示在於:在課程中實施媒介素養教育﹔培養專業的媒介素養教育師資隊伍﹔需要加強政府介入,並實現政府與學校的聯合,真正推動我國媒介素養教育的開展。

加拿大將培養學生在媒介世界中的獨立人格和主體意識作為媒介素養教育的基本理念。具體而言,是使學生認識到媒介內容不等於現實﹔幫助他們區分虛擬和現實、個人和世界的關系,認識媒體價值和自我價值,並提高學生作為媒體消費者的思辨意識﹔使學生理解公民的概念,知道如何通過媒體進行有效的自我表達。加拿大在分析和評價媒介內容與結構等元素的基礎上,增加了對受教育者思辨素養方面的要求,對我國開展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具有啟示。

開展媒介素養教育可以有效提升學生的學習能力,充分發揮信息時代青少年在學習網絡中的主動作用﹔開展媒介素養教育有助於青少年抵制不良信息的侵擾,對避免群體事件的發生具有非常積極作用。開展媒介素養教育可以積極培養青少年的現代公民意識,能夠在紛繁復雜的互聯網信息“海洋”中找到真正的“寶藏”,最終成為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現代公民。

我國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的誤區及可行路徑

隨著信息化的高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提高青少年的媒介素養至關重要,媒介素養教育逐漸成為我國教育界探討和研究的熱點。盡管我國的媒介素養教育理論體系和實踐機制在逐步完善,媒介素養教育取得了很大的發展,但是,根據《中國青少年網絡素養綠皮書(2017)》的調查,我國青少年網絡素養總體得分不高,平均得分為3.55分(滿分5分),青少年媒介素養仍然有待提升。

目前,我國青少年媒介素養水平仍然不足,一個重要原因是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存在一些誤區。一方面,媒介素養教育理念有偏差,當前媒介素養教育受技術理性的支配,更多地將媒介素養視為一種功能性的社會技能,其教育實踐傾向於持工具主義的視角,向學生傳遞有關媒介的知識體系和媒介傳播的技術手段,強調的是青少年在媒介信息的接受和傳播過程中應遵守媒介規范和道德准則,對學生的媒介辨識能力的培養不足﹔另一方面,當前教育體系缺乏針對媒介素養的內容設置,對媒介素養的課程設計和考核不夠重視,更多地滿足於學生對理論知識的掌握能力,較少強調青少年媒介文化解構、媒介行動參與、媒介信息創造等能力的培養,對青少年借助媒介形成主體性人格以及人文素養的培養不夠重視。媒介素養教育存在的誤區,使得青少年對媒介不良信息的思辨能力以及理性參與媒介的行動能力不足。

對此,我們可考慮從頂層設計以及多個方面來加強對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

從關注青少年未來發展的角度,需要做好加強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的頂層設計。應根據青少年的實際情況,制定新媒體環境下加強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的目標,並建立合理的媒介素養教育課程體系和評價體系,選擇科學的課程模式,加強媒介素養教育師資隊伍建設,加強校園網絡文化建設等,形成多方聯動的工作機制,從源頭上做好新媒體環境下青少年媒介素養教育的整體規劃和實施辦法。

媒介素養教育作為一項長期而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通過全方位聯動,在多場域同時開展教育實踐。國家層面,政府和教育相關部門需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強化資源配置和教育理念引導,以國家力量的介入推動媒介素養教育的全面實施。學校教育層面,從中小學到高等學校都需要將媒介素養教育融入課程學習和校園文化建設,並制定專門的實施配套方案和評價體系,保証落實效果。社會層面,將媒介素養教育融入日常教育活動、文化活動,利用知識講座、交流活動、科普節目等喜聞樂見的方式提升學生媒介素養。

此外,還應提倡青少年在媒介傳播中的自我教育。自我教育是一種自覺的行為,青少年作為媒介素養教育的主體,要積極地進行媒介知識的自我學習、媒介能力的自我培養和媒介品質的自我修養。在新媒介的參與中完成對新媒介的認知、對信息的判斷、對道德的提升。

(作者:人民網新媒體智庫研究員 張力、見習助理研究員 張凌然)

據《網絡輿情》 2020年7月13日

(責編:袁勃、李婭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