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频道>>企业舆情频道>>房产

烂尾楼群揭出太液池“文物保护”困局

罗京运

2014年09月11日10:10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烂尾楼群揭出太液池文保困局

  太液池遗址现在是一片荒地

  烂尾的楼盘

  导读:在广安门外南街上有十余栋烂尾楼,这些烂尾楼环绕着一个荒废的人工湖,这就是鱼藻池,也称为“太液池”。它始建于860多年前的金中都,是今天唯一能够证明金中都存在北京的遗迹。事实上,这些烂尾楼的所在地就是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金中都城内的苑囿区遗址”。

  20年前,这块地被用于商业开发,最终导致遗址遭到破坏,形成文保难题;20年后,西城区的有关部门想以回购的方式收回这块地,建设“鱼藻池公园”以保护遗址,但是又不得不尊重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不得不考虑它的新主人,一家来自深圳的企业的经济利益。

  “从政府来说,过去囿于历史的原因,造成历史遗留问题。但我们现在有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也有足够的能力,所以想换一个角度思考。”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这样说。

  现场

  淹没在烂尾楼群中的遗址

  广安门外南街,11栋未完工的水泥建筑被包围在围墙里,矗立在荒草和大树之间已然18年。

  “施工重地,谢绝入内。”大门左侧的墙上张贴着一张施工标语,落款为“金中都置业”。相邻的一块黄铜制标牌上,却又明确此处正是“金中都城内的苑囿区遗址”,在1984年被公布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很少有人能看到围墙里面的景象,甚至于围墙里面的看护者面对问询者都会说:“这里面没什么遗址,只是一片工地。”

  但是,北京地理学会副理事长朱祖希却知道围墙里面的秘密:在那些烂尾楼之中,隐没着一个原本是马蹄形的人工湖。它最初的名字叫鱼藻池,也称为“太液池”,始建于860多年前的金中都。

  经过朱祖希的考证,史书中曾记载,在金中都宫城兴建之时,古代的建筑者在城内西南隅凿出一片鱼藻池,并修建了鱼藻殿。此后,随着朝代的更迭,鱼藻殿毁于战乱,但鱼藻池却保留了下来。

  “只有它能证明金中都存在于北京。”朱祖希教授认为,北京在历史上真正成为重量级都城的序幕,始于1153年4月21日,金正式建都燕京。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侯仁之在生前也考证,将金建都燕京称之为北京“巨变之始”。

  正是由于鱼藻池的重要历史文化价值,1984年,北京市文物局将其所在的地方“金中都城内苑囿区”列为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如今这片水域已荒芜20年。在朱祖希出示的1987年版“北京市地图册宣武区地图”上,鱼藻池的马蹄形状清晰可辨。“如今剩下的还不到三分之一了。”朱祖希表示。

  北青报记者从鱼藻池所在区域的东侧进入,眼前只有一片荒草丛生的土地,难见水面。

  调查

  横跨20年的太液池保护难题

  鱼藻池命运转折 始于20年前商业开发

  上世纪80年代,鱼藻池所在地方属于宣武区体育局。据悉,新中国成立后,鱼藻池公园改成青年湖公园,后划归为宣武区体育局所属的游泳场。

  1994年,宣武区体育局用土地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成立了北京金中都公司,以开发房地产项目为条件制定“金王行宫”方案出台,计划在此修建高档住宅。该项目后改名为“金宫花园”项目,土地性质为公寓,70年土地使用年限。

  经过施工,1996年前后,鱼藻池周围建起11栋别墅的雏形,但随后成为烂尾楼。一位熟悉此事的知情人对北青报记者说,开发住宅项目的公司因债务纠纷,被法院查封,住宅项目随之烂尾了。

  朱祖希曾在2002年进入过工地。他回忆说,豪宅成为烂尾楼,外来人口进入楼内生活,遗址内也开始有简易板房出现,鱼藻池内垃圾遍地,遗址已经很难看出。

  恢复鱼藻池公园 专家们的第一次建议

  鱼藻池的变化引起了中科院院士、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的关注。2002年,已逾九旬的侯仁之通过他的学生朱祖希,代写了一份建议——“恢复鱼藻池公园”。

  侯仁之建议将鱼藻池遗址开辟为“鱼藻池公园”,恢复和展示鱼藻池遗址作为北京重要历史文化遗存的历史面貌,补充和完善北京西南“金中都文化遗址游览区”。

  “提出这个建议后,当年市领导有批示。”前述知情人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侯仁之当年委托朱祖希提出的这个建议,是为了避免高强度开发,打算把鱼藻池遗址变成一个金中都鱼藻池公园。

  开发商2亿元的欠款 政府无法“解难题”

  2004年10月,北京市文物局曾针对金宫花园项目的有关问题,印发文件复函当时的北京金中都有限公司。“原则是按照文物保护的要求拆除现状未建完的别墅,恢复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水面的历史原貌,建设集群众休闲、体育、文物相结合的开放式公园。”北京市文物局这份文件中引述的方案与侯仁之先生2002年所提方案几无差别。

  但是,在2004年11月9日,原宣武区文委在“关于整治金中都鱼藻池遗址情况说明”中表示:“为改变太液池地区的现状,市区有关部门曾提出许多解决方案,但因涉及原投资商欠缴法院和债权人近2亿元的各类欠款、贷款、利息等损失费,使解决太液池环境破坏的现状成为了一个十分棘手的历史遗留问题。”

  政府的妥协:不得已而为之的保护

  当时的政府无法获得这块已经成为商业用地的土地,开放式的公园自然无法建成。于是,另一种关于鱼藻池保护的方案出台了,这被专家和当时的宣武区文委称为“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2004年11月,四位专家对原宣武区鱼藻池翻改建项目文物保护进行综合评审。根据当年这份评审意见,原则同意将鱼藻池现有公寓楼按照减少地上面积,降低建筑物高度,把停车场建在地下的翻建和改建方案。

  按照当时金中都公司提出的方案,将现有最高6层的公寓楼全部降低到三层以下,已建成的地上建筑面积从2.3万平方米减少到地上1.88万平方米,原来118套住房改建成20余套住房,住户由118户减少到20余户。

  宣武区文委称,对已批建公寓的方案进行调整和恢复建设,经市文物局和市规划委按照保护范围的界限和减少地上建筑面积的原则设定的,对现存烂尾楼进行翻建和改建,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但是即便如此,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当时的专家们还是着重提到了鱼藻池公共开放区域的问题。专家王世仁在意见栏目中就写道,水池及周边一定距离应当是公益开放的空间。

  然而,这个方案还没实施,“金宫花园”项目便已经易手了。

  7亿元接手烂尾楼 企业要开发公寓

  2010年6月金宫花园项目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最后,项目股权由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持有100%股权。整个项目股权收购、财务成本及各项运营费用投入的资金将近7亿人民币。随后,公司根据此前专家讨论的保护意见,重新做出了方案,重启金中都项目。据悉,立业京城房地产公司由一家深圳公司投资建立。

  “烂尾楼烂在那儿,更不利于文物保护。”西城区文委主任孙劲松认为,深圳这家公司接手以后,当时的情况下,是帮助解决了一个文物保护难题。“政府不投钱,公司为了平衡资金,投入资金到文物保护里面后,它可以获得相应的利益补偿”。

  北青报记者得到了一份2013年的金中都项目方案。该方案由完成股权交易后的新的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提出。在项目介绍中,有文字说明称该项目原名为“金宫花园会所式公寓翻改建项目”,定位为高端商务办公。

  对比过去的方案,2013年这一版项目方案中明确,保持原有地面上建设规模15400平方米不变。地下建筑增加了20000平方米。其中,东岸和南岸为开放区域。沿着东岸、南岸池边建设群众开放式的水榭,观赏连廊,方亭及一座文物界专家侯仁之教授的碑亭,供游人休憩及赏景。

  此外,新的方案还提到,将结合鱼藻池文物保护设计实施方案,按照元朝以后形成的马蹄形的相对比例修建鱼藻池工程,恢复水面面积15000平方米以上。此外,还要根据文物部门建议,投资建造一座水下辽金遗址展览馆。

  但是,在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看来,这个符合2004年鱼藻池保护计划的方案,依然存在着一个问题。“这个方案唯一的问题,就是对公众的开放程度。”孙劲松认为,根据方案,只开放东岸和南岸的一部分,对于公园而言空间太小,“我认为,最起码人可以到池中岛上,可以环着水面边界,走走逛逛,这才是一个公园。”

  “鱼藻池公园”的建议再度被提起

  就当新“金中都”公司在为这块地的开发而进行准备时,7月16日,朱祖希教授和中国商业史学会常务理事袁家方教授联合署名,以西城区政府顾问的名义,向西城区政府提交“关于保护金中都宫城遗址,辟建‘鱼藻池公园’的建议”。两位学者提出两点建议:其一,由政府收回开发商十数年闲置的鱼藻池地块。其二,将现鱼藻池遗址辟建为“鱼藻池公园”。

  两位学者认为,辟建公园的做法,既妥善地保留了860多年前金中都城的一处遗址,又可以形成北京西南包括蓟城纪念柱、辽金城垣博物馆、金中都宫城遗址纪念阙、鱼藻池公园等在内的“金中都文化遗址系列”,使古都北京在保护、传承北京文脉的工作,更为全面、丰富、实在。

  内存

  太液池遗址

  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位于广安门外南街。1153年完颜亮(即海陵王)正式迁都,改辽南京为金中都,北京就此成为一代王朝的首都。金中都城的位置,包括现在宣武区西部的大半。城中部的前方为皇城,皇城之内又有宫城,出宫城西侧的玉华门,便是风景优美的花园。金中都太液池遗址就在这里,名叫同乐园,亦称西华潭遗址。据说在同乐园内,辟治了瑶池、蓬瀛、柳庄、杏村等名胜。在历代地图上这里标有一个马蹄形的水面。

  说法

  西城区文委:希望土地被政府回购建公园

  两位学者的建议最终摆放在了现任西城区文委主任孙劲松的桌子上。

  “我个人非常赞同朱先生和袁老师等学者的建议。”孙劲松说,作为一个文物工作者,在他看来,鱼藻池的问题横跨20余年,成因错综复杂,过去囿于社会各界对文物价值和文化遗产保护的认知以及当时政府的财力等因素,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新的金中都公司现在的方案,就烂尾楼而言可以说是亡羊补牢,而从文物遗产保护的角度看,这个方案可以说是将错就错。”孙劲松表示,如今社会各界保护文物遗产的意识更高,西城区也有足够的能力,是否可以换一个角度来“亡羊补牢”。

  “比如由政府出面把鱼藻池这个项目收购回来,然后完全由区里投资,将鱼藻池遗址建设成一个开放式的金中都鱼藻池公园。”孙劲松说。

  但一个现实问题是,这块地的使用权已经不在政府手里了,而是属于企业。“公司开发的手续是完备的,现在这种状况是历史上形成的。”孙劲松说。

  “接到两位先生的建议书,我们通过区有关部门与企业进行过接触,但是谈不拢。”孙劲松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想法目前已经转达给区里,区里跟公司已经有了初步的接触,“原因还是利益,在我们眼里这是一个具有公共属性的文物遗址,而在企业眼里这是一个经合法手续取得的开发项目”。

  “对于企业的合法利益,我们不会视而不见。”孙劲松认为,如果政府接手将鱼藻池遗址所在地改作公园,可以“对企业收购这个项目的成本以及前期投入,合理地给予补偿,不让公司亏本受损”。孙劲松也表达希望,称如果开发商能够和政府一道响应学者的呼吁,便能将旧时中都宫苑变成面向公众的公园。

  “从政府来说,过去囿于历史的原因,造成历史遗留问题。但我们现在有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也有足够的能力,所以想换一个角度思考。”孙劲松表示,不管怎样做,都会考虑公司的合理利益,不会让其利益受损。

  “只要有一线希望,能够说服开发商,本着对北京历史文化的尊重和敬畏之心,停住追逐利益的脚步,我们都会和社会各界一道去努力,保护好我们的家园。”孙劲松告诉北青报记者,作为稀缺地段,位于二环边的鱼藻池遗址商业价值极高,他无法预测政府能否成功地以成本价回购这个项目,然后建成一个公园。

  开发商:承诺开发前提是文保

  “现在的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是我们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负责金中都这个项目。”金中都项目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在2010年,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以合法合规的程序获得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和土地开发权利。

  金中都项目负责人向北青报记者出示了北京市国土局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北京市文物局关于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文物保护方案核准意见的复函、北京市规委的建设项目规划条件的批复。

  其中,2012年由北京市文物局印发的“关于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文物保护方案核准意见的复函”提到,由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提交的文物保护方案基本符合市文物局相关批复的要求,“原则同意该文物保护方案”。

  “接手这个项目后,我们首先进行的就是文物保护的工作。”金中都项目负责人表示,公司对于金中都项目中涉及的文物保护问题很重视,两年来都在持续做文物保护的工作。据其介绍,项目建设用地规模为38500平方米,公司根据市文物局的核准意见,项目建设用地将同步恢复金中都太液池马蹄形水面,水面面积为15027平方米。

  此外,公司还根据专家论证意见及项目申报方案,将在地下建设一座辽金遗址展览馆,届时金中都太液池遗址及地下辽金遗址展览馆将对公众开放。

  2010年,初入北京房地产市场的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接手烂尾多年的金中都项目,按照其发展理念,公司打算以文物保护为前提,打造一个位于首都核心区域的特色文化商业中心。项目负责人表示,公司在金中都项目上获得政府各部门的支持,“希望继续得到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支持”。

  “我公司有能力独立开发建设好该项目。”金中都项目负责人表示,公司有资金实力和建设实力,同时将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这个项目的前提就是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金中都项目的负责人强调。本版文/本报记者 罗京运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线索提供/杨女士

(责编:周晶、陈宁)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