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学旅行进入旺季 “假大空”乱象犹存

宓盈婷 郑生竹 俞俭

2017年07月07日09:23  来源:经济参考报
 

  海外夏令营、校园考察、文化体验……近年来,随着国家利好政策的不断出台,研学旅行迎来了“春天”。作为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衔接的创新形式,研学旅行在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等方面无疑具有积极作用。然而,炙手可热的研学旅行市场背后,“假大空”等乱象仍然存在。业内人士认为,应从课程设置、师资配备、安全管理等方面进一步加以规范、完善,从而使研学旅行真正回归“实践育人”的初衷。

  研学旅行炙手可热

  近日,有媒体刊登了一篇关于夏令营市场乱象的报道。文中称,有家长反映,“成都有一家机构去年办夏令营的时候,晚上11点还让娃娃在水泥地上爬,膝盖都磕破流血了,教练还要教训人……”还有业内人士透露,“很多旅行社打着夏令营旗号,实则是暑期托管班。有些甚至三四个人合伙就敢开夏令营班,没有营业执照,安全隐患很大。”此报道一出,随即引发了网友对夏令营、高校游等研学旅行产品的关注及讨论。

  作为推进素质教育的方式之一,研学旅行近年来愈发受到重视。2012年以来,教育部先后选取了安徽、江苏、陕西、上海、河北、江西、重庆、新疆等8个省(区、市)开展研学旅行试点工作。2016年12月,教育部等11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其中提到各中小学要结合当地实际,把研学旅行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

  实际上,由于研学旅行涉及环节较多、责任重大,单凭学校之力无法完成,因此部分地区采取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有的地方还成立了专门的研学旅行平台,对接学校和服务机构。

  作为江苏省教育厅直属的事业单位,江苏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苏教国际”)是一家专业从事教育国际交流的综合性机构。苏教国际修学旅行部部长周杰介绍说:“我们与海外的教育机构合作,让孩子们体验大学生活、学习英语课程,近期还开展了数学、学科竞赛类的课程。针对每个项目,定期邀请中小学校长和境外机构进行优化和评审,确保至少一半以上是学习内容,其余则是体验和交流。”

  南京中华中学上新河初级中学一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他的孩子读初一,今年6月参加了赴英研学旅行。为期12天的行程中,前6天在曼彻斯特的友好学校学习,后6天在伦敦旅游,报名费共2.98万元。“我觉得这种形式挺好,不仅能让孩子增长见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独立性和人际交往能力也会得到提高。”

  四大乱象暗藏隐患

  在研学旅行炙手可热的同时,各种乱象也开始显现。

  首先是任意“贴标签”,过度逐利。业内人士表示,研学旅行基地、机构的资质参差不齐、准入门槛高低不一,存在一哄而上、杂乱无章的现象。在一些地方,研学旅行甚至成了某些商家任意定高价、从中逐利的幌子。

  有家长曾爆料,个别机构为提高利润,恶意节省费用开支,导致饮食、住宿、交通等方面的服务水准大大降低,让孩子产生了较大的心理落差。

  其次是“假大空”“走马观花”。目前,不少研学旅行项目仅仅停留在“走马观花”的层面,或是主打名校游、奢华游,但实质性的教育内涵和价值缺失,“假大空”现象普遍存在。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研学旅行倘若实施不好,可能会陷入“只学不旅”或“只旅不学”的怪圈。一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打着研学旅行的旗号,组织学生们换个场所补习校内课程,这就偏离了研学旅行的初衷。“有些学校尚未挣脱应试教育的镣铐,考评学生仍然唯分数论,对研学旅行则采取敷衍的态度,流于走走过场的形式主义。”

  第三是师生比失衡,安全存隐患。一些研学机构在师资选拔、培训等方面欠缺考虑,老师素质参差不齐,师生比严重失衡,甚至出现过一名老师负责三五十名学生的情况,学生的人身安全存在极大的隐患。

  周杰表示,研学旅行,尤其是海外项目存在较多安全误区,包括文化误区、法律误区等,如果机构对项目把控率不高,且没有很好的界定和排查,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风险。

  第四是行业标准和反馈机制缺失。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骆培聪表示,从近几年研学旅行的实施情况来看,效果并不理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行业标准和反馈机制的缺失。“不少学校只注重过程,但后续的督促检查、考核却乏人问津,这样就很难判断研学旅行是否取得了实质性的效果。”

  研学旅行如何回归初衷

  受访专家认为,只有当整个市场成熟起来,行业逐步规范时,研学旅行才能真正发挥应有的作用,而这当中离不开政府、社会、学校、家长等多方的共同努力。

  储朝晖建议,研学旅行要想真正落到实处,需要学校和家长进一步转变观念,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面临多种需求,不能一味强调“读万卷书”,而忽视了“行万里路”。另外,学校对学生的评价体系应该更全面一些,摒弃唯分数论的做法,可以考虑将学生对自然的兴趣、文化素养、人际交往能力等纳入考评体系中。“学校可以研究制定研学旅行的督导方式和评价标准,为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提供依据。”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认为,研学旅行需更多依靠市场的力量,政府则发挥引导作用,强化监督管理。可以通过成立政府认可的行业组织、产业联盟,再由相关组织来制定行业标准,包括研学旅行机构的准入门槛、退出机制和评价体系等,从而使政府在履行检查监督职能时有所参照。

  王琪延建议,研学旅行在课程设置和线路拟定上要有科学合理的安排。研学旅行课程不应千篇一律,活动形式可以多元化,结合学生的接受能力和实际需要,突出专业性、知识性、科学性和趣味性。此外,过分热衷“名校游”“奢华游”的做法不可取,不妨让学生们走进田间地头,培养他们的劳动意识,锻炼他们的实际动手能力。

  研学旅行的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对此,骆培聪建议,各地应针对研学旅行的安全防控、医、食、住、行等各方面出台具体要求,并且要严格执行。研学旅行活动必须购买相关保险产品,同时还可以通过成立互助小组、明确责任人,来降低安全风险。

(责编:王堃、朱明刚)

推荐阅读

保护物种 先要查清“家底” 近日,云南省大理林场技术人员在野外巡护过程中,发现珍稀濒危植物“威氏绿绒蒿”。这是大理州境内发现的又一个珍稀濒危植物。丰富多彩的生物世界,如何做到心中有数分类管理?云南省的经验是给物种“上户口”、建健康档案。【详细】

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去年全国受理环境资源刑事案超两万件

全国确定就业扶贫基地1465个 为促进农村贫困劳动力就业,支持开展有组织劳务输出,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在各地遴选推荐的基础上,确定了1465家用工规范、社会责任感强的企业作为就业扶贫基地,提供近20万个适合农村贫困劳动力的工作岗位。【详细】

河北深度贫困县开展电商扶贫|省领导联系帮扶深度贫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