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资阳

临空经济区助力资阳经济腾飞

2018年12月12日16:5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在改革开放40周年、资阳设地建市20周年之际,由中共资阳市委员会、资阳市人民政府主办,由中共资阳市委宣传部、资阳市网信办、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承办的“成渝门户枢纽 临空新兴城市”中央网媒、网络名人寻访资阳活动已于12月4日-6日成功举办。笔者受邀和其他专家学者、网络红人以及多位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媒体记者一起寻访资阳,走进雁江、安岳、乐至等地,感受到了改革开放以来资阳的发展变化和取得的巨大成就。

笔者认为,随着空运发展的成熟,重点城市的机场附近近年来都处于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道理都非常简单,借助机场这一当今社会的重要枢纽,尽最大努力挖掘旅客以及物流资源可能产生的价值。简单的有旅馆、仓储以及地面交通系统,便于旅客居住、便于货物存放;复杂的有总部经济、会展系统、休闲旅游,便于商务人士下飞机就可直奔企业、便于展览商下飞机后免去二次运输、便于游客下飞机就可游玩。总而言之,实事求是进行探索挖掘,总能找到有助于提升该地经济的临空经济区。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的建设,自然也为周边地区来了机遇,资阳便是其中最大受益方之一。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的定位为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等级最高的航空港,将负责成都出港的全部国际航线,将建成“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人文、智慧、绿色机场。距离该机场12公里的资阳,也将借助着机场的领先优势,令自身经济得到发展。

资阳临空经济区是资阳建设“成渝门户枢纽、临空新兴城市”主阵地,也是成都资阳同城化的核心区。主要布局临空制造业、临空综合服务、高端示范农业三个功能组团。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与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同步建成交通运输、口岸物流、商务服务等配套设施;到2030年,形成以临空制造、临空综合服务为主导的产业体系,建成体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的临空产业新城。

从资阳临空发展规划来看,其发展比较符合自身实际情况。根据媒体报道称,资阳临空经济区制造定位为“主要发展临空依赖性强、附加值高的高端制造业,重点布局通信与网络设备、电子元器件、智能仪器、生命科学等业态”。结合资阳所处的地理环境,以及机场的运载能力来看,资阳的制造业适合以高新制造为主,即汇集创新、高科技要素以制造精密、高附加值的高端产品。预计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未来的客流中不乏大量海外高端、精英商务人士,其商务交流、合作的主要对象也会以高端产业为主,资阳定位的制造可以起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天时地利优势。

资阳临空经济区临空综合服务定位为“主要发展总部经济、电商物流等业态,培育航空展示,康养度假、临空商务、高端品牌商业等新经济模式”,这也比较符合产业与物流的融合发展。在资阳发展总部经济,对航空枢纽而言的一点是方便了商务人士,从全国、世界各地而来的商务人士在落地后,不需要再经过近60公里的交通形式以及不可预测的道路拥堵,直接在机场附近就可以与企业总部进行考察、与企业高管商务谈判,效率将有所大幅度提升。

同样的,在临空经济区设立电商物流,销售网络遍布全世界的电商在获得订单后可以快速将物品通过机场发向指定位置,减少了在市内的物流流转,对电商企业和物流单位都是一件好事。发展临空商务,就是服务于从全世界各地来到资阳的人们,他们除了商务谈判还必不可少需要其他方面的服务,如居住、餐饮、休闲、购物等方面的需求,齐全的商务配套服务既可以满足商务人士的差旅所需,还可以提高这些人士更清晰地认知中国、四川、资阳,他们的消费又可以带动资阳的经济,于内于外都是利好。发展高端品牌商业,是成都及周边地区国际化的必经道路之一,国外高端商务人士已经养成了许多差旅习惯,服务于高端人士的高端品牌,既能显示出资阳的地主之谊,又能满足海外人士差旅所需。

四川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其是优质的康养度假区域,资阳也不例外。

资阳旅游资源富集。35000年前,古老的“资阳人”开启了四川人类文明史。有10万余尊“古、多、精、美”的安岳石刻,上承敦煌、云冈石刻,下启大足石刻,被文化部授予“中国石刻之乡”, 其中毗卢洞的紫竹观音被誉为“东方的维纳斯”。还有全国红色经典景区陈毅故里,“川中名刹,蜀中净土”乐至报国寺、佛山橘海以及国家级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明苑湖等多处著名景点。

2018年,围绕成都资阳同城化发展“率先突破”,资阳市形成了坚持“规划引领、交通先行、板块突破、整体推进”主动服务成都、全面融入成都的总体思路和“12458”突破路径。资阳临空经济区的发展,重点还是在于成都市的建设,成都未来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发展状况,决定了资阳的发展状况。成都产业发展方面,也需要大力发展附加值高的高端制造业,重点布局通信与网络设备、电子元器件、智能仪器、生命科学等业态,成为产业领军城市,持续成为全球的关注,才能不断吸引全球资源、令资阳经济也获得发展的重大机遇。

(作者:宋清辉,著名经济学家,法治周末、时代周报等多家媒体社论特约评论员。)

(责编:王堃、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