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2012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3】

来源:人民网  2012年12月21日13:59  手机看新闻  【字号

二、2012年网络舆论生态

(一)网络民意表达进入移动互联时代

截至2012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量达到5.38亿,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88亿。手机微博用户也达到1.7亿人。2012年的网络民意表达,已经正式进入移动互联时代。

移动互联网进入爆发期。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座城市均宣布要建设“无线城市”。新技术媒介的发展,既扩大了网络舆论的参与人群,也便于网民随时、随地上网而提升了网络舆论的频率和强度。

微博客新增用户遭遇瓶颈而趋缓,但微博客的影响力继续发散。微博已经成为社会舆论的发动机和主力平台。一些部级研修班,每日留出15分钟请专家介绍微博热点,养成官员使用微博的习惯。

面对王立军事件这一突发因素,在传统媒体和官方信息缺位的情况下,网民充分利用微博,以及SNS(社交网站)、论坛等网络“自媒体”,掀起了真相“挖掘机”和“搜索拼图”风暴,甚至一度摆脱了新闻依赖,展现出空前的舆论能量。

(二)“90后”青年登上互联网和社会舞台

2012年,“90后”第一届大学毕业生开始走出校园,600万几乎和互联网同龄的一代人开始踏入社会。青年网民思维活跃,熟悉互联网新兴媒介,具有丰富的信息渠道,生活方式与互联网难分难解,“杜甫很忙”、“元芳,你怎么看”等网络流行词也成为群体语言符号。

在广东乌坎事件中,15岁的大男孩“乌坎鸡精”和“乌坎爱国青年团”的微博,一度成为村民抗争的唯一信源。在什邡钼铜项目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中,率先走上街头的是中学生。在广州反对花巨资统一改造地铁车站的“举牌哥”是高一学生陈逸华。在香港“国民教育”教材风波中,12万人的游行,最初竟是由黄之峰等3名中学生在“脸书”网站发起。

青少年网民利用互联网,参与公共议题的设置。“90后”已经登上了互联网的舆论舞台。青年个体权利意识的觉醒,伴随着民众热衷于对“身边事”的积极表态。但一些年轻人在环保抗议事件、反日游行中,表现得冲动偏激,引起舆论的忧虑与争议。

与“公共知识分子”雄踞新浪微博和思想文化类网站不同,草根网民公开自称“屌丝”,让成人社会大惊失色。这个不雅词表现的是小人物的自我认同和自我减压,集辛酸和恶趣于一体,在插科打诨中表达出对社会发展机会不均的“集体焦虑”。“屌丝心态”甚至上了11月3日的《人民日报》十八大特刊。政府和全社会需大力维护起点的公平和机会均等,给新生代以职业的安全感、社会的温暖感和国家的归属感。

(三)中产阶层的社会向心力需要修复

中国现阶段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存在扩大可能,群体性事件多发,社会各界怀有对“中等收入陷阱”的忧虑,迫切希望拥有稳定、庞大和富有公民素养的中产阶层家庭。2011年的温州动车事故开始触犯中上阶层的安全和尊严,这种趋势在2012年得到延续。

浙江东阳市吴英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企业界很多人对其抱有同情。在舆论的压力下,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吴英死刑,发回浙江重审,终审判决为死缓,刀下留人。与此相联系的,还有温州私营企业家“跑路”,因资金周转不灵而暂时闪避。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两会”上,公开承认“民间金融的发展与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还不适应”。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考虑将温州的民间金融作为改革试点。

沈阳商家担心政府逾法重罚以弥补财政资金缺口,“满城尽是卷帘门”。商家罢市比主要是“社会闲杂人员”参加的群体性事件,性质更为严重。商家是政府的经济基础,对政府投了不信任票。

(四)网络论争的非理性化

2012年初最热闹的是,麦田、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门”引出的“方韩大战”。“韩粉”与“方粉”也爆发口水战,势成水火,大量诉诸主观情感的言辞,显示出科学理性思维的贫乏,一些“意见领袖”也卷入其中。当一些知识界网友经常嘲笑官员“触网”笨拙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在“方韩大战”中交了一份不合格答卷。

微博是交流参与的平台,但也具有某种“毒性”。一条微博140字,只能展示结论,不适合充分展示论证过程和论据。《中国青年报》曾撰文分析:微博网友经常Listen half(听一半),understand quarter(理解四分之一),think zero(零思考),却做出了react double(双倍反应)。消解微博的毒性,不妨鼓励长微博和新闻链接;同时开设博客,用博客梳理思想、沉淀情感。最早的微博玩家“和菜头”10月宣布暂时退出微博,怀疑微博的碎片化阅读“对大脑有所损伤”,让人易怒、易挑衅、易轻信,无法专注。

近来网上论争愈演愈烈,甚至发展为“微博约架”。其实网友大都是一片忧国忧民之心,只是各种利益摩擦和社会矛盾激化,耐心渐失,容易迁怒于另一种“药方”和“大夫”。一些活跃在互联网、传统媒体和社会讲坛的公共知识分子被妖魔化,“公知”渐成贬义词,除了左翼网友的刻意贬低,也因为知识分子对国情和改革的复杂性失察,遇事话往狠处说,远离了底层民众的现实诉求和心理。

其实,网上无论“左”和“右”,不管其具体主张如何幼稚和荒谬,都在不同方向上拓展了全社会的言论空间,促进了信息的流通和思想的开放。网上论争,正是中国的网络舆论场充满活力和张力的表现。但如何用好网络话语权,彰显社会责任,提升各群体媒介素养,对网民特别是“意见领袖”来说,已经是不容回避的话题。

(五)网络谣言需要刚柔并济的“生态治理”

网友匿名发言,频繁深度交流,缺乏法律和伦理的强有力约束,因此互联网可能成为谣言和偏激声音传播的温床。虽然网友对“轻点鼠标就可以破坏社会稳定,甚至危及国家安全”的提法持换衣态度,但应该承认,一些网络谣言,像“患者滴血传播艾滋病”,“女大学生求职被割肾”等,对社会秩序有损害,容易导致人心浮躁和戾气抬头。

2012年政府出重拳,对“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谣言传播者进行处罚。2012年3月,个别在网上“编造、传播所谓军车进京、北京出事”等谣言的网友被警方拘留处罚,梅州视窗网、兴宁528论坛等16家疏于管理的网站被关闭,新浪和腾讯的微博也被关闭评论功能3天。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1至5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部门会同通信、公安等部门清理各类网络谣言信息已达21万多条,依法关闭网站已达42家,彰显了国家打击和治理网上传播谣言的决心和力度。

然而,威权手段并不是网络治理的唯一选项,对于“未知超过已知”的互联网,更需要政府找到其自身的制衡力量。网民辨别能力、媒介素养和社会责任感的提升,民间自发的辟谣、科普和公众人物言论观察机构的出现,意见领袖的自律性增强,还有自媒体运营商和管理员的责任回归,都是构建网络“生态治理”链条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剖析谣言和偏激言论产生的原因,也不能全部归咎于网络本身的无序。网络暴戾思维的根源,还在于现实中一些社会问题没有的得到有效的解决,在于政府本应公开的信息还没有做到足够的透明。

(六)推进网络公关成为“阳光产业”

网络公关是指利用互联网的高科技表达手段营造企业形象,它为现代公共关系提供了新的思维方式、策划思路和传播媒介。

然而,这个新业态却因为一些不当利益的驱使而鱼目混珠。一群以互联网发帖、回帖为主要工作的专职人员,被称为“网络水军”,为雇主在网络上造势,炒作获利。甚至有很多人还会变身为以恶意炒作、造谣和攻击对手的“网络打手”,据媒体报道,康师傅被曝是日资控股企业而遭“抵制潮”,幕后推手是竞争对手统一集团。此外,还有很多非法企业打着“舆情监测”口号,大肆进行有偿删帖,清除“差评”等工作。恶性的“网络公关”在无序的博弈中造成企业两败俱伤,对脆弱的网络生态更有不可低估的破坏左翼。还网络公关为“阳光产业”,除了企业自律外,政府也开始加强管理,2011年6月就有55家从事非法网络公关活动的网站被依法关闭。

pre
next
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