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频道>>广西

央视记者深入月亮山区采访“货郎电工”王炳益侧记

2014年11月21日16:4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手机看新闻

  随货郎拨浪鼓清脆的声音而来的糖果,留给人们对童年甜蜜美好的回忆;而像“蜘蛛侠”般常在夜空中行走的电工,总能让电灯在夜幕降临后重新绽放光芒,照亮了人们围炉而坐的温馨。跟随中央电视台电视政论片“劳动的力量”栏目记者深入月亮山采访王炳益事迹的3天里,在莽莽群山上,在老人的目光中,在“牛棚宾馆”里,我们认识了“货郎电工”王炳益。

  一个人 一只铃铛 两个包

  “炳益,盐巴快没了,带包盐巴” 

  “王炳益,我煮好饭等你”

  ……

  得知王炳益要跟着中央电视台电视政论片“劳动的力量”栏目记者上月亮山,摆乔村接到他电话的乡亲惊喜中有点意外,因为还不到他进山抄表的日子。

  “月亮山坡高路陡,由于没通车,很多人到最近的兴华赶乡场,走路都是两头刷黑,在场上也只能呆个把小时,山里的乡亲就托我带点感冒药、洗衣粉、盐巴等小东西。一来二去,大家都成熟人了。” 边接电话边记录的王炳益显得很开心,他说,每次上山前,差不多都会接到这样的电话。打完电话,王炳益与媳妇潘先优到兴华供电所对面的小卖部备货。

  “炳益,听说你要来,有车没?有啊,那给我带包肥料,50斤的。”王炳益挂了摆乔村村民王世文的电话,与潘先优将给乡亲们捎带的物品快速装进大布包里。在潘先优的帮助下,王炳益挎上工具包,背起货包,系好铃铛,跨上摩托,“轰……”,一脚油门,就到了百余米外的商铺,他要去给王世文买化肥。把化肥装上车,我们随“货郎电工”王炳益的进山采访路就此铺开。此时,已是11月12日10点,从联系到完成货品准备,用了差不多1个小时,王炳益笑着说,“能给乡亲们做点事,开心!”

  车子出兴华乡不久,都柳江横在眼前,所幸冬天江水不深,我们选择石头露出水面的平阔之处,加足马力冲了过去。兴华供电所负责人,“涨水的季节,车过不去,只能坐船。” 

  穿过都柳江,汽车加足马力一路爬坡。在仅容一辆车通过、坑洼不平的“水”“泥”路上蜿蜒,左边是顺势而下的山岭,右边一会儿是悬崖,一会儿又是河流,一重又一重的大山,一道又一道的急弯,让人心惊肉颤。没过多久,部分随行人员就出现眩晕状况。

  王炳益说,住在大山里的人家稀稀落落分布在这主要路线的两边,为了抄一个表,换一条保险丝,还需要从这条路往山上爬很高的山坡,往山下走很远的路,甚至要多次趟水过河。这样的路,雨天走不到几步,两边的茅草会把裤子和鞋打湿,而夏天,上面的毛毛虫也会和你来一个亲密接触,所以即使很炎热的天气,也不得不穿长袖子。

  “对于我们来说,不要说背着20来公斤的物品、工具,就是空手爬上爬下,都要下很大决心才能动身。但他一干就是10多年,真是让人钦佩。”央视记者刘军说,王炳益是他采访过的最阳光、最充满正能量的基层人物。

  12点,我们来到了采访地摆乔村。这还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王炳益说,天晴的时候,步行要6个多小时才能到这里。一到村里,王炳益就挨个去给老乡送捎带的物品。老乡遇见他,也总是很热情的给他打招呼。

  “咚,木老咚!”

  在跟随着王炳益去冷老各老人家的路上,路边上的一户人家门口坐着几个妇女,有的在绣苗家的吉祥带、有的在给小孩子喂奶、有的在缝衣,看到王炳益,她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跟王炳益打招呼。王炳益与她们接上话,几分钟的光景,一阵哈哈大笑在吊脚楼上回响。

  “王炳益,刚才这些妇女们都在和你聊些什么呀?”因为听不懂苗语,记者好奇地问。

  “她们问我,她们预交的电费还有多少钱,欠不欠费?有的还问你们是哪里来的领导,我讲你们是从北京来的记者,她们邀请我们到她们家做客。”

  不大一会,我们跟随王炳益来到一棵大树下,他指着一座只有两间房的矮小木屋说,这主是冷老各老人的家。话音未落,只见两位60岁上下的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原来是听到熟悉的铃铛声,她们就知道“干儿子”王炳益来了。两人一见到王炳益,笑得合不拢嘴,一人拉着一只王炳益的手,不停地说:“咚,木老咚!”(苗语意思是“儿子,你来了”)。坐在冷老各家的小木屋里,因为板壁缝隙大,风南来北去地跑,身体感觉冷飕飕的。王炳益把两位老人牵到火塘边坐下,说话间从货包里掏出一些水果给老人,并拿出其中一个剥皮后分给两位老人吃。嘘寒问暖了一会,冷老各老人起火热一些饭菜,让王炳益垫垫肚子。这时,记者看到火塘边的板壁上有一个字迹发黄的电话号码,冷老各老人说,那是干儿子王炳益的电话,他们需要什么就叫寨上的人帮打电话给王炳益。

  从冷老各家出来,王炳益说,这是他抄表抄出来的干爹。因为2009年3月份在与冷老各拉家常中得知老人唯一的女儿出去打工后音讯了无,老两口的生活费全靠政府给的低保来维持基本生活。从此以后,两位老人的电费、柴禾、生活日用品王炳益都给包办了。他说,他会一直坚持,直到两位老人离世。

  一条路 14年 6万多公里

  离开摆乔村,我们钻进了密林,往上下午村方向走。密林深处,遇见一位老乡林伯,他用苗语笑着对王炳益说:“炳益,你是要去哪?”在得知情况后,林伯说:“你兄弟要在牛棚里过夜,你到他那里去吃晚饭”。

  王炳益说,因为抄表、经常带东西,与月亮山上的老乡混得都很熟了。

  约1个小时后,前面的1条河拦住了去路。大伙刚脱下鞋子,准备过河时,河对岸来了一对夫妻,远远地用水语跟王炳益打招呼,让他带我们先去他家吃饭。

  赤脚走在冰冷的河水中,踩在河底坚硬锋利的石块上,脚实是疼得难受,在湍急河段,记者们几次险些摔倒。过了两道河水后,见大家的都实在疼得不行,加上天黑看不清河里的深浅,榕江供电局局长黄大坪与兴华供电所的员工立即找来田边的稻草,搓成草绳交给大家缠在脚上当草鞋穿。而每趟需要走上几十公里水道的王炳益,却是“水上飞”。原来,为了防止河底的尖锐物扎伤脚部,王炳益每次趟水都会把袜子挽进裤管,穿鞋踩水过河。为此,他14年来穿烂了100多双解放鞋。“不过,现在我们有了南网专门为我们一线员工设计的工作服和鞋子,走起来舒服多了。”王炳益说。

  天很快黑了下来,我们也来到了目的地--王炳益路上睡觉的“牛棚宾馆”。“牛棚宾馆”是王炳益起的名字,其实就是村民用几块木板搭建的棚子。因为山高坡陡谷深,小块平地对村民弥足珍贵,耕种来回一趟差不多要走3个多小时,为了抢农时,村民就在田边地头搭建一些上下两层的木棚子,里面放上锅瓢碗盏,天黑了人和牲口就住在棚子里。老乡们知道王炳益不愿给他们添麻烦,常在牛棚里过夜,特意在他常住的木棚子里准备些柴米油盐。王炳益如果用了,第二天会放十元、二十元钱在稻草底下。

  在“牛棚宾馆”拍完相关镜头,因为向前河道多,天黑不安全,我们在几支手电和手机的照明下原路返回。

  “如果没有跟着王炳益走这段路,真体会不到他的艰辛,我们只是走了一小段,而他爬山涉水走了14年,真的让人敬佩,他很了不起”。央视记者张国芳很感慨地说,这条路可以叫王炳益路或者南网路,可以组织南网员工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体验,相信大家都会受到教育,有所收获。 

  兴华供电所负责人说,14年来,王炳益始终负责这条最偏远村寨的抄表和抢修路,加上平时巡线、消缺、清理通道和帮助百姓排除用电故障所走的路程,累计超过了6万公里,将近5个红军长征路。

  摆乔村村支书冷明松说,王炳益送的是乡亲们急需的生活用品,传递的是温暖和光明,“货郎电工”不是一个绰号,而是乡亲们对王炳益的肯定和赞誉。在大家的心里,他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能多少帮到乡亲们,对我就是一种幸福”,王炳益说,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不要问我去何处,我是一个电保姆……所有人知道我风雨无阻”,安成用自己的歌这样赞美“货郎电工”王炳益。

  (陈汝健 江伟 吴忠亮 蔡兴文)

(责编:王晓华、陈宁)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