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古丈县红石林镇原纪委书记彭继云--舆情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廉政先锋

追记古丈县红石林镇原纪委书记彭继云

孙云合 谭必清 向卫华 江世炎

2012年06月25日14:15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2012年2月1日,对古丈县红石林镇原纪委书记彭继云的亲人、朋友和同事来说,是一个悲痛欲绝的日子。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导致过度劳累而突发心脏病,彭继云36岁的年轻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

  冷雨淅沥,哀乐低回。2月3日,彭继云的追悼会在红石林镇镇政府举行,当地干部群众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他们的好干部送上最后一程。“彭书记,你是为我们累死的!”“彭书记,你真的太累了,你就好好地睡一觉吧……”追悼会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抽泣声伴随着寒风冷雨,久久回荡在红石林镇的上空……

  扎根基层,以村为家,他的脚步踏遍了红石林的山山水水

  1996年7月,彭继云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古丈县移民局工作。在长达13年的移民工作期间,彭继云想移民之所想,急移民之所急,把自己的青春年华无私地献给了移民事业。2010年1月,由于工作出色,彭继云被组织上选派到红石林镇工作,先后任镇党委委员、镇纪委书记。

  红石林镇的情况比较特殊,移民搬迁、烟草开发、茶叶栽种……工作任务十分繁重,每一名干部特别是班子成员的担子都很重。彭继云除了要做好自己纪检监察的本职工作外,还分管信访维稳、民政、水电路基础设施和农村产业开发等工作,因而他也就成了镇里的大忙人。就拿2010年4月10日这一天来说吧,彭继云上午赶到古丈县国土局衔接张家坡村村部楼的征地事宜,中途还参加了全县信访维稳会议。会议一散,他顾不上吃中饭,在路边买了几个面包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花兰村解决一起纠纷。纠纷解决好后,又去衔接镇上邮政所建设相关事宜。傍晚,他又赶到张家坡村调解一起村民之间的矛盾。晚上9点,从张家坡村回到镇政府后,他又参加了班子成员会议,一直到晚上12点才散会。打开彭继云生前留下的QQ空间,里面有两句是这样写的:“等一下又要去张家坡村开会,忙啊!已经有好多天没有休息了。”虽然很忙,但他从来都没有叫一声苦,喊一声累,他常说:“为老百姓做事情,再苦再累心也甜”。

  “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但彭继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两年来,他的足迹遍及全镇16个村97个村民小组,红石林镇的山山水水无处不留下了他匆匆的足迹和忙碌的身影。由于长年奔波在农村,他甚至将解放鞋都穿烂了几双。

  心系群众,情牵百姓,他的心头牵挂的是父老乡亲的温饱冷暖

  彭继云时刻把群众冷暖挂在心头。他常说:“群众有困难,我们当干部的要及时解决,不然怎么吃得下饭、睡得好觉?”正因为如此,彭继云的人缘很好,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群众的欢迎。

  驻村期间,彭继云总要到一些困难户家中坐坐,同他们拉拉家常,了解他们的具体困难,帮助他们寻找解决困难的方法。让彭继云最放心不下的地方就是镇敬老院。 平常,无论工作多忙,他都要抽点时间去敬老院看看。敬老院里有位叫田德志的五保老人,患哮喘病多年,身体残疾,走路蹒跚,有时神志不清,喜欢大喊大叫,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曾被敬老院退回村里。彭继云得知这一情况后,把老人接回敬老院,对院里的负责人说,“像这样的老人,我们要多理解,多关心”。此后,彭继云经常抽时间去看望田德志老人,每次去都帮他打扫卫生。去年5月,彭继云去外地学习,他托人捎来镇咳的药,叫镇政府干部给老人送去。接触的次数多了,老人和彭继云的感情自然也就深了。老人每次一见到他,就叫“好儿子”。邻居不知情,疑惑地问敬老院负责人:“田德志有那么好一个孝子,怎么也住敬老院?”

  2月1日,当田德志老人知道彭继云去世的噩耗时,不禁泪流满面,他哭喊着:“老天爷啊,你怎么不长眼睛呀,让我替我的‘好儿子’去吧!”从那天起,田德志老人每天都为“好儿子”烧香祈福,口里还不断地唠唠叨叨:“好儿子啊,你在那边还好吗?爹想念你啊!”

  坚守廉洁,严于律己,他用自己的言行为干部群众树立了标杆

  作为纪委书记,彭继云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他常说:“自己是镇里的纪委书记,是管干部的干部,时时刻刻都要带一个好头。”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调入红石林镇后,为加强纪检监察工作,彭继云制定了一系列的廉政管理制度,他要求每个镇班子成员的开支按月张榜公布,书记、镇长1000元以上的开支要通过班子会集体研究。每次镇里召开干部会,他总要强调党风廉政工作,不忘给干部敲“廉政警钟”。

  彭继云对干部要求严,对自己要求更严。去年8月,红石林镇党委研究决定,由彭继云负责政府机关办公楼和宿舍的建设工作。一时间,他的办公室热闹起来,有送礼的,有托人打招呼的……彭继云的一位堂兄也找到他,想承包政府工程。彭继云对堂兄说:“工程项目的事必须按规矩办,哪个走后门都没用!”他堂兄解释说:“我公司证照齐全,具备施工资质,城里大单位十多层的楼房都包给我做,你这小项目包给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彭继云解释说:“如果你不是我哥,有可能承包给你,正因为你是我哥,我才不能违规承包给你。”他堂兄来火了,气呼呼地说:“这点小事也不肯帮忙,真是做官了就六亲不认了!”不管堂兄怎么劝说,彭继云始终不松半点口,最后堂兄无奈地摇摇头说:“对你这样的木脑壳,真是没办法,难怪你家里还是那么穷!”

  彭继云很讲究原则。2010年1月26日,也就是彭继云调入红石林镇的第二天,他和镇政府的一名干部彭凌翔去白果树村检查工作,中午在村支书家吃中饭,村支书认为彭继云是第一次来他家里,想把生活搞得丰盛一点。吃饭的时候,村组干部都来了,围了满满一桌,彭继云见这阵势,悄悄吩咐彭凌翔,要他吃完饭后付生活费。在返回政府的路上,彭继云问彭凌翔“伙食费付了吗?”彭凌翔回答说:“支书说他请客,坚决不要我付。”彭继云听后非常生气地喊道:“停车!停车!”于是,他们又返回白果树村,硬是将饭钱付给了村支书。

  为了大家,难顾小家,他把大爱无私献给了红石林镇的千家万户 

  彭继云是个爱家的人,也是个顾家的人,在为数不多的回家次数里,他都尽量多做点家务活,以减轻妻子的辛苦。彭继云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一个连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儿女都不爱的人,又怎么谈得上爱党、爱人民呢?但作为一名乡镇干部,我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在家庭和工作两者上,我只能忍痛割爱,舍小家为大家。”

  由于分管的工作比较多,彭继云几乎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回家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就是到城里开会,也只是在家里打个转就回镇政府了,有时甚至连妻子和女儿的面都没有见到。12岁的女儿彭瑶每次想爸爸时,只能在电话中与爸爸聊上几句。然而,就是给爸爸打个电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每次女儿打电话时,他不是电话占线就是在忙。女儿常常不解地问妈妈:“为什么爸爸总是不回家,为什么爸爸老是在乡下?” 每每此时,妻子只能是心中一阵难过。去年“五一”节前夕,彭继云曾答应妻子和女儿回家陪她们过“五一”,可是,当时张家坡村的特色民居改造工程正进入关键阶段,无奈之下,彭继云只好把妻子和女儿接到张家坡村,一家人在村里过了一个“五一”节。

  彭继云的父母住在离红石林镇并不远的断龙山乡细塔村,但他却很少有时间回去看看父母。去年,他的母亲过60岁生日,而他却一直在村里忙到很晚才冒雨赶到家中为母亲祝寿。晚上,母亲想留他住一宿。望着满头白发、疾病缠身的母亲,彭继云何尝不想陪母亲聊聊天,但考虑到单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时,彭继云只好愧疚地安慰母亲:“公家还有事,等一会儿我要走。等您70岁生日时,我给您办70大寿。”可是,还没等到母亲70大寿,彭继云就这么匆匆地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怜的母亲几次晕死过去,每次醒来都要伤心地念叨:“儿呀,我还等着你为我办70大寿呢,你怎么就这样去了啊!”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彭继云走了,带着他未竟的事业遗憾地走了,留下的是父母、妻儿永远的悲痛和对他绵绵无尽的思念;

  彭继云走了,这位年轻优秀的大山之子、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儿子,他的音容笑貌却永远地镶在了百姓的心中;

  彭继云走了,他用忠诚和奉献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永葆勤廉本色的丰富内涵,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孙云合 谭必清 向卫华 江世炎)

(责任编辑:朱明刚、庞胡瑞)
时政要闻
人民日报重要言论库
重要理论
时政资料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