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频道>>四川

记者采访被打骨折 工地:不要拍,这是你的地盘吗

2014年05月14日13:53    来源:成都商报    手机看新闻

  涉事公司先认错道歉,后改口称不知是不是他们公司的人打的 警方已介入调查

  为何被打?

  罗娱接到新闻线索,称大慈寺附近一家工地上一辆吊车翻倒,吊臂砸在房子上。他和另一名同事赶往现场。罗娱说,他掏出手机进行拍摄,施工方称,这里不允许记者来,要求罗娱停止拍摄。

  怎么打的?

  罗娱说,一名穿着绿色衣服,戴着“美特幕墙”安全帽的男子突然用手臂夹住他的脖子,将其推倒在地,并用拳头击打其面部。

  昨日下午,成都电视台第二频道记者罗娱躺在病床上,头部淤青。经诊断,罗娱左侧颞颌关节面半脱位,颞骨关节面塌陷性骨折,这让他的嘴难以完全张开。

  罗娱受伤源于一次正常采访。5月11日,罗娱接到线索,前往大慈寺附近一家工地采访。他说,采访过程中遭到工地工作人员殴打。罗娱回忆,打他的工人,头上戴的头盔上有四个字:“美特幕墙”。

  事发当天,美特幕墙有限公司该项目部一名负责人隋女士(音)赶到医院,向被打记者“致以诚挚的歉意”。但昨日隋女士称,不能确定是不是公司的人打的,“现场也有工人说,罗娱是自己撞的。”

  受伤记者:

  一名男子用拳头打我的脸

  5月11日12点左右,成都电视台第二频道记者罗娱接到新闻线索,称大慈寺附近一家工地上一辆吊车翻倒,吊臂砸在房子上。接到线索后,罗娱立即和另一名同事赶往现场。

  罗娱说,中午12点30分钟到达现场后,他让同事先去停车,自己则进入工地。“进入工地后,我看到吊车确实倒了,砸倒一栋建筑物,没有人受伤。”罗娱说,他掏出手机进行拍摄,这时,一名身穿护卫制服的男子走过来,让罗娱不要在此逗留。这时,几名头戴白色安全帽的男子走了过来。罗娱回忆,这些男子的安全帽上都写着“美特幕墙”几个字。

  “他们态度很凶,问我是哪个单位的。”罗娱说,自己是成都电视台的记者,过来采访。“他们说,这儿不允许记者进来。”在这个过程中,对方发现罗娱在用手机进行拍摄,要求罗娱停止拍摄,并要将拍摄的内容删除。

  “我当时就反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说,没看到安全帽上这几个字吗?”罗娱说,他曾要求对方出示工作证,对方表示没有。几名男子也要求罗娱出示工作证。眼见现场气氛有些紧张,罗娱给同事打了电话,随即开始从包里拿记者证。

  罗娱说,就在这时,三四名男子冲上前来,开始抢夺他的手机,“他们抓住我的手臂,把手机抢走。”手机被抢走后,罗娱说,一名穿着绿色衣服,戴着“美特幕墙”安全帽的男子突然用手臂夹住他的脖子,将其推倒在地,并用拳头击打其面部。随后,这名男子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朝罗娱头部砸过来,“我当时用手挡了一下,并夺下他手上的砖头。”

  罗娱说,在砖头被夺走后,这名男子起身就跑。罗娱从地上爬起来后,试图去追,但没有追上这名男子。

  施工人员:

  不要拍,这是你的地盘吗?

  罗娱当即拨打110报警,很快,警方赶到现场。随后,罗娱的同事也赶到现场,他发现罗娱满身是灰,左侧额头有明显的淤青。

  这名同事拍下警方和罗娱在工地上的一幕,视频显示,施工人员再次阻挠记者拍摄,几名男子一直用手挡住镜头,并一再说:“不要拍,关了。”

  对于刚才的打人事件,现场施工人员并没有向被打记者道歉,声称是记者先动手打人。现场视频记录下一名男子当时的语言:“你牛逼哄哄跑到这里面干什么?这是你的地盘吗?”

  罗娱当时问这名男子的身份,对方回答:“我是管保安的。”

  随后,派出所民警把记者及工地施工人员带往派出所进行调查。

  医生诊断:

  颞骨关节面骨折,嘴巴张不开

  被打后,罗娱感觉整个脑袋昏昏沉沉,当日下午,他来到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治疗。

  检查的结果让他惊讶,他的颞骨关节面塌陷性骨折。昨日下午,罗娱出示该医院的一份诊断报告显示,经诊断,他的左侧颞颌关节面半脱位,颞骨关节面塌陷性骨折。

  罗娱的主治医生周医生介绍,这直接影响到罗娱的口腔。“正常人的嘴能张三个半指头宽,但现在罗娱的嘴,只能张到一个指头宽。”周医生说,目前,罗娱主要进行保守治疗。医院将邀请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专家会诊,以确定是否要进行手术治疗。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医院看到,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但罗娱左侧额头上仍然有明显的淤青,他的嘴也不能完全张开。“吃东西都没办法,只能吃一些流食。”

  涉事公司:

  先认错道歉

  后又称是记者自己撞的

  5月11日罗娱被打后,美特幕墙有限公司该项目一名负责人来到医院,这名自称姓隋(音)的女士,对罗娱表示了“诚挚的歉意”。

  罗娱同事拍下的视频显示,当时,隋女士面对罗娱说:“罗记者,我代表我们公司,代表我们施工方,向你致以诚挚的歉意。这件事情确实不是我们希望发生的,但是已经发生了,后续所涉及的一切费用,我们来承担。不管是治疗费,还是将来的误工费,我们都可以积极配合。作为伤者,你们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向我提出来,我们承担全部责任。”

  然而,一天后,美特幕墙有限公司一名从上海派来的管理人员却表示,这件事情是施暴者的个人行为,公司不应该为此负责。“这个事情不是在我们公司的授意下(打记者的),是公司为他背了黑锅。这个事情应该是施暴者本人来承担(责任),公司只能表现出公司应该表现的态度。”他说。

  昨日,距离罗娱被打已经过去了两天,美特幕墙有限公司的态度又发生变化。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隋女士,她称当时罗娱进入工地采访,并没有出示记者证,而且没戴安全帽,又在工地拍摄,因此与安保部门及工地管理方发生了肢体冲突。“但具体是谁打的,是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打的,都不知道。”

  对于罗娱所说的打他的人头上戴着“美特幕墙”的安全帽,隋女士说:“这是罗娱的表述,我们调查了解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我们调查的情况是没有人承认,不知道谁打的,没有办法确认是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打的。”

  隋女士说:“现场一些工人反映,说罗娱是自己撞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但毕竟是在我们工地上出的事,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我们垫付了医疗费用。”

  然而,罗娱同事拍下的视频资料显示,罗娱被打时,这名隋女士就在现场。隋女士回答说:“当时我在现场,但我没有看到,我站得比较远。”

  5月12日,美特幕墙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将罗娱被抢夺的手机送回医院,手机已经完全碎裂。罗娱发现,手机内存卡已经不见了。

  市记协:严惩凶手,还记者一个公道

  昨日下午,成都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左传勋立即来到医院,代表成都市记协看望慰问罗娱。对于罗娱的遭遇,左传勋感到十分愤怒和心痛,并呼吁公安机关严惩凶手,还记者一个公道。

  在了解了罗娱被打的整个经过后,左传勋感到很心痛,“我得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是愤怒,记者进行合法采访,却受到一些人的不理解、不支持,甚至遭到殴打,让记者受到伤害。对这样的行为,记协感到非常心痛。在这样的文明时代,居然还有这样的野蛮行径!”  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实习生 霍雅曼 摄影记者 张士博

(责编:王晓华、陈宁)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