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

舆情观察

维权困局如何解?百姓维权问题成讨论焦点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舆情分析师 杨蓝
2019年08月22日15:46 |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小字号
原标题:砂石厂致民房开裂却告鉴定机构 维权困局如何解?

阅读提示:8月12日,《新京报》报道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和路尾社区有百户房屋开裂3年,第三方鉴定结果显示系周边砂石厂采掘爆破所致,然而砂石厂不认,向法院起诉第三方单位,致村民赔偿搁置。如何解决当地村民的维权困局,成为讨论焦点。

舆情要点

● 村民3年维权20余次

据报道,受损房屋除了村民自建房,还包括6栋当地政府建设的安置房。村民指称,房屋开裂是因附近砂石厂爆破采石,没有控制炸药量。

砂石厂就位于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冲底组、林家寨组和路尾社区附近。天眼查信息显示,该砂石厂(贵州安居实业有限公司)注册于2013年3月22日;采用炸药对山体的石头进行爆破后,将石料打碎成砂石或将石料进行销售。今年1月22日,该砂石厂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纳雍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至此砂石厂完全停工。

村民们发现房屋集体出现裂纹是在2016年之后,直至2018年底砂石厂停止爆破。3年多的时间里,村民们就此事进行过20余次的维权行动,甚至冲动到去堵住砂石厂的大门。

● 第三方鉴定系砂石厂爆破所致

当地政府、村民及砂石厂曾两次邀请第三方检测鉴定机构,到现场进行勘察鉴定。

2016年10月14日,由南京地质工程勘察院、纳雍县国土资源局、村民代表及砂石厂贵州安居实业有限公司代表组成调查组,对63户共71栋房屋进行了现场调查,鉴定结果认定部分房屋受损开裂与砂石厂爆破采石有关。但因报告中没有一些开裂严重的房屋的鉴定结果,多数村民不认可这份鉴定报告。

2017年12月16日,居仁街道办事处对村民们承诺:申请地灾部门15日内委托鉴定单位介入进行鉴定;结果出来后20日内安排砂石厂启动理赔;其间,如砂石厂老板外逃,承诺追回理赔资金。一周之后,居仁街道办事处再次做出鉴定结束后协助获取理赔的承诺,并形成书面文字。2018年1月12日,纳雍县主要领导到事发地进行调研。然而,几个月后,房屋开裂的事情并未得到解决。

2018年3月,由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对第一次鉴定提出质疑的村民房屋重新鉴定,鉴定报告显示,委托检测的47户、65栋房屋开裂主要原因是受到砂石厂采掘爆破的影响。分析论证图显示,在其进行检测的范围内,安置房处在爆破震动允许安全距离界限(爆破源与人员和其他保护对象之间的安全距离称为爆破安全距离范围)内,属检测“炮损”影响对象。可砂石厂不认可此次结果,并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告上法院,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街道办之前的承诺搁置。

● 官方回应将尽快按程序开展理赔工作

8月12日下午,《新京报》发布追踪报道称,纳雍县委宣传部部长郭宇告诉记者,将尽快按程序开展理赔工作,已安排相关部门对安置房受损情况进行处理。并表示,8月5日晚,就启动了房屋等级鉴定工作,现在已顺利完成。房屋受损等级鉴定结果将作为理赔依据,由政府督促砂石厂进行理赔。

舆情反馈

人民网:“爆裂”三年多,需要硬核维权

纠缠来,纠缠去,一个关键问题浮现出来——砂石场到底能不能赔偿,有没有能力赔偿?要知道,百余户村民的自建房、政府盖的6幢扶贫生态移民搬迁楼开裂受损,所需赔偿和修缮资金不会是小数目。

2017年12月,当地街道办事处曾表示,如果砂石厂老板外逃,办事处承诺追回房屋理赔资金。如今,街道办负责人又表示,会督促砂石厂,大概两个月之内将事情处理完。街道办真有能力“追逃”吗?街道办的督促,对砂石场有多大约束力?目前,纳雍县有关部门介入,对增强执行力是有利的,也是为民服务的职责所在。当地法院也好,地方管理者也罢,要做好应对“执行难”的准备,群众“安居”不能久拖不决。

《新京报》:别等事情闹大再来处理

按理说,砂石厂的作业影响了周边村民的房屋安全,地方政府理当及时介入调查并采取必要的规制措施,而不是坐视受损房屋范围的扩大。

即便是村民与企业之间未达成合理的赔偿协定,地方政府也该及时开启妥善安排,该协调的要协调,该安置的要安置,而不是单纯让村民“去等”。当前,各地都在推行“办事不求人”的放管服改革,其实村民为了自家房屋维权数年却依然无果,这同样是一种“办事难”。此事发酵多年,村民们的行动并没有将事态发展至某种不可收拾的状态,当地政府理当珍惜并积极回应这种理性维权态度,别等事情“闹大”了再来处理。不论如何,对百余户村民的“危房”问题,当地政府更应以实际熊东让村民尽快“居有所安”。

网民观点选摘

为什么砂石厂能被批准(34%)

@hAPPyxurui:砂石厂离居民这么近,当初怎么会被批准?

地方有关部门该出面协助维权(30%)

@伽蓝寺听雨:不管怎样,地方有关部门总得出来管一管吧,不然谁来帮助这些村民?

@入道:有关部门遇事不能踢皮球,不能逃避,该罚的罚、该管的管,要有担当、有作为。

起诉鉴定机构是故意拖延时间(25%)

@深蓝浅蓝:起诉鉴定单位?感觉是故意拖延不赔偿。

@司青青:难道说案子一直不判,村民就一直拿不到赔偿?

同情维权未果的村民(9%)

@之晗:村民维权艰难,可怜。

舆情观察

砂石厂爆破导致附近民房开裂,即便是当地有关部门作了承诺、第三方鉴定机构给出了权威鉴定结果,村民的诉求依旧得不到解决,不由得让人产生疑问,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媒体曝光后,有评论指出,两次鉴定都得不到双方的一致认可,暴露出个别部门在利益协调上的失职。既然找到了房屋开裂的罪魁祸首——砂石厂爆破,那么,只要双方确定赔偿标准和方式,由当地有关部门督促砂石厂理赔即可解决。然而,赔偿条款却一直无法落实到位,甚至,砂石厂还告了第二次鉴定的机构,导致赔偿搁置。当下,纳雍县委宣传部承诺,已经启动了房屋受损等级鉴定工作,并将房屋受损等级鉴定结果作为理赔依据,由政府督促砂石厂进行理赔。2018年,当地主要领导也去该地区进行过调研,可是,直到媒体曝光,关于如何理赔、理赔标准,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依据。鉴于此,这一次,双方是否能够在赔偿上达成一致,受损村民能否得到合理赔偿,再次引发质疑。

事实上,当地有关部门的失职或许还不止于此。报道中提到,砂石厂处于几个村民小组的“包围”中,而第二次鉴定结果也提到,安置房处在爆破震动允许安全距离范围内。也就是说,安置房和砂石厂没有保持应有的安全距离,而这正是导致其开裂的重要原因。因此,有舆论质疑,该砂石厂最初注册审批时,有没有进行环境评估?如果做过,环评显然有问题;如果没做过,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管理部门同样应深刻反思。

砂石厂起诉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的真正目的不得而知,结果也有待法院公正判决。但是,对当地政府而言,无论如何,都不能任由村民住在“危房”里。近年来,类似企业对公共利益造成不良影响的案例时有发生,有关部门需意识到,面对百姓维权难的困境,必须完善救济机制。同时,那种为了政绩而罔顾生态、安全代价的发展模式,也必须抛弃。

来源:《网络舆情》杂志

(责编:芦珊、陈泰然)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