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论坛”自2013年以来已经连续举办了两届,对于政务新媒体的建设、传统媒体的融合发展,起到了网信战线阶段性成果检阅、网络舆论引导前瞻研讨和业内实践经验交流的作用。2013年改善网络舆论生态研讨会,达成8条“成都共识”,并将成都作为改良网络舆论生态的实验基地。2014年,移动舆论场的舆论引导成都论坛发布“成都主张”,在转变话语方式、倡导平等对话,坚持法治理念、承担法治职责等8个方面达成一致主张。本届论坛邀请国内主要媒体负责人、多家政务微博、政务微信以及媒体微博、媒体微信,并邀请国内传播学界专家及网络意见领袖与会。本届论坛主题为“网上正能量建设”,同时设置了“互联网智库的未来”等分论坛,与会各方将共同搭建互联网政、产、学界沟通交流平台,致力于做大做强主流舆论,推动正能量更强劲、网络空间更清朗。

主题发言

  “正”即保证舆论导向正确,导向正确是正能量建设的基础。“能”即提高宣传引导能力。要不断探索和总结网络传播规律,发现和运用网民易于接受的传播形式。“量”即做好宣传引导度量。
  互联网已日益成为人民创新创业的大舞台,精神生活的新空间,信息传播的主渠道,互联网的价值和使命主要在于弘扬社会正气,传承中华美德,凝聚改革正能量。
  我们在尝试如何把受众研究进一步细化,研究网民在看到正面新闻和负面新闻时的情绪反应,他们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我们希望在正情绪和负情绪,理性和感性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分析网民对这些信息是积极还是消极的。
  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网络舆论不断壮大,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产生了事件为中心的网络舆论聚集,对社会各界形成了强大的网络舆论冲击力,乃至于产生了网络群体性事件。我们的研究从97年开始用了不同概念,大概有15个概念命名这种网络舆论聚集现象。

现场图集

王俊秀:如何把握网民心理?

    

  互联网是民意海洋,怎么在这个海里舀一瓢水检测网民情绪,进行经济分析,比如从各个平台抓取一些网民微博回复,进行一些关健词筛选,进行一个情绪分类,然后还得靠人工工作判断,比如说某一个事件,比如这次持续好几天雾霾,民众到底是持哪些反应?比如我们筛选2千条数据,你进行分析,大概百分比多少的人认为是政府失职,百分比多少的人认为是自然灾害。我觉得社会调查和互联网的大数据更完美结合,各自能够在不同领域抓取民众意见,虽然现在上网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沉默还是大多数,比如有一些不参与在网络上表达,他可能在线下表达。

廖圣清:互联网非结构化数据的挖掘和梳理

    

  随着互联网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带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我们数据的多元和丰富。祝华新讲了当中非结构化数据,刚才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做的视频发布和嘉宾报告,当中指出我们更多采购结构化数据而言,我们现在是以文本化为代表非结构化数据越来越丰富,就是无论是微博、微信当中所发布的文字的、视频的数据,相比以前我们通过调查获得数字性数据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别。一方面是数据类型变化,还很重要是量的变化,我们以前了解受众可能是专门针对受众进行调查。我们在当下其实是进入了特别幸运的时代。

杨晓强:如何凸显正能量?

  • 第一,我觉得讲中国故事要有发现的慧眼,我们所在的都是好的故事,中国故事生产者和制造者,我们要在这个变革时代里面即时发现一些可以符合我们民族的价值观念,记录中国记忆好的线索,这当中需要我们走到更广阔的人群中去发现。第二,我们还要有一个能够加工的静心。现在大家都在讲中国故事,成了全国上下的口号和活动,我们既要有宏大的续势,我们也要有个别的挖掘。第三,我们要有一个丰富的表达形式。第四,我们要有一个全渠道传播,真正把中国的好故事,好人物讲到全世界去,能够讲得留在我们历史里面,留在我们记忆当中。

  • 昵称
  •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