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2015年互联网舆情报告

    在日前发布的《2015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一书中,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第7次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蓝皮书”提供中国互联网舆情年度分析报告,此份分析报告由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祝华新、潘宇峰、陈晓冉联合撰写。
  2015年中国的大众传媒舆论场上,报纸、杂志、电视等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能力进一步下降,“两微一端”(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成为很多中国人了解新闻时事的第一信息源,特别是拥有月活跃用户6.5亿的微信,移动智能终端月活跃用户6.39亿的QQ 成为社会舆论的新引擎。
  微信让上网浏览和表达的门槛降低,使更多的社会阶层上网,网民结构日益向中国总人口的结构还原,推动网络话语权趋于均等化;与此同时,网民部落化,网络社群有所发展,网络舆论渐趋分层呈现。
  十八大后新的中央领导集体的施政,得到草根百姓、基层干部的认同和拥戴,网络舆论的共识度有了较大的提高;但在律师执业、资本撤离等问题上,也出现了意见分歧。如何避免舆论的撕裂,还需要官民共同作出诚挚的努力。
  与此同时,政府对互联网的管理继续依法推进;几百万“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进入互联网舆论场,成为2015年最为凸显的舆论力量。网上“正能量”建设、思想观念的辩论,与尊重民意表达和倾听百姓诉求之间如何找到平衡点,仍有待探索。【详细】

2015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

一、2015年网络热点舆情

    由于网络平台加强管理,网民自律意识增强,网络舆论热度近年持续下降。但社会转型期各种利益诉求并未消减,对比传统媒体,互联网仍然是中国社会最大的舆论出口。在过去的一年,在这样几个领域,网上形成热点舆情:
  一、中共十八大后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在九三阅兵、简政放权、倡导“互联网+”、南海、亚投行、一带一路、习马会等议题上,中国政府奋发有为,官民之间舆论的共识度有了很大的提高。
  二、从严治党、强化吏治,继续揭露出一大批贪腐大案,提振了人民大众对中央政府的信赖,也出现了对官场贪腐难治的疑虑;干部队伍明戒知畏的同时,观望和不作为的心态值得警惕。
  三、在经济下行态势中,2015年遭遇了股灾和非常手段救市,以李嘉诚为代表的资本撤出两个焦点事件。
  四、在一些突发事件中,地方政府的应急管理表现被动,政府和司法公信力亟待修复和提振。
  五、网络舆论场上意识形态纷争再起,一些社会问题被做出了泛政治化的解读。
  六、国际议题在中国网络舆论场上趋于活跃。【详细】

反贪腐提振了人民对中央政府的信赖

二、网络舆论版图的变化

    2015年,中国网民在微传播时代感受到更多移动终端对舆论的影响。截至2015年6月30日,中国网民达 6.68 亿,互联网普及率为 48.8%,手机网民规模达5.94 亿,使用手机上网人群占比达到 88.9% 。 2015年的网络舆论版图,出现了5个方面的变化:
  一、“两微一端”主导社会舆论议程。随着网络人群的不断扩大,社会舆论的议程设置更多地来自于互联网,“两微一端”对社会舆论议程设置的主导作用日益凸显。
  二、政府影响力全面占据微博。随着政务新媒体的不断发展,前些年政府工作遭遇网民“围观”“吐槽”的被动局面已经大为改观。三支网络力量崭露头角:政务微博微信;主流媒体的“两微一端”;民间“网评员”,其中以全国“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为代表。这三支力量在微博上已占有绝对优势。
  三、草根板块崛起。近两年多来,微博大V帖文转评数已极少过万,由此判断,普通网民对微博大V的追捧热度已然不再。
  四、网络社群凝结并趋于活跃。web2.0时代的网站和社交媒体吸收和强化了论坛的黏着性和深入性,发挥了社群聚合的功能。微博、知乎、豆瓣以及其他音视频网站在注册过程中,通过用户对各种兴趣偏好的选择,进行服务器自动筛选和推荐,形成兴趣相近的网民群体。
  五、传统媒体融合转型,深入介入移动舆论场。传统媒体发行量在2015年上半年即有明显下滑,在困境中,传统媒体不断尝试转型改变的可能。【详细】

网络社群凝结并趋于活跃

三、微信公众号:“意见领袖”风光不再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媒体类微信公号的平均活跃度很高,虽然通常微信公众号每日推送文章上限为8条,但不少优秀的媒体账号都具有推送更多文章的特殊权限。政务和行业自媒体微信也具有较高活跃度,每天推送1次,每次推送4条已经成为这些公号的“最低配置”。虽然行业自媒体和政务机构日均推送文章数极为接近(行业自媒体5.4,政务机构5.3)但是日均文章阅读数,日均被点赞数,行业自媒体都遥遥领先。 虽然意见领袖微信的平均传播力最低,但点赞数与阅读数的比值达1.10%,在各类中领先,说明其受众的互动意愿最强,相较而言,企业公号受众的互动意愿最低,点赞与阅读比仅为0.35%。
  可以看出,针对改革、民主等时政相关话题,意见领袖的讨论数量较多;而媒体更侧重讨论改革、反腐议题,对自由、民主等关键词较少涉及;政务账号更强调法治和民生。整体上看,企业和行业自媒体对时政话题极少涉及,而主流媒体时政关键词的讨论量高于市场化媒体。而针对今年发生的热点事件,各类微信公众号均有所讨论,其中媒体的提及频率最高。对于大阅兵这种全民讨论的热点议题,企业和行业自媒体也拥有极高的提及率。【详细】

微信公众号:“意见领袖”风光不再

四、政府对网络舆论场的规制

    2015年政府对网络舆论场的治理,从敏感词的字符管理,转向网上行为的规则管理;从治理个体网民转向治理网络平台,特别是门户网站和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平台。
  4月发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约谈工作规定》,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发生严重违法违规情形时,约见负责人,进行警示谈话,责令整改纠正,如整改不到位,给予警告、罚款、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许可证。
  11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九)正式施行,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肆意传播者将受到法律的严肃制裁。这是首次将互联网犯罪正式入刑,以前只是对原有罪名做出适用于互联网犯罪情形的司法解释。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十二五”期间我国出台互联网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76部,同比增加262%,其中,2014年中央网信小组成立以来有47部,占62%。在依法治网的道路上,中国在不断探索“既推动发展又确保安全,既保障网民自由又维护网络秩序的治网之道。”【详细】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约谈工作规定

五、如何凝聚“职业共同体”舆论

    职业群体的崛起,让网络舆论从少数能言善辩的人掌握话语权,还原为社会各阶层趋于均衡的利益表达。网络舆论越来越显示出分层的状态,在不少公共议题上,难以再泛泛而论舆论的整体反馈,更需要细分社会各阶层对公共议题的诉求和感受。10月交通运输部发布专车新规征求意见稿,既有多位学者联名发文,力挺专车,指责新规违背“互联网+”和共享经济;人民日报则提醒社会不能因为专车乘客和司机社会经济地位较高、话语权较大而忽略“的哥”的利益,“对决策管理部门来说,不是谁声大就听谁的;对社会来说,尤其要尊重甚至主动‘打捞’那些沉没的声音。”
  2015年对部分“死磕派律师”的惩处,以及全国律师工作会议提出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把律师的角色和作用提上了舆论议程。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曾经提出“法律人共同体”的理念,主张充分发挥辩护律师在防范冤错案上的重要作用,维护诉辩对抗、法官居中裁判的诉讼格局。 但某些“死磕派律师”无视庭审秩序,频频向公诉方和法官“发难”,打破了其与法检之间的平衡;以“行为艺术”夸大庭外冲突,以弱者身份博取舆论同情;利用微博、微信和境外媒体炒作案件,“挟舆论以令法院”。此类法外“死磕”行为理当惩治,然而也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打压律师的依法辩护权。当前广义的法律人共同体(公检法、律师、媒体、网民、“意见领袖”)尚未形成。需要法律专业精神进场,让敬畏法律,尊重司法程序,服从法律的终审裁决,成为社会共识和底线。
 【详细】

警察群体声音浮出水面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