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黑柴油”风声一过群魔乱舞 监管面临割韭菜困局

2016年11月04日10:12  来源:经济参考报
 

  隐蔽在农田里的土炼油点。记者 魏飚 摄

   近日,山西吕梁交城县发生的一起土炼油致人死亡事件,揭开了伪劣柴油生产、销售黑色产业链的“冰山一角”:利用废弃机油、经过非法运输进入土炼油点,土法炼制出来的劣质柴油再流入黑加油点,造成了极大的污染和安全隐患。连续数月,记者在吕梁、运城等地发现多个隐蔽的土炼油点,遍布山西各地的700多处黑加油站、流动的黑加油车则成为劣质柴油的销售终端。受访人士说,由于土炼油点、黑加油点违法成本低、经济利益可观,多年来屡禁不绝。相关人士建议,有关部门须摸清土炼油点、黑加油点的产销链条,严格落实责任,做好源头管控,构建群众监督举报机制,彻底铲除土炼油黑色利益链。

   打不灭的“土炼油”

   禁不了的“黑油点”

   今年7月至10月之间,记者在吕梁、运城等地多次暗访发现,尽管地方政府多年来对土炼油点进行打击取缔,但是受到利益驱使,土炼油点始终难禁,打击风声一过土炼油点就死灰复燃。

   10月25日,记者在交城县辛南村一片农田发现多个土炼油炉和一些辅助设备,尽管没有看到炼油人员,但是附近农地几乎寸草不生,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不远处的两个高墙院内,记者利用无人机航拍看到院内停放着数辆油罐车,还有不少炼油设备。辛南村村民说,打击风声紧的时候,隐蔽的土炼油点都不敢炼油,可风声一过简直是“群魔乱舞”。

   夏家营镇位于交城县和文水县交界处,土炼油点存在已久,曾发生过多起土炼油产生的有毒气体泄漏致人伤亡事件。今年以来,交城县多次组织进行打击,还制定严厉打击土炼油点等土小污染企业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各乡镇和县专项行动队开展联合执法,出动各部门执法人员,打击取缔包括土炼油点在内的土小企业20家,立案11起,抓捕24人。

   严厉的打击并没有让土炼油点绝迹。今年10月23日,夏家营镇贾家寨发生一起土炼油有毒气体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事件。记者赶往出事地点看到,一座厂房院内已经搭起了灵棚,院子角落处还能见到油罐,现场帮忙的人们对死者的死因讳莫如深。

   据知情人透露,这就是一处土炼油点,如果不是这次出事,平时很难被发现。死亡的是老板侯年林和一名司机常永福,当时两人被炼油散发出的有毒气体呛死。死者常永福亲属告诉记者,该窝点在今年夏季就被执法部门查处,老板还被拘留,但是整顿风声刚过,就又开始炼油。

   记者向夏家营镇政府求证,镇长李建忠始终没有露面接受采访,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对于记者短信想了解的情况也没有回复。正在太原培训的夏家营镇政府党委书记李华斌对这次事件不置可否。他说,土炼油点靠乡镇来打击非常困难。11月3日,记者向交城县宣传部门核实,相关负责人说,具体事故原因警方还在调查中。

   记者调查发现,至今,山西吕梁、运城一带的土炼油点仍在暗中生产。记者在运城稷山县白家庄一家敬老院附近发现两个土炼油点,附近村民对土炼油造成的空气污染苦不堪言。

   贪便宜的货车司机、非法炼油点、黑加油站点串起了一条劣质油品的流通黑色“产业链”。在夏家营镇附近的一个面馆,记者看到进门处贴有销售柴油的“好消息”,该广告称,“供应机炼柴油,纯机油炼制不掺搅”“备有POS机,可刷卡支付”。销售的柴油分为两种,一种是每升2.9元,该广告称这种油大厂生产,“电喷车单烧没问题”;还有一种是每升2.8元,小厂生产,“价格实惠”,“持华鑫拉煤票可随意加油”。

   记者在运城、临汾、吕梁等地发现,正规加油站难敌暗藏民宅的“黑作坊”。部分县区国道沿线暗藏多个黑加油点,有的甚至藏身民宅,还有一些私自改装的油罐车随意在路边加油,不仅扰乱成品油市场秩序,而且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运城河津市209国道樊村段是当地一条重要的运煤通道,拉煤大货车络绎不绝。记者沿路暗访发现,仅两公里的道路两旁就隐藏着大大小小五个黑加油点。记者在一家饭店的后院看到了一台加油机和一个巨型油罐。在与一家便利店紧邻的砖房内,一根长长的油管从里面伸出来,加油枪扎进了货车油箱里。

   记者以购买大批量柴油为由与正在加油的黑加油点老板攀谈起来。“这油是山东的清洁柴油,每升3块多,比市场上柴油价格便宜1块,我们干这个已经很多年了,有很多‘回头客’。”这位老板说。距离这家黑加油点不远处,一位住户告诉记者,他家里也能加油,油罐就在自家院子里面,而且“经营”多年都没有事,也不怕被查处。

   运城市民营加油站协会的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仅河津市樊村镇估计就有六七个黑加油点,卖的柴油大多数来自废机油、煤焦油提炼,这些土炼油点的柴油通过个人收购,最终流向没有任何手续的黑加油点。

   10月8日晚间,记者跟随一辆河北牌照(冀JM1255)的大货车,来到吕梁汾阳市东庄村的一个黑加油点,卷闸门背后隐藏着三台加油机。大货车加油后驶离,加油员侯根青辩称,刚才是给自家大车加油,但对于记者询问的车牌号、货车去向,他声称“都不知道”。

   村民守着“炸弹”过日子

   空气、水源、土地被污染

   土炼油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有毒、有害气体,还会对土地、水源造成毁灭性破坏,严重影响周边居民的身心健康。很多村民反映,“到了深夜都能把人呛醒”。黑加油点的油罐多放置在简易搭建的房屋内或埋在地下,犹如“定时炸弹”,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在夏家营镇的大辛村和贾家寨一条穿村而过的河流旁,记者看到河面飘着油污,村民说,这就是土炼油点往河里倾倒的废物。尤其到了深夜,土炼油点趁着夜色偷偷炼油,非常呛人。吕梁一位曾经举报土炼油点的村民说,尽管曾受到土炼油点老板威胁还被打伤住院,但他还会向有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拿他的话说,“被打死也比呛死强”。

   黑柴油流向非正规加油点后,存放条件不达标安全隐患极大,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运城河津市民营加油站协会吴璇说,正规加油站内的建筑要达到一定的耐火等级,黑加油点的建筑根本不达标。此外,正规加油站的开关、电线、电灯等都是防爆设备,而黑加油点几乎都不会安装任何防爆设施。运城等地的一些村民告诉记者,黑加油点隐藏在居住区,就像守着“炸弹”过日子。

   临汾侯马市晋都路一家中石油加油站站长说,时不时会见到黑加油车停在附近给来往大货车加油。这些黑加油车所售柴油几乎都是劣质油品,由于价格低吸引了很多大货车排队加油。运城、临汾部分正规加油站负责人告诉记者,黑加油车多由报废车改装,加油阀门和电路也是私自安装,其中一些车辆还伪装成洒水车,在国道沿线随意停车加油,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据不完全统计,山西各地的黑加油点、黑加油车约有700多个。山西一家环保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进货渠道不正规,且质量未经检验,黑加油点油质普遍较差。黑加油点滋生大量移动的污染,这些废机油中含有致癌、致突变、致畸形物质及废酸、重金属等物质,难以自然分解,严重污染环境。襄汾县古城镇中石化加油站工作人员说,“黑油”品质特别次,加这种油的大货车会冒大量黑烟,车也特别脏。

   违法成本远低于巨额利润

   监管面临“割韭菜困局”

   基层相关人士认为,当前对土炼油点、黑加油点、黑加油车的打击陷入“割韭菜困局”,尽管相关部门每年都打击处理,但土炼油点、黑加油点、黑加油车却屡禁不绝。受访人士认为,亟待构建群众监督举报机制,加强监管措施,形成部门合力,实现源头打击治理。

   一些乡镇干部说,打击土炼油点都是多部门执法,也搞过阶段性专项行动,但往往打击过后不久又会死灰复燃。运城、临汾等地相关人士表示,黑加油点、黑加油车的监管查处涉及商务、消防、安监、工商、质监、环保等多个部门,但每个部门都“各管一段”,最终导致“都在管,却都管不好”。一位消防部门人员表示,如接到群众举报,将发函联合商务、安监、辖区派出所对群众举报的加油站点进行现场联合执法,如不符合规定将按照消防部门相关条例进行查封,但查封后黑加油点的取缔还要靠商务部门。

   商务部门则反映面临执法尴尬问题。河津市商务局一位负责人说,河津市几乎年年进行专项行动,每年都取缔黑加油点。但由于油罐设备简单,制作成本低,黑加油点极易死灰复燃。“监管就像割韭菜,每次检查都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有的黑加油点会提前关门,风声一过,继续开业。”这位负责人说。

   临汾某县商务局局长说,商务局对黑加油点、黑加油车的处罚仅仅是罚款。根据相关规定,处罚额度为经营者违法所得的三倍,罚金的上限是三万元,相比巨额的非法所得,对违法经营者的处罚没有震慑力。

   也有相关人士认为,尽管各乡镇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辖区内打击取缔土炼油点、黑加油点,但是基层事务多,人员精力有限,难以及时有效查处。而一些劣质油甚至来自周边省份,对成品油运输途中的监管超出了商务部门的职责范围,更加大了治理难度。此外,一些职能部门执法不严,甚至以罚代管,也是土炼油点、黑加油点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因此,须建立长效监管及隐患排查治理责任机制,只有相关部门积极履职、尽职,才能彻底整治“黑柴油”泛滥的乱象。

   山西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耿晔强认为,当前,亟须建立起全面的群众监督举报机制。此外,还需要加强顶层设计,相关部门要形成合力,摸清黑加油点的产销链条,坚持做好源头管控,否则一旦土炼油点泛滥,黑加油点、流动的黑加油车形成规模,就会给治理增加难度。

   吴璇、耿晔强等人表示,必须建立长效监管及隐患排查机制,同时要建立追责机制,政府相关部门要加大联合执法打击力度,多方努力才能根治土炼油点、黑加油点、黑加油车泛滥的乱象。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

推荐阅读

我国赴美低龄留学生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 中国教育在线22日发布《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发展趋势报告》。报告指出,我国留学生的年龄结构正在发生快速变化,以中学生为主体的低龄留学生发展迅速。【详细】

海归变“海带”:辞职留英一年月薪缩水7000元|调查显示近六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9小时

高材生返乡创业 生物公司作掩护暗地生产毒品 在家乡湖北黄冈,王波数度成为街谈巷议的明星人物:高三获得全国中学生化学竞赛决赛二等奖,保送北京一所著名学府;2014年返乡创业,成为地方政府重点关注的对象。【详细】

14.8%的应届生愿意加入百人以下创业公司|特稿:创业“失败者”的内心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