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父亲杀死儿女调查:孩子曾被打致无法说话--舆情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社会管理

海南父亲杀死儿女调查:孩子曾被打致无法说话

杨金运 林书喜

2013年08月19日10:15    来源:南海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海南父亲杀死儿女调查:孩子曾被打致无法说话

  郑玉的家,房门紧闭。

  7月下旬,一个下着小雨的早晨,去菜市场买菜的符燕(化名)看到了11岁的小妮和8岁的小鼎。和往常一样,小妮背着一个蛇皮袋,捡着路边的塑料瓶。小鼎跟在她的身后。他们捡起塑料瓶,是想卖到废品站,换点钱买吃的。

  这是符燕最后一次遇见这对姐弟。8月7日15时50分左右,这对姐弟的尸体在一处树林被发现。经警方调查,他们的父亲郑玉(化名)以捡柴火为由,把他们带至一块林木地,趁他们不备,捡起木棍击向他们的头部。

  在郑玉的邻居们看来,这是个无法交流的“怪人”,长期紧闭房门,与几乎所有邻居交恶。邻居们曾向这对姐弟伸出援手,将面包和零钱交到他们手里。但换来的,是郑玉的一顿骂。郑玉的妻子死后,他的兄妹曾试图把孩子从“有暴力倾向”“脑袋有问题”的郑玉身边带走。但,最终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8月7日一大早,郑玉出现在儋州市中和镇郑汉(化名)的家里。郑汉感到惊讶。这位家住20公里外洋浦干冲的哥哥,怎么会突然带着两个孩子来到自己家中?郑玉跟他解释说:那边住不下去了,日本鬼子打过来了,有人要杀他。郑汉对于哥哥怪异、不着边际的解释,没太在意,没有追问下去;也没有在意,郑玉另外两个孩子为何没和郑玉一起来。

  这一天的15时50分许,一位中年妇女到干冲春鸣居委会银盏村旁的树林捡柴火,看到地上躺着两个小小的身子。起先,她以为是纸偶,待到她找来同伴上前细看才发现,这是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她们报警后,警方很快赶至现场。

  这两个身着破烂衣服的孩子,被证实是住在春明居委会附近干冲木地板厂后的一对姐弟。姐弟头部颅骨均有损伤,警方判定为非正常死亡。

  这是郑玉另外两个孩子,11岁的小妮和8岁的小鼎。

  当村民窃窃私语、推测着凶手会不会是孩子的父亲时,郑玉正和郑汉在一起。郑汉没发觉哥哥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直到接到了郑玉家附近一位村民的电话。该村民告诉他,郑玉另外两名孩子死了,凶手有可能就是郑玉。震惊之余,郑汉把哥哥带往中和镇派出所。

  现年46岁的郑玉与郑汉一同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兄妹6人,除了一个读书比较多,另外5个基本都是小学水平。无法吃饱,大哥郑玉很小便给人做炉灶,直到30出头才结婚。

  郑汉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小时候,哥哥经常打人。有一次,郑玉一巴掌过来,把郑汉打得耳朵嗡嗡响,然后又拿着石头扔他。郑汉恐惧不已,到亲戚家求助,几天都不敢回家。“我们家的人都被他打过,我父亲劝他,但他连我父亲也打。”郑汉没有想到,这位狠狠打过自己的哥哥,会亲手杀死自己的两个孩子。

  郑玉很快向警方交代了作案过程。据郑玉称,他打死两个小孩,是因为觉得这两个小孩不是他亲生的。但是,包括郑玉家人、邻居在内的多位被访者都觉得这很牵强。“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他们说道。

  办案民警回忆,当时从郑玉的脸上,并未看到明显的愧疚与悔过。

  亲戚一直在接济

  13岁的小胜和10岁的小良,是两个幸存下来的孩子。他们的父亲郑玉被拘留后,郑汉花了90多元钱,给他们各买了一套衣服。他们之前的衣服,有的是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办案民警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家庭的窘境。在公安局,明显营养不良的两个孩子,接过他们递过去的蛋黄派和方便面,吃得贼香。

  郑玉一家,早在几年前就没有了收入。几年前,他们刚从儋州中和镇搬到洋浦干冲时,郑玉还会帮人做点建筑工活。郑某的妻子周某,也会去市场进点鱼,转卖出去。后来,周某因故脑子出了毛病,郑玉也因行为怪异,找不到愿意雇佣他的人。此后多数时间,夫妻俩留在家里,抱着孩子发呆。

  在郑玉那栋低矮简陋的石棉瓦房附近,邻居符燕说,郑玉的孩子经常跟她说时常吃不上饭。为了吃东西,几个孩子有时会到菜市场去捡瓶子卖。

  附近的不少村民,都见到过这样的场景。小妮捡瓶子,到附近的一家废品站去卖钱。卖废品所得会分成4份,分给另外3个兄弟姐妹。

  年级最大的小胜喜欢玩游戏,拿了钱,会跑去游戏厅把它花光。其余两个,会用来买零食,填饱空空的肚子。

  维持他们一家生活的,是郑玉的几个兄妹。每个月,几兄妹都会凑点钱,让已经驼背的母亲搭公交去哥哥家。在三弟郑科(化名)的回忆中,早在10多年前,这种状况就已经开始了。当时,郑玉还能干些工,但每次回家,总说没车费,没钱吃饭。每一回,兄妹几个总会凑点钱给他救急。

  家人最后一次给郑玉送钱,是在出事前一个月。尽管几个兄妹家庭状况普通甚至贫困,他们还是愿意尽力去帮助这位大哥。郑科从工地干工领了600元工资,他从中拿出200元,和另外4个兄妹,凑了3000元,让年老的母亲带给哥哥。

  郑玉收了2900元,留100元给了年过七旬、给他送钱的老母亲。

  与邻隔绝的“怪人”

  郑玉的低矮石棉瓦房,目前已被警方用警戒线围起。紧闭的房门,是附近村民对这户近10年的邻居记忆中最深的印象。邻居们表示,郑玉几乎与所有邻居都交恶,家门多数时间都关着,郑玉没有邀请他们进去过,他们也不想进去。他们几乎说出了同样的理由:曾经想帮郑玉的孩子,却遭拒绝,被谩骂。

  郑玉家后门附近的一户人家的村民表示,郑玉平日几乎不与邻居说话,“一说话,就骂人,大家都不愿意跟他交流”。

  尽管不愿意搭理这个“怪人”,村民还是试图帮助他的几个孩子。两年前来此做包子生意的郑先生,看到捡瓶子卖的小妮,小小年纪就弓着背,觉得她可怜,便把包子送给小妮吃。但是,第二次,当郑先生再次把包子递到小妮面前时,小妮的手缩了回去。孩子说,爸爸不允许,她不敢再要了。

  开小卖铺的符先生也有同样的遭遇。看到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妮兄妹来店里买东西,符先生便不收他们的钱。很快,这就被小妮的父亲知道了。“他之前是来我店里买酒喝的,几天一瓶,但知道我给他的孩子零食吃,就不来我这里买了。”符先生说。在菜市场,看到捡瓶子的姐弟,连卖菜的老人都会给她递过去一块钱。“但千万别被他们的父亲看到,否则小孩要遭一顿打,我们也要挨骂。”一位村民说。

  不但邻居,就连郑玉的丈母娘一家,也早已和他交恶。他的岳父岳母已离世。办案民警在调查中感受到,两位小孩遭遇不幸后,外家多数成员表现出不愿意牵扯这件事的心态。其家中的一位成员对记者称,虽然两家人相隔不远,但两家关系一直不好,小妮的母亲周某还在时,外家人有时去看一下他们,但时常被他们挡在门外,或者受到冷漠对待。

  去年8月小妮的母亲周某死后,两家基本已没来往。

  没人阻止悲剧发生

  郑玉的邻居,从河南来此居住的张先生对郑玉印象最深刻的,是平时郑玉打孩子的方式。

  “他掐住孩子的脖子,摇来摇去,有时候还拿皮带勒住小孩的脖子。”经常和郑玉的孩子玩的小孩,也对郑玉打小孩的方式感到毛骨悚然,“他用酒瓶敲打孩子,打到孩子说不出话来。”一位经常和小妮兄妹玩的小孩说。

  郑玉家对面的邻居符先生,看到过这样一幕:郑玉的妻子死前一个月,有一天,郑玉买米和菜回来,回家放了菜,就把他的妻子拖到公路旁边,把她打倒在地,还往她肚子踢了几脚。“我当时抱着孩子在门口,目睹了全过程。”符先生说,由于此前他劝过郑玉不要打老婆,遭到郑玉的骂。这次,他选择了旁观。

  在民警进行调查时,一大部分村民选择了沉默。“又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何必惹麻烦”、“我们不懂他们”、“你去别家问吧”,这是记者和民警共同遭遇到的回答。有村民表示,以前尝试干预郑玉家里的事,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所以大家选择置身事外。

  郑汉兄妹已经商定好了,他们决定一同出力抚养剩下的两名孩子。“早在我嫂子死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跟大哥提出,由我们抚养他的几个孩子。”郑汉说,当时,郑玉拒绝了他们,并反问“是不是想害他”。郑汉没想到,他们当时没坚持要抚养孩子,错过的是挽救两个孩子生命的机会。

  而今,郑汉兄弟宁愿相信,郑玉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他们在一封给洋浦公安局的“哀求书”中写道:精神病患者郑玉十几年来一直与患有精神病的妻子和小孩居住,家庭困难超出想象,一家人整天饥饿,只有依靠弟弟妹妹有限的资助才能活命。他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多次求医救治,因无法承担昂贵的医药费用而没能将他们的精神病治好。

  警方目前已委托专业机构对此进行鉴定,鉴定结果,将影响到郑玉的未来。郑玉的兄弟们都希望,哥哥能被判得轻些,同时希望小孩能得到政府部门救助。

  “我们希望他出来,但我们不会再让他和孩子呆在一起了。”对于造成今天的局面,郑汉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我们家庭状况本来就不好,但我们一直都在凑钱给他,你觉得我们有责任吗?”

  郑玉住在春鸣居委会的附近,但居委会工作人员却对他们很陌生。春鸣居委会的一位工作人员甚至表示,这家人不关春鸣社区居委会的事,“男的是儋州中和镇的,女的是夏兰居委会的,怎么属于我们管呢?”而在郑玉妻子户口所在的夏兰居委会,居委会工作人员却表示,人不住在夏兰社区,管不了。

  这位父亲将棍子击向一双儿女时想的是什么还不得而知。无论是因为贫困,还是有暴力倾向、精神问题,或者真是如郑玉所言,孩子不是自己的。可以确定的是,在很多年前开始,这就已经是一名存在潜在危险的父亲。(南国都市报记者 杨金运 林书喜)

分享到:
(责编:朱明刚、庞胡瑞)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