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馆禁令”:解决赌博问题不是要解决麻将馆

2019年10月22日08:18  来源:新京报
 

近日,江西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一份《关于依法取缔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的通告》引发广泛争议。几乎与此同时,江西玉山县警方发布通告,要求22日前县内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自行关闭、撤销,也引发舆论关注。

因一刀切关停麻将馆、棋牌室受到质疑的玉山警方,目前已经删除了相关通告。当地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已知悉网上舆情,删除系因通告措辞存在瑕疵,将汲取意见进行修改。能及时回应舆论质疑,这种姿态无疑值得肯定。

不过从媒体报道来看,江西上饶、宜春、抚州等市辖区内,近期均有类似“麻将馆禁令”,可见此事引发的争议,还不只是源于某个地区通告措辞表述瑕疵的问题,更多还是治理手段和公众的预期出现了冲突,决策有失之简单的嫌疑。

赌博之害毋庸置疑。在这些地区的通告中,几乎都提到了以营利为目的、聚集多人赌博的麻将馆、棋牌室,它们被纳入了重点取缔的范围。无论是基于治理扰民,还是着眼于维护社会治安和秩序,乃至像部分通告提到的“打击背后黑恶势力”,打击聚众赌博,取缔提供相关非法活动的场所,都很有必要。

但考虑到麻将和很多棋牌游戏已成为民间“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采用一刀切全部取缔的方式,难免容易造成误伤。比如有媒体调查采访提到,有市民“正常打麻将都不敢去了”,原本旨在维护社会秩序安定的措施,传递出相反的效果。

如果单纯由警方出手来进行治理,同样存在着权限上的争议。比如一些被纳入取缔范围的麻将馆,作为典型的娱乐场所,按照《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往往已经在文化主管部门经过了备案。就算警方要展开治理,不仅要区分娱乐和赌博,更要区分是否有合法的营业许可。否则一刀切全部取缔,还会面临着越权的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江西赣州章贡区的“麻将馆禁令”文件中强调,经区“公安、城管、文旅、市监、生态环境、住建等部门研究决定”,开展专项整治。对此,就有律师表示更严谨。这种协同执法,理顺各自管理权限的操作,的确能够更大程度地减少权限混乱的质疑。

可以说,此次“麻将馆禁令”触发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既涉及管理权限,也关乎依法行政。就算相关禁令落地,同样还有具体执法如何拿捏尺度,保证在维护民众的娱乐权利和打击聚众赌博违法犯罪之间平衡的问题,这些都考验社会管理的智慧。

而面对禁令引发的种种争议,想必江西各地都会积极调整,吸纳民意,对措施予以完善,这些都是回应舆论的必要举动。

□ 熊志(媒体人)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