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舆情:光伏企业密集出售电站资产 国家电投回应采矿破坏生态

(7.9-7.22)

吴倩 赵丽媛 张馨月(实习生)

2018年07月26日17:27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本期,光伏企业“密集出售潮”引发众多媒体关注,后期动向成为行业关注重点;国家生态环境部发文称国家电投所属煤矿生态破坏严重,地方政府与企业正面回应引发舆论关注;2018《财富》世界500强出炉,能源企业引发媒体聚焦。

监测周期:7.9-7.22,数据来源: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光伏企业密集出售电站资产 后续行业动向牵引舆论视线

近期,A股公司发布关于光伏电站资产交易的公告,似乎比以往更为密集。6月下旬以来,仅A股有关光伏电站资产交易的公告就涉及隆基股份、正泰电器、航天机电、科陆电子、东方日升、亚玛顿等6家上市公司。市场猜测,针对出售电站资产的举措,可能与“5·31”新政有关;尤其是出售方,可能面临着现金流的压力。

【舆论观点】

光伏企业密集出售光伏电站 补充流动资金

《证券日报》文章透露,风电企业银行贷款利率为5%左右,光伏企业则在6%以上,高的甚至会达到10%。光伏目前属于银行贷款不太敢介入的行业。随着今年对银行业表外业务的严管,一些企业除了贷款和发债,几乎没有其它的融资渠道。《每日经济新闻》援引业内观点称,光伏补贴一直被视为光伏电站企业重要的资金来源。除了补贴渠道,还有银行贷款、资本市场融资。但在行业不景气时,光伏企业很难从银行贷款,从资本市场融资也并不容易,为了缓解现金流,最后只能被迫出售光伏电站资产。

扛过这两年 将迎接光伏产业最大向上周期

有业内人士推测,后期,这种密集出售光伏电站资产的情况,短期内会持续下去。此外,《上海证券报》刊文指出,一旦行业景气变差、经营性现金流恶化,银行就可能会抽贷,企业融资性现金流也随之出现恶化,最后只得被迫出售资产。能扛过这两年的企业将迎接光伏产业有史以来最大的向上周期,但也会有相当一批扛不过的只能破产或贱卖资产。

【分析研判】

即便众多业内人士日前均表示,“5·31”新政的提出,长期而言,有利于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将从根本上改变旧的补贴模式,进而改变银行、金融机构和潜在投资人对光伏风险过高、过度依赖政策的负面认知;但是短期看来,对行业的影响不可谓不大,此次的“密集出售潮”也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这一点。相关报道除财经类媒体及行业媒体关注外,新华网、中国网、中国经济网、央广网、环球网等央媒也纷纷发文关注。

自“5·31”新政实施以来,光伏企业纷纷调整策略、应对变局。此次的“密集出售潮”,表明了光伏企业已开始未雨绸缪,留足现金以备不时之需。后期,预计光伏企业仍将会有所行动,媒体及行业内部也将对此持续关注。

国家电投所属煤矿生态破坏严重 企地联合整改获关注

7月7日,国家生态环境部发布题为《责任不落实 监管不到位 霍林河露天煤矿生态恢复治理严重滞后》文章,通报了国家电投内蒙古公司所属煤矿现场检查中发现的占用土地面积大、复垦资金投入不足和生态恢复治理效果差等问题,引发舆论关注。

对此,7月14日,国家电投蒙东能源就所属矿区生态恢复治理整改工作提出“一年大变样,三年彻底整改,打造我国高寒地区绿色矿山标杆”的环保治理目标,承诺计划三年内投入约2.61亿元用于煤矿生态恢复治理专项资金。

【舆论观点】

生态破坏严重、复垦“抠门”成为舆论焦点

《法制日报》指出,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并将此戏称为该企业的“战绩”。文章指出,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一财网文章《中央环保督察组:国家电投内蒙古开矿破坏草原,复垦抠门》称,现场所见,生态破坏情况触目惊心。文章开头直言中央环保督察组给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矿开采写下“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的评语。

监管不到位 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经济日报》《法制日报》《科技日报》文章均指出,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并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监管不到位,默许纵容企业长期违法违规,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应对督察人员,提供材料弄虚作假等问题。

制定逐条整改方案 后效待查

15日,新华社、《通辽日报》、《中国环境报》等媒体相继发文称,国家电投蒙东能源在内蒙古通辽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就所属矿区生态恢复治理整改工作,承诺计划三年内投入约2.61亿元用于煤矿生态恢复治理专项资金。虽有不少权威媒体发文报道,但传播量与网民关注度却远不及生态环境部“霍林河露天煤矿生态恢复治理严重滞后”的相关报道。

【分析研判】

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近年来,生态破坏现象的关注度持续走高。此次生态环境部《责任不落实 监管不到位 霍林河露天煤矿生态恢复治理严重滞后》的文章一经发出,立即引发大量媒体与自媒体关注。截至本监测期结束,相关媒体报道1061篇次,论坛博客74篇次,微博124条,微信215篇次(不含二次转发)。

环保督察趋严,众多地方以及企业均曾被点名,环保舆情压力倍增。国家电投此次被曝煤矿生态破坏程度之严重,以及通报中“触目惊心”“默许纵容”“长期违法违规”等措辞,使其受到舆论高度聚焦。

舆情爆发一周后,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与国家电投正面回应,展现整改决心。媒体后期或仍会关注复垦等情况,涉事单位应适时阶段性公开复垦进程,树立知错能改、勇于承担的形象。

2018《财富》世界500强出炉 上榜能源企业引发聚焦

北京时间7月19日,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揭晓。中国企业上榜数量达120家,中国能源企业达27家,包括11家电力企业、8家煤炭企业和8家油气企业,累计营收20604.64亿美元。

国家电网、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入围榜单前五名。具体来看,国家电网营收为3489.03亿美元,位列第二名;中国石化营收为3269.53亿美元,位列第三名;中国石油营收为3260.08亿美元,位列第四名。就排名变化来看,三家企业位次相较去年没有变动。

【舆论观点】

媒体对入围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的能源企业予以较高关注,并对企业的排名变化、盈利表现及原因作出盘点分析。

排名变化是舆论关注的主要内容。《国际金融报》等媒体均聚焦于国家能源集团上升175位成为跃升最快的能源公司;山东能源集团上升138位,跻身名次跃升最快的十家公司之列。兖矿集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作为首次上榜的能源公司,获得了《上海证券报》《河南日报》等媒体的关注。排名居后的公司也引起舆论注意,界面新闻指出,接近“边缘”的能源企业有中国大唐集团公司(468位)、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481位)、山西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494位)、潞安集团(495位)等。同时,媒体还发现八家“跌出”榜单公司中有三家能源企业,分别为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山西焦煤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11月,由神华集团、国电集团合并而成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正式挂牌成立,因此国电集团未出现在2018年的榜单中;山西焦煤集团的跌落则既因自己负担重,又存在行业瓶颈和周期性因素。

企业盈利表现也引发了部分媒体和专家解读。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分析称,国家电网、中石化、中石油进入前五,三家国企分别在电网和石油领域处于龙头地位,其营业收入非常高,说明中国的经济总量非常高。但也有观点指出,我国世界500强企业的销售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依旧略低于世界500强的平均水平,且处于下行通道,这一情况应该引起各界重视,债务去杠杆、金融防风险十分必要。

能源央企排名提升被视作央企重组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的印证。《上海证券报》指出,今年500强里中国公司的变动情况很好反映了央企重组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效,重组兼并后的央企排名大幅提高。如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重组后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排名跃升175位,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重组)排名也从395名升至368名。此外,煤炭电力能源等多个行业的央企排名上升,同样行业的地方国企排名普遍有所下降。

【分析研判】

一年一度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为舆论提供了观察经济发展脉络的窗口。对于能源领域而言,多家企业上榜,展现其总体上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但就具体行业来看,煤炭行业中出现落榜企业,电力企业盈利能力欠佳,其后续业绩表现是否能回弹,牵动舆论视线。对于名次较佳的企业而言,此次榜单发布成为宣传企业实力的绝佳档口,抓住时机“蹭热度”;而对于表现平平的企业来说,当谨防此榜单对投资者投资信心的动摇,可视情况采取一定舆论引导纠偏措施。另外,从宏观角度,舆论还体现出一定的结合国企改革、能源体制改革等战略部署分析能源企业表现的解读惯性。

(责编:王堃、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