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铁要求乘客卸“血妆”:狂欢自由还需将心比心

2019年11月01日13:27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近日,广州地铁要求乘客现场卸妆的话题在网络引发关注,广州地铁方面快速回应称,系担心部分妆容过于惊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其做法究竟是合情合理还是小题大做,成为舆论热议的焦点。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统计显示,截至10月28日,已有相关网络新闻264条,APP文章115篇,微信公众号文章364篇。

舆情脉络

10月19日,有网民发布视频称,广州地铁汉溪长隆站必须卸妆才能进。视频显示,在桌子上放着两个大的塑料桶,旁边还有纸巾,上面标注“卸妆区”,一群年轻人在安检门口擦拭脸,有的女生眼睛下面画着“流血”的特效装还没有卸干净。该视频很快引发关注,随后,微博话题#地铁安检时要求多名乘客卸妆#出现在热搜排行榜上,截至10月28日,阅读量达2.4亿次,讨论量达1.4万。有乘客反映,当时大家刚参加完附近游乐场的万圣节活动,准备乘地铁回家,但入站前就被安检员拦下,被要求先卸妆再入站。

10月21日,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称,视频中乘客妆容较为惊悚,脸上带有“血迹”,要求卸妆是因避免引起其他乘客恐慌。23日,广州地铁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广州地铁”发文表示,车站专门向警方调取监控核查,视频显示部分乘客的脸部、眼部、嘴角等处都画有血迹妆容,看起来十分夸张和恐怖,不知情的乘客看到可能会吓一大跳。考虑到在地铁这样人流密集且相对密闭的空间里,惊悚妆容易引起乘客围观甚至恐慌,因此地铁站工作人员会现场劝导化有“血迹”妆容等装扮惊悚的乘客,如乘坐地铁则需卸妆后再进站乘车。广州地铁提醒,为了避免散场后短时间大量乘客集中卸妆,建议妆容较夸张的乘客提前在活动园区洗手间进行妆容修整或自备卸妆用品。对于不听劝阻或对公共秩序公共安全造成不良后果的,将交警方依法处理。

随后,@人民日报、@环球网、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转发该回应,再次引发网民广泛讨论,大部分网民表示理解。有人指出“化妆固然是个人的自由,但是,公共场合还是要注意影响”,但也有人表示,允许穿着奇装异服进入地铁,“是社会进步包容的表现”。微博话题#广州地铁回应安检时要求卸妆#快速登上热搜排行榜。

舆情反馈

◆《工人日报》:正常公共秩序容不下“妖魔鬼怪”

年轻人出于娱乐需求,把自己打扮成妖魔鬼怪甚至僵尸,自己是开心了,但出来吓人或者到人员密集的地铁车站和车厢里,容易造成恐慌和不良影响。

玩好了、尽兴了,该卸妆就卸妆,别带着恐怖妆容招摇过市。在封闭且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一个人的尖叫可能造成集体恐慌,甚至会酿成踩踏等无法预估的后果。如果任由各种妖魔鬼怪妆容进入地铁,难免会引发小孩哭大人叫,不排除会造成人为恐慌。对于这种随时可能会“引爆”地铁车厢的安全隐患,车站和警方自然不能等闲视之。“狂欢”之后要明白,正常公共秩序容不下“妖魔鬼怪”。

◆ 新京报网:你有化妆的自由,我有免受惊吓的自由

化妆是个人自由,带妆出入公共场合也没问题,但带“血迹”的妆容,突破了一般化妆的概念,尤其是在地铁这种人流密集且封闭的公共空间,很容易引起他人心理和生理上的不适,甚至会引发骚乱和踩踏。

涉事地铁安检人员的“先卸妆后进站”要求,也被普遍视作对其他乘客的负责。某种意义上,这事的本质就是“化妆自由遇上免受惊吓的自由”。自由从来不是绝对的,它只在相对中产生。你有化妆的自由,其他乘客也有免受惊吓的自由。两种“自由”狭路相逢,恐怕还得以群己权界去定夺孰是孰非——有句话说,你可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但不能踩着别人的脚,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南宁晚报》:地铁管理“惊悚妆容”别“用力过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地铁条例对“奇装异服”进行明确禁止。而且,什么样的妆扮才算是可能引起乘客恐慌的“惊悚妆容”也没有固定的答案。所以,地铁要求“惊悚妆容”的乘客卸妆,也不能“用力过猛”。地铁公共空间也是城市公共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乘客只是因为在装扮上显得比常人更有个性,就被禁止进入地铁公共空间,或被要求卸妆,这就涉嫌干预乘客的“自由生活”,也会影响城市的包容性。

对于拥有地铁的城市来说,有必要完善相关管理条例。如对“奇装异服”要能予以较为明确的界定,多方征求民意,力求得出能够让大多数民众满意的结果。既要维护好公共秩序、公共安全,又要保护好乘客的相应权益,要在两者间找到平衡点。这样才能让地铁工作人员“师出有名”,也能规范管理权力,避免权力之手伸得太长,从而肆意侵犯乘客正当权利。

网民观点选摘

@不凑合小姐:惊悚的妆容不是每个人都欣赏得来的,化妆自由的前提是不能影响他人。

@老王:地铁是公共场合,在公共场合就要遵守社会公序良俗,想保留妆容的可以选择其他私人交通工具,这样两不耽误。

@要久久:还是可以对这种行为多点包容的,没必要过多苛责。

@房styao:为广州地铁点赞,工作人员的服务很贴心。

@巴拉巴拉小魔仙:地铁工作人员考虑很周到,一些妆容的确可能会吓到人,说要化妆自由的人也该多换位思考。

舆情观察

地铁安检要求多名乘客卸妆,乍听起来,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化妆是个人自由,地铁凭什么干涉?因此,该视频被传上网引发高度关注,同时,给广州地铁也带来了舆情风险。

随着舆情发酵,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快速出面回应,讲清楚要求乘客先卸妆后进站的原委,大范围地平息舆情。此外,在10月23日,其微信公众号还专门针对此事发布回应文章,特别指出,“专门向警方调取监控核查”,一些乘客的妆容的确有可能会对其他乘客产生影响,同时表示“对不听劝阻或对公共秩序公共安全造成不良后果的,将交警方依法处理”,进一步表明了地铁方面的严谨态度和维护公共安全的立场,赢得广泛支持。

有评论指出,广州地铁的做法,既贴心又可提前做好风险防控,是对其他乘客的负责,值得各地借鉴和推广。据媒体报道,西方万圣节前后,包括广州在内的一些城市的地铁站及车厢内都曾出现过一些穿着妆扮比较惊悚的乘客聚集、逗留,造成群众围观,甚至令不知情的乘客受到惊吓,扰乱车站治安秩序,甚至产生严重的后果。比如,2014年10月27日17时许晚高峰时刻,穿黑色卫衣、蓝色牛仔裤的贺某“顶”着满脸“鲜血”的“僵尸妆”,出现在上海地铁2号线静安寺站往徐泾东站方向的车厢内,引起在场众人恐慌导致车厢秩序混乱。之后,贺某因涉嫌扰乱公共交通工具秩序被依法行政拘留。

当然,也不乏有声音指出,目前,相关法律法规对奇装异服和惊悚妆容的界定尚无明文规定,广州地铁的做法或无法可依。的确,在现有的《广州市城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和《广州地铁乘坐守则》中,没有详细到针对“万圣节”和“妆容”的规定。但是,“其他危害地铁设施安全或影响运营秩序的行为”“其他影响地铁公共场所容貌、环境卫生的行为”等条款都有被提及。此外,广州警方也多次提醒乘客勿扮“鬼怪”乘地铁,否则将面临处罚。或许,地铁管理尚待更加精细化,但是,狂欢的人们也要将心比心,需明白,文明出行是文化表达的前提条件,个人的自由不能建立在影响他人的基础上,尤其是当这种自由有可能危害公共安全的时候。

(作者: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舆情分析师 杨蓝)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