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定管辖 破解回避争议的积极举措

2018年12月03日16:07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司法公正总是在具体案件中得以体现,因此,照顾好每一起案件的程序公正,可以汇聚成整体的司法公正以及公众对于司法公正的认同。反之,忽视了个案中程序公正的维护,容易引发社会对于该案司法公正的疑虑乃至对司法整体上的不良观感。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前不久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本院民三庭原庭长王成忠涉嫌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案件给予高度重视,以指定管辖方式依法回应公众关切,有助于彰显该案诉讼过程的正当性,增进司法裁判的公信力,改善社会对于人民法院司法行为的认知。

本案特殊性在于,被告人王成忠是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而且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该院法官与之都有着同事关系,亦即都存在回避事由,尽管我国并无法院整体回避的制度,但对于法官个体回避的申请一直延续下去,势必产生法院整体回避的效果,需要上级法院指定其他法院管辖才能破解这一连环回避的难题,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做法,正是解决这一难题的不二法门。

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本院原庭长的做法之所以受到质疑,是因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回避申请而没有得到法院支持,而法院拒绝被告方提出的申请回避的理由,难以有效回应公众的疑虑。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关于回避事由的规定,审判人员“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这里的“其他关系”包含同事关系。按说,由自己法院的同事进行审判,容易给外界以偏袒的疑虑,审判中本应避免。本案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申请回避的理由,是这种同事关系不仅有对被告人有利的可能性(如果同事关系较好),也存在着不利于被告人的可能性(如果同事关系不好),因此为解除被告方的顾虑,应采取指定异地管辖的方式来实现程序上的公正性。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此前庭审时未能支持被告方的申请,忽略了程序正义对于一起司法案件的重要性,其遭受诟病也就无足为怪了。

司法以公正为品格,回避制度对于司法公正具有保障方面,主要体现在利益规避和祛除偏见两个方面。司法以公正为品格,公正的重要保障是:在司法过程中,某些诉讼主体须保持中立。要保持中立便须做到:一是利益规避,二是祛除偏见。前者要求“与自身有关的人不应该是法官”以及结果中不应含纠纷解决者个人利益;后者要求裁判者不应有支持或反对某一方的偏见,对偏见应从积极的(袒护)和消极的(恶感)两个方面进行解释,无论哪一种偏见都容易产生预断,从而可能导致偏颇而不公正的裁判。因此,当有理由认为法官对某一案件的审理会有偏见或会出现由职责的不相容所产生的利益冲突时,法官不应承审该案。这些要求包含在“自然公正”(natural justice)的观念之中。

就司法的实质而言,存在回避的事由未必必然存在不公正的司法裁判的结果,但是回避制度要解决的,不仅仅是实体上的正义,还要解决程序上的公正,这里存在一个附加值,就是赢得当事人及一般民众对于司法的信赖,进而提升对于裁判结果的接受度。

这一案件对于广大司法人员来说,势必起到一个提醒作用:在现代司法制度中,每一联结着司法公正的制度都不容不容小觑。回避制度既是程序公正的具体表现,也是司法公正的基本保障措施之一。慎重对待当事人提出的回避申请,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也是司法确立当事人和公众信心的途径。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才有了指定管辖这一有助于程序纠偏之举,体现了不回避问题而且积极解决问题的精神,这一做法值得充分肯定。(作者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

(责编:王堃、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