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文旅观察:玻璃桥观光项目被叫停 景区建设需坚守安全底线

2019年11月01日10:2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10月28日,中央电视台CCTV-2《第一时间》栏目播报《全国多个景区关停玻璃桥景点》表示,2016年张家界修建了全国第一个玻璃栈道后,全国引进玻璃桥的景区在短短3年内就增加了数百家。但曾经红极一时,成为景区引流新创意的玻璃桥、玻璃滑道等玻璃观光设施近期面临停运命运。

央视报道链接:

http://tv.cctv.com/2019/10/28/VIDEbua44yptgpxXlS9Duw99191028.shtml

【景区盲目跟风 “玻璃”项目安全存隐患】

内容来源:综合媒体报道

自湖南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2016年试运营以来,玻璃栈道旅游项目进入公众视野,并成为游客的网红打卡地,但其安全问题逐渐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参考消息网2016年文章《外媒称中国玻璃桥“遍地开花”:或出现审美疲劳》曾指出,全国等多地景区为推广旅游资源,吸引更多消费者目光,都在“复制”玻璃栈道项目。但越来越多类似的玻璃栈道涌现,游客或会出现审美疲劳。界面新闻在《景区网红玻璃桥被关停?质量标准需加强监管》一文中分析了景区盲目开展玻璃栈道项目的原因。文章指出,随着旅游业快速发展,赚快钱的玻璃观光项目的建设团队迅速涌入,对产品质量的把控良莠不齐。在追求降低成本创收益的情况下,部分玻璃桥等观光设施安全质量存在隐患,或者在日常运营中未重视安全防范。同时,国内在玻璃观光设施这项新产品上缺乏统一的建设标准及相关监管措施。

【网红玻璃桥低水平繁荣 “至暗时刻”转瞬即至】

近几年,全国各景区的玻璃桥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短暂繁荣后纷纷被叫停。有数据显示,自2018年3月以来,河北省内25家景区的32处玻璃栈道类项目全部停运。北京新闻客户端文章《多地景区关停玻璃栈道,“网红”玻璃桥要凉?》指出,玻璃栈道有利于丰富景区活动、增强景区魅力、增加景区收入,借助短视频平台,部分景区因有玻璃栈道的加持变成“网红”景点。但在各景区争相上马玻璃栈道项目之时,缺乏持久吸引力,玻璃栈道便变成摆设。此外,“品橙旅游”企鹅号文章《网红玻璃栈道“生死劫”:河北全部停运,全国何去何从?》表示,我国玻璃栈道安全事故频发,导致政府对玻璃栈道的信心十分不足。面对此景,应对已建成运营玻璃栈道的景区,尽快组织委托勘察设计、钢结构、玻璃材料、隧道、旅游安全等领域的专业技术机构或专家开展安全技术检测和安全风险评估;依据《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尽快开展景区瞬时最大承载量和日最大承载量核定,并采取技术措施确定游客流量,及时分流限流游客;建立健全相关安全管理制度,如进一步建立完善玻璃栈道的安全检查、隐患排查等制度,确保各类管理制度健全;配备必要的安检设备,保证玻璃栈道安全运营;完善玻璃栈道相关安全警示标识,加强安全培训教育和应急演练。

【网民观点:景区要坚守安全底线,才能赢得消费者青睐】

10月28日,央视财经在新浪微博发起#多家景区关停玻璃桥#的话题讨论,该话题阅读量目前已突破1.2亿万次。梳理后发现,网民观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一是认为景区设施的安全问题攸关生死,容不得半点马虎;二是认为景区盲目跟风玻璃观光项目,其粗犷发展不能使收益最大化。三是认为玻璃桥的安全事件需要反思,景区需要以文化为核心,以安全为底线,才能赢得消费者青睐。

【玻璃桥不应成为景区增收“独木桥”,应严守安全关】

近年来,建造玻璃桥、玻璃栈道、玻璃观景平台等玻璃观光项目似乎已成为各大景区的“标配”,但频频出现的因玻璃滑道质量问题和运营监管不力导致的游客伤亡事故,给这一新兴娱乐设施蒙上阴影。《北京青年报》文章《业内呼吁:玻璃滑道监管有待升级》一针见血指出玻璃观光类项目的发展痛点:一是,玻璃滑道项目存在设计缺陷。滑道沿着山势盘旋而下建设,若角度和坡度设计不匹配,有可能会发生意外;二是,施工单位不具备专业资质。玻璃滑道的投资建设团队多是半路出家,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三是,监管单位主体模糊。对于新型游乐设施,相关政策及监管单位处于模糊地带,行业监管存在难度。

玻璃桥观光项目要想长久发展,首要闯过“安全关”。《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严把玻璃栈道安全关》明确表示,网红玻璃桥尽管刺激好玩,但存在较大的安全风险,要时刻严把玻璃栈道安全关,加强安全管理和风险排查。同时尽快构建玻璃栈道的管理机制,确定主管部门。加快出台建设、验收和运营的统一标准。以明确的法律法规来规范景区经营者的开发行为和游客的个人行为,玻璃栈道的安全隐患也才有可能彻底消弭。

玻璃桥观光项目或是景区建设的一个缩影,其延伸出来的景区建设问题更应被关注。景区在发展过程中,应该结合其自然和文化资源,深挖文化与旅游内涵,打造具有本景区特色的新产品、新内容,走多元化发展之路。此外,景区还应结合游客消费需求,加大力度加强基础建设等,才能避免景区盲目跟风类似事件再次出现。

作者:左薇 杨凌燕(实习)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