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舆情:步长制药卷入“斯坦福丑闻”获舆论关注

5.1-5.9

2019年05月10日17:37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一、舆情概述

近日,有关“步长制药董事长女儿花巨资上斯坦福”的话题成为医药圈关注的热点舆情。期间,媒体上出现大量引述外媒的报道,称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以650万美元送女儿进斯坦福大学。尽管赵涛于5月3日发表声明称,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但该事件仍将步长制药及赵氏家族推上风口浪尖。与此同时,步长制药的行贿历史及核心产品曾被曝出质量问题的旧闻也被媒体重提,高昂的销售费用也成为舆论质疑其“重销售轻研发”的证据。

由学术不端引发舆论对企业行为的关注和深究,步长制药面临前所未有的舆论危机。

二、舆情分析

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统计,2019年5月1日至5月9日,共监测到舆情信息13458条,以微博和新闻报道为主,微信和客户端的传播量位列三、四。监测期内,舆情峰值出现在5月3日和5月5日。

如图所示,5月2日起,随着事件被媒体披露,话题声量激增,舆情事件开始发展;前期舆论主要受自媒体主导,微博渠道的讨论量较多;后期新闻报道开始跟进,成为舆论的主导力量;5月5日之后,舆论热度下降,舆情渐趋稳定。整个事件呈现出发展快、讨论度高、微博热议的特点。

事件舆情走势图(单位:篇/次)

从报道内容的地域分布图来看,该话题在山东和陕西的提及率最高,舆情地图的颜色最深:步长制药作为一家山东企业,在报道和传播时多以“山东步长”被提及;在媒体追溯赵氏家族发迹史的报道中,其董事长赵涛的“陕西首富”身份成为了该话题的又一标签。因此,山东和陕西成为与该舆情事件关联度最高的两个地区。

报道内容地域分布图(单位:篇)

根据词频分析,“步长”和“女儿”是关注度最高的两个关键词,被新闻报道和网民评论多次提及。这一现象,说明舆论将企业形象和当事人的身份背景紧紧联系在一起,企业的公共形象和私人行为的联系较为紧密。围绕这一事件,步长制药的历史被起底,创始人赵步长及儿子赵涛成为焦点人物,被媒体深度报道。此外,其核心产品“脑心通胶囊”“丹红注射液”的负面旧闻被重提,由校园丑闻到产品质疑,步长制药得到了激增的舆论关注。

媒体报道词云图(左)网民关注词云图(右)

三、舆论观点

1.步长制药背景被起底 “神医”历史获关注

因为这起造假丑闻,外界对于赵氏家族以及他们创立的步长制药的发迹史倾注了更多关注。“中新经纬”报道,步长制药成立于1993年,于2016年11月18日上市。其核心产品脑心通胶囊和丹红注射液,曾被多次曝出质量不合格的情况。“北京时间”表示,步长制药的崛起,主要得益于三大独家产品——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的营收贡献。作为现代中药创新形式的代表,近些年来,中药注射剂享受了医保和基药的政策红利,成为临床明星品种,步长制药也借此赚得盆满钵满。

澎湃新闻网表示,步长制药的实际控制人赵涛,通过步长(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和首诚国际(香港)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49.79%的股份。赵涛由于早年在新加坡的一场研讨会上表演针灸治疗,在半小时内令“瘫痪6年的病人神奇般地站了起来”,由此获得“中国神医”的称号,也让赵涛赚得了启动步长制药的“第一桶金”。但“封面新闻”对这一则消息的信源进行质疑,表示这段“传奇故事”出现在步长制药的各种宣传稿件中,但在宣传稿指称的新加坡权威报纸《联合早报》上并未查到此文,“那篇文章,实际上出现在当天的《联合晚报》,一张新加坡的八卦小报。”

2.媒体质疑:行贿丑闻、产品质量问题、销售费用过高

《中国基金报》表示,赵涛因为女儿上学之事陷入行贿漩涡,已不是步长制药第一次曝出涉嫌行贿。早在17年前,其父赵步长则因为其主打产品脑心通胶囊相关获批事宜的行贿之举,被卷入郑筱萸案。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受贿被曝光,牵扯出一系列行贿者,其中就包括步长集团创始人赵步长。经司法机关查实,郑筱萸于2002年下半年收受赵步长给予的钱物,为该公司申报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提供帮助。《新京报》表示,2015年至2018年,步长制药至少七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中。

产品质量问题和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也受到舆论诟病。“封面新闻”表示,2015年,因为部分患者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过敏性休克、消化系统和神经系统损害等问题,步长的拳头产品——由中药材丹参、红花等制成的“丹红注射液”陆续在多个省份遭到预警提示和限制使用。此外,步长制药“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屡创新高也获得媒体关注。新媒体“市界”表示,2018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累计超过80亿元,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达到74.86亿元,平均每天的推广费超过2000万元,而同年研发费用仅为4.8亿元。在同行业企业中,步长制药推广费占收入的比重始终处于高位,并于2018年“荣登榜首”。

3.当事人回应:留学事宜属私人行为 赵母称受人误导“捐款”

5月3日,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在该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一是他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二是步长制药是一家上市的公众公司,其运营管理是独立的。他本人的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赵雨思的母亲也发布声明称,她们遭遇了教育咨询顾问辛格的诈骗,她是因为“乐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才向辛格的基金会捐款了650万美元。当有关辛格及其基金会的事宜被广泛报道后,赵母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其女儿更成为诈骗事件的受害者。赵母已聘请律师处理事件。

但此回应并未被主流观点接受。《新京报》认为,董事长的开脱声明无助消除步长制药舆论困境。其一,与舞弊求学快速获得国外名校文凭的做法如出一辙,步长制药的成长之路,同样可见处处精算、寻找捷径与短线投机。其二,步长制药作为宣传营销大户,其“质量不行网民营销补”,与“分数不高用钱买”的思路一脉相承。“中国之声”提出质疑:美国名校接收学生家长捐款只是加分项,不是录取的必要条件,而且这种捐赠是直接通过学校网站进行,公开透明,所谓650万捐赠显然不符合规范,赵涛夫妇有没有主观贿赂的意愿?目前,这笔650万美金的“贿捐”事件,仍有大量疑问待解。

4.网民观点:不认可“被骗”说法 要求彻查企业

网民对于该事件的主流观点偏负面,一是认为赵母的“被骗”说法经不起推敲,有网民一针见血地指出:“履历上造假是帆船顶尖运动员,这个自己不会不知道吧,甩锅真的快”“伪造假帆板运动员的身份叫被骗?你骗谁呢?”“申请材料里有个人自述,她以体育特长生进入学校的。自己会不会帆船不知道?”。

二是质疑步长制药的品质和诚信,例如,“他女儿的学业都敢去美国行贿买,他在国内还有什么事不敢做的?”“能不能彻查一下这家公司,在国内有没有类似的操作?”

三是对中医药的延伸讨论,或将引发又一轮的中医药科学之争。有网民直接评论步长制药:“中医药的典型,集大成,所有特征都汇集在这家没什么研究成果,只靠广告和行贿行走江湖,并能呼风唤雨屹立不倒,神奇的中药!”又如,媒体人王志安近期在微博上表示,“如果国内任何一款中药注射液,能够通过美国FDA临床检验,王局给这个厂家650万美元。此贴未来10年有效。”微博意见领袖将该事件的“梗”挪用到质疑中药注射液的问题上,相关话题引发网民深度讨论,推动了事件从企业向行业转移。@罗永浩、@医生妈妈欧茜等大V也发表了抵制中药注射液的微博,@新京报、@南方都市报、@新浪财经、@凤凰网财经等媒体帐号也在微博上对争论观点进行了展示,相关讨论在自媒体上持续发酵。

四、舆情点评

五一小长假期间,步长制药因卷入“斯坦福丑闻”,换来节后首个交易日市值损失28.37亿元的代价。这起知名高校招生舞弊案由国外传到国内,引爆舆论,其中不乏有对步长制药业务发展与营销模式的质疑之声。尽管赵涛公开声明,女儿留学资金与步长制药无关,对公司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但舆论对该公司的质疑仍在继续。

舆论对该事件的强烈反应,体现了公众对造假、欺诈、行贿问题的零容忍,也是步长制药多年来累计负面的一次集中爆发。随着药品“两票制”、疗效一致性评价、集中议价采购等药改政策陆续出台,辅助药或将被大量调出医保目录。舆论指出,以步长制药为代表的药企,在企业发展方面应该有所醒悟,若不调整发展策略,会有逐渐被边缘化的危险。作为药企,诚信经营才是扭转颓势、长久发展的出路。步长的这次事件也给同行企业敲响了警钟。(肖司辰) 

(责编:王堃、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