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频道>>人民舆评
人民网>>舆情频道>>正文

互联网:社交网络和知识红利

赖龙威

2015年01月12日14:23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手机看新闻

  "如果你爱他,让他上互联网;如果你恨他,让他上互联网。"

  中国已有6.32亿网民,近一半中国人在互联网上。其中,手机网民5.27亿,首次超过传统PC上网率。国外最新的统计表明,智能手机用户除了睡觉,每天要看150次手机,平均每6分半钟看一次手机。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成为众多中国人的主要信息平台。

  互联网极大地拓展了中国人的视野,便利了人际交往,但与此同时,也可能使年轻人沉迷于网络社交,成天被碎片化的信息和情绪化的表达所淹没。这对于正在知识体系形成和人格养成阶段的年轻人来说,未必是福音。有的人因为沉迷网络,影响了学业和日常生活,身体素质下降,性格变得不合群。

  互联网的普及,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最愚蠢的一代"?

  美国埃默里大学教授鲍尔莱写了一本书,把伴随互联网长大的8700万美国年轻人,斥责为"最愚蠢的一代"。知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图书馆、博物馆、大学、历史频道、维基百科,一切都在你的鼠标下。今天的年轻人有最好的机会和资源成为最聪明、最博学的一代,却没有善加利用,反而沉浸在社交网站、即时通讯、手机短信等自己的小天地里,在历史知识、阅读成绩、国际竞争力方面没有显著的提高。他甚至大声疾呼:"我们正进入另一个黑暗和无知的时代!"

  刚刚过去的2014年,中国网民大踏步迈入"双微"时代。微博、微信成为很多人的第一信息源,手机上的社交平台;但与此同时,"低头族"的生活品质在提升还是下降?恐怕一言难尽。西方有部公益短片《我忘带手机了》(I Forgot My Phone),讲述一个女人忘带手机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当人们聚集在不同的社交场合,总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上社交网站"秀"自己,却冷落了身边人,在冷眼旁观的第三者看来,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中国深圳网友跟帖说:"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真的需要反思了!手机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离了它难道真的就无法生活了吗?"

  博客时代的"大咖"韩寒,对微博、微信颇有些抵触。他曾经写过一篇博文说,微博让言论更加自由。但同时,让我们置身虚妄:"如果哪天说句什么话或者摘录了个段子转发了几万,你会觉得满大街都在传诵你的名句,赶上个什么事件,人们总是情不自禁投身其中,而且会以为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仙人掌们都在讨论这事。"韩寒尤其不能接受的是沉迷微博、微信,"反倒是和朋友的一次长谈,和家人的一次聚餐,和女儿的一次外出更能触动人"。

  网络社交媒体让青少年过早地完成了社会化,接触到社会的真实面目,但他们还缺少健全的心智来解剖这个瑕瑜互见的社会,因此容易对社会、人生形成负面的观感和偏颇的价值观。正如杨绛先生曾经直言不讳地回信答复一个求教的青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知识性网站知多少?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互联网上,有众多知识性园地,只是经常被沉迷于网络社区、网络游戏和手机短信的年轻人所忽略。

  互动百科:中文百科网站。迄今有857万"智愿者"、1137万个词条,覆盖人物、科学、技术、自然、历史、地理、文化、艺术、社会、经济、生活、体育等类别。一些专业百科,如投资百科、健康百科、花语百科、火影忍者百科等,实用性强,饶有趣味。听说一些军事爱好者编写的词条,其精湛的专业性甚至引起军方的关注,找到网站了解编写者到底是什么人。

  网易公开课:网易花重金购置的世界级名校公开课课程,可免费在线浏览,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配有中文字幕。轻点鼠标,可以欣赏到北京师范大学于丹教授的《千古明月》,北京大学阎步克教授、邓小南教授的《中国古代政治与文化》等内容;更多的是西方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牛津大学、耶鲁大学等公开课视频。北京"车库咖啡"的IT创业者最感兴趣的,可能是《扎克伯格谈Facebook创业过程》(全9集)。

  新浪公开课:亮点是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即技术、娱乐、设计)演讲视频,提供中文字幕。据说全世界每天有50万人观看。美国TED大会,每年3月在加州长滩邀请国际知名思想家、艺术家和科技专家登台演讲,被视为一场"超级大脑SPA"。

  豆瓣:书评、影评、乐评网站。豆瓣讨论组聚集着一群有良好教育背景的都市青年、白领和大学生,对现代生活方式展开热烈或谐谑的讨论。豆瓣网友拥有各种鬼马创意,是互联网流行风尚的发起者和推动者。

  果壳网:泛科技兴趣社区,由科普作家"姬十三"博士创立。网友可以依兴趣关注不同的主题站和小组;在"果壳问答"里提出困惑你的科技问题,或提供靠谱的答案;关注各个门类和领域的果壳达人,加入兴趣讨论,分享智趣话题。果壳网的名字来源于哈姆雷特名言:"即便我身处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是无限宇宙之王。"果壳网的创办者解释说:网络是我们的果壳,然而这里所谈论的,大至宇宙小至原子,没有什么能束缚我们的好奇。

  知乎:近年兴起的一种网络问答分享型社区。不仅包括知识性问题,也包括社会认知、人生感悟类问题,与果壳网相比人文气息更为浓厚。知乎网友擅长发散思维,应答经常超过提问的范畴,同时并不缺乏专业性。

  (有人说,豆瓣、果壳和知乎,对应的分别是"文艺青年""科学家"和"思想者";如果用一个词来表示这3个网站的核心内容,对应的分别是"情感""知识"和"观点"。)

  慕课:大规模的公开在线课程,一个老师可以教几万,甚至十几万学生。经济学家汤敏认为,它颠覆了传统教育只能是给一部分人,要有一定的场地、时间条件,而且即使是学知识也得分成三六九等的模式。美国斯坦福大学一门课一个学期就有16万学生选修,而在通常情况下,这门课的老师需要260年时间才能教到这么多的学生!当一种新的技术把一个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10倍以上,就是一种革命性的变化;慕课让教育的劳动生产率成百上千倍地提高,有可能在教育领域掀起一场革命。

  如此丰富的"知识红利",互联网上的科学文化内容和智慧含量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对于只知道QQ、微信、微博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令人扼腕。

  愚者为网所误,智者驾驭网络

  美国《纽约时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更有可能在Facebook上畅所欲言;而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则更倾向于在Facebook上保持沉默,只是在家人或朋友中表达自己的观点。

  无独有偶,《人民日报》也在评论《谁来加厚信息时代的文化土层?》中分析:越是缺少文化话语权的草根,越能更早地拥抱新的文化场;越是在原有格局中掌握话语权的精英,越是更晚地接受新事物。党报的结论是:加厚互联网的文化土层,培植网民的科学理性和文化素养。

  目前互联网正在从早期前卫新锐人士的尝鲜,过渡到主流社会的普遍运用阶段。成人主流社会属于自小受到书香熏陶的"网络移民",不妨提醒今天伴随鼠标长大的"网络原住民",人是互联网的主人,智者驾驭互联网,愚者为网络所误。网络不管如何精彩,毕竟只是工具,人的自由心智才是最宝贵的。

  《新周刊》官方微博曾经这样发怀古之幽思:"幸好当年没Wi-Fi……才有孤独和对孤独的体认,才有发呆,才有胡思乱想,才有沉默的阅读,才有专心地交谈,才有抬头看见风景,才有静物,才有颜色。"

(责编:周晶、朱明刚)

我要留言

进入讨论区 论坛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