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严重暴力犯罪  保护与惩罚如何平衡

2019年11月01日13:2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阅读背景:近日,一起未成年人杀人案件和一起未成年人殴打老师案件受到广泛关注,立法讨论成为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面对未成年人严重暴力犯罪问题,不少网民呼吁降低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年龄提高犯罪成本,也有观点认为单纯降低刑责年龄也非周全之策。

近日,两起未成年人暴力犯罪事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10月20日,大连市未满14周岁的男孩蔡某将一名年仅10岁的女童杀害,并装模作样两次前往受害人家中问询女孩是否回家。因蔡某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目前被收容教养3年,警方称这是法律框架内最严措施。一条生命与3年收容教养,很多人难以接受在两者之间划等号。几天后的10月24日,四川仁寿县一名15岁中学生用疑似砖头的硬物从背后猛击老师,致老师受伤倒地不起,该学生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对于这些触目惊心的未成年人犯罪,网上涌现出一些针对当地司法机关的激愤之语,相关部门承受了较大的舆论压力。但是,刑法的规定同样坚硬如铁,法律的严肃性不会因为案件极端而轻易改变,只要法律未修改,刑事责任年龄未降低,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就不会承担刑事责任,无论情理上多么难受,这是法治的基本要求。同样的案例包括2018年湖南沅江12岁少年因不服母亲管教对其砍了二十余刀,因凶手犯罪时未满14周岁最终被释放,回到学校就学时一度引起全校家长的恐慌。

当前犯罪低龄化的趋势日益严重,一放了之难以平息民怨,而过度强调惩罚,又不符合青少年权益保护。鉴于未成年人恶性犯罪多发的现实,这几年,不时有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呼声。很多网民认为,立法时14周岁的孩子与当今14周岁孩子对社会的认知已不可同日而语。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教育水平以及互联网应用的提升,孩子的身体和心智条件远比以前更成熟,一些年龄更低的孩子,其社会认知能力已可达到立法时14周岁的水平。刑法之所以将14周岁作为承担刑事责任的分水岭,主要原因在于孩子对犯罪行为、法律规范的辨认能力及理解程度。每次14周岁以下孩子发生犯罪行为,互联网都会掀起一阵讨论,担忧14周岁的刑事责任年龄保护了犯罪,“对犯罪者的过分宽容,是对受害者不公,也让预防犯罪的效果打了折扣”。当然,也有反对声音,认为单纯降低刑责年龄也非周全之策,降到任何年龄都可能存在漏洞。双方都能找到一定的历史和现实依据,也都很难说服对方。

面对一些极端事件引起的民声沸腾,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推送《法理VS情理:拿什么来惩治13岁的凶手》认为,一旦修改刑事责任年龄,马上面临的问题就是:改到13岁,会有12岁的凶手;改到12岁,可能出现11岁杀人的极端案例。立法的终点在哪?判断的基点又在哪?涉及未成年人犯罪,我国刑事政策之所以倾向于保护,还是因为看到许多少年对自己犯罪行为的危害和后果缺乏正确认识,主观恶性小于成年人,改造空间大。比起惩处“小恶魔”,更具长远意义的是如何防止诞生“小恶魔”。《法制日报》刊文认为,遏制未成年人犯罪不只有一种选择。除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外,我们还可以有更有效办法、更多渠道来解决犯罪低龄化问题。有严重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家庭教育一定存在很大偏差,其父母很可能没有承担起监护教育未成年人的法定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法律是否应该追究其父母的责任,是否又应该合理限制其父母的监护权利呢?解决这个问题比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更迫切。

日前,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未成年人保护法不应该成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建议修改相关的法律,予以严惩。保护未成年人很重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也同样重要。”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谭琳建议。不少委员认为,针对未成年人犯罪出现的新特点,法律定罪和量刑的力度应加大。此外,还有与会人员建议草案增加家庭监护失职的责任。

应该认识到,对于未成年人暴力犯罪,保护和惩治一个都不能少,这是舆论的共识,需要更精准找到两者之间平衡点。

(作者: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特约舆情分析师 卢永春)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