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频道>>政务舆情频道

呼格冤案:彻查办案过程,还正义一个恒定坐标

马进彪

2014年12月16日14:53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手机看新闻

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对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审判决,并向申诉人、辩护人、检察机关送达了再审判决书,当面向呼格父母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呼格吉勒图的母亲说,希望相关办案人员自己站出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12月15日新浪新闻)

对于逝去的呼格吉勒图来说,这个冤案终于得到了平反,逝者安息,在九泉之下他可以暝目了。但对于他的家人来说,这却不是一个最终的结局,因为这起冤案的产生有着太多的曲折与离奇,以至于他的家人读了这么多年都没能读懂其中的蹊跷。从案卷材料的无端消失到赵志红的意料外出现,再从当年的血型鉴定到后来的闪电死刑,这个过程是个九曲十八弯的变奏,莫说他的家人看不清这一切,就算是当初法的学家,也会感到雾里看花走入迷宫。

冤案得到了平反,但社会却无法得到完整的安抚,因为正义的到来不应当以呼格吉勒图的生命为代价;正义本来就摆在那里,只是有人将它搬移了位置,所以才众里寻它千百度而不见它的影子;但这么多年之后蓦然回首,那个正义却又出现在了那里,然而这个正义却已是呼格吉勒图看不到的坟前祭品。

一方面,一个人的生命成了正义的祭品,而另一方面,当初九曲十八弯的迷宫依然不见谜底,所以,呼格吉勒图的母亲说,希望相关办案人员自己站出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冤案虽然得到了平反,但在呼格吉勒图母亲的眼里,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正义,而只是一个再次填补正义的序曲,与其说呼格吉勒图的母亲是在“希望”办案人员自己站出来,倒不如说他的母亲是在替呼格吉勒图发出天问,那就是:为什么还要等这些办案人员自己站出来?

然而这样的发问也是整个社会的追问,所有社成员对于这个社会来说都只能是渺小的,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自我的渺小,社会成员才将对正义的诉求托付给了社会法律,因为只有社会法律才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将每一个渺小的自我保护于正义的怀抱。社会法律之所存在,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强大,而更多地却是因为每一个成员的渺小,它的强大是因为无数渺小的聚合,更是因为无数渺小自我的现实需要。

然而,冤案虽然得到了平反,可是社会心理层面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豁然开朗,因为人们没有看到期待中的必然,而所有的一切其实还都处在一种模糊的偶然中,但在与这个模糊背景的对照中,又有谁能够看清自己的准确位置,并找到正义的准确坐标?每一个渺小的自我,都不想成为下一个正义的祭品,但身处其中,谁又能远离赖以依托的社会法律?

从一个人的层面来说,这个案子结束了,但从社会诉求层面来说,这个案子才刚刚开始。呼格吉勒图母亲的发问,其实正是处于一种内心焦灼的发问。而这样的发问,早已存在于整个社会成员的心里,只是他们期望这一切早点水落石出。只有相关办案人员的水落石出,才能打开这个冤案迷宫般“水到渠成”的产生过程,而从这样清晰的对比中,社会成员才能必然地标注出正义恒定的准确坐标,这是在这起冤案之后所有社成员的根本诉求。

(责编:周晶、陈宁)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