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作协副主席价值50万元的散文引争议

陈谋

2019年11月13日11:22  来源:成都商报
 
原标题:价值50万元的散文引争议

  湖南省作协副主席获征文比赛特等奖 文章被网友质疑硬伤颇多

  价值50万元的散文引争议

  评委:企业征文不能按纯文学活动去要求

  一篇散文1936字,50万元,每字258元,近日,一篇文章引发了一场争议。在岳阳临湘市举行的“我与十三村的故事”征文比赛上,作家马笑泉的《十三村记》,摘得征文比赛特等奖,捧走50万元奖金。被称为湖南最贵文章,有人点赞,也有人质疑,有网友直指该文不值50万元,并提到文章有语法、标点等硬伤。

  昨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获奖者、湖南省作协副主席马笑泉和主办方。他们分别对此事表示了自己的观点。

  获奖者

  “文章摆在那,好不好,值不值,任君评说”

  被称为湖南最贵文章《十三村记》,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当初为何想到写出这样一篇文章的?

  马笑泉表示,“我去了十三村,目之所见,耳之所闻,触动了内心。回来后所感所思经过类似于发酵这样一个过程,从笔端自然流出,遂有此文。”

  《十三村记》为何可以获得评委的青睐夺得大奖?他说,评委们都是公认的高手,这个问题应该去问他们。“我没有揣摩评委口味的习惯,也无从揣摩。”他认为,这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奖,评选程序也很严密,稿件是寄到北京请业界公认的专家评审,颁奖时才公布评委名单,而评委们看到的征文都是匿名的。拿到这样一个干净又接地气的奖,自然是高兴的。

  一篇散文,1936字,50万元,每字258元。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篇文章不值50万。对于这样的质疑,马笑泉回应:“文章摆在那,好不好,值不值,任君评说。”

  获此奖,马笑泉说,并没有什么影响自己的生活,“像过去一样,依然在行走、阅读和写作中尽量把每一天过得充实。只要评选公正,奖项对文学的发展无疑会产生正面作用。”

  据受访者提供资料显示,获奖者马笑泉,1978年生于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现居长沙,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篇小说《江湖传说》获2004年度《当代》文学拉力赛中篇小说原创专号冠军;散文《敲开魏源的门》获2005年度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2006年以长篇小说《银行档案》和小说集《愤怒青年》获第21届湖南青年文学奖;散文《文学中的资水上游》获2011年度湖南新闻奖副刊类一等奖。

  主办方

  “办活动初心是好的,但明年真要考虑是否还要继续举办”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这次评奖主办方、湖南省十三村创始人李国武,为何要斥资50万元大奖为了征集“我与十三村的故事”,他刚开始的初衷是想宣传企业文化,他们从2008年就开始征文,只是最初投稿的人比较少,刚开始只有一两百篇,他想,现在写文章的人少,心静不下来,鼓励大家写文章这个事一定要做下去。于是,活动坚持投入,奖金也一年比一年高,前年1万多,去年5万,今年攀升到50万,于是,自全国各地的投稿达到2300篇之多。

  李国武说,其实每次评选,他都会尽力做到公平公正,因为很多投稿人是本地的作家,所以这次没有在长沙请评委,为了提高评委规格,请的全国的作家。他们初步筛选,踢出一些偏题的文章,层层审核,密封后匿名送到北京,让评委来评选。

  评委名单上有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解放军文艺》原主编刘立云;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浩;曾担任鲁迅文学奖评委、《诗刊》社主编助理霍俊明;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蔡世平;中国青年杂志编辑部主任、北京小众书坊创办人彭明榜。

  当被问及这篇文章值得50万吗?李国武有点犹豫,他说:“说实话,我不是文人,对文学不了解,不好评价。征文有小争议也很正常,有说好的,就会有说不好的。我只把控基本原则,以评委说了算。现在有人说这篇不好,各种说法都有。”

  李国武看到,有网友对文章进行批改,除了结构上的问题,这篇文章的语法错误、用词不妥和标点符号不当至少有五十处。李国武说,网友的说法不能完全不考虑,未来也许会请专家提升一下这篇文章。

  对于网友质疑此举是否是炒作,李国武表示很无奈,“我怎么解释,怎么可能是炒作,解释不清楚的,我只能不作声。”

  李国武表示,也许要认真考虑,下一届是否要举办,又如何去举办。“我很被动很尴尬,办活动的初心是好的,但没想到今年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人说文章不好,评委不公平,但是我已经尽全力了,明年我真的要考虑是否还要继续举办了。”

  奖项评委

  “企业征文不能按纯文学去要求它,评选程序极其合法合规”

  评委如何看待这次充满争议的评选,记者联系到本次的评委之一,中国青年杂志编辑部主任、北京小众书坊创办人彭明榜。他从头到尾详细地向记者讲述了评选的过程。因为这次的评奖就在小众书房进行,这几个评委都是彭明榜帮忙在请,他选择的都是当过多次评委,有丰富的征文评选经验的作家们。

  “说实话,之前都不知道十三村,评选之前,我们几个也都没见过李国武。送到北京的稿件,每一篇都没有名字,作者是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交代我们必须怎么评选,要选哪一篇文章,只说了让选特等奖、一等奖等。之前说了特等奖是大奖,所以,我们很重视。最后评出现在这篇,也都是发布新闻了我们才知道获奖的是马笑泉。马笑泉也是湖南年轻作家中还算不错的。”

  谈到评选标准,彭明榜表示,乡镇企业的征文评选,不能视为特别严肃的纯文学活动,有人并不知道十三村,本身也限制了应征作者。看待这样征文,不可能从纯文学角度来看。

  彭明榜说,他们按照各自的理解选出好的文章,并现场发言,逐个讨论,当时,这篇文章胜出,没有任何异议,五个评委达成共识。彭明榜说,第一,因为这篇文章以“半文半白”的写作方式,与其他征文比起来,更具有文性,用了“记”这样如明清小品写法。第二,文章特别符合企业宗旨,所以这篇文章获奖是顺理成章的。

  谈到网络上对文章有硬伤的争议,彭明榜说,因为评选出发点不同,它不是一个纯文学,如果是纯文学,还会有很多高水平文章进入,而这次大量投稿来自十三村的普通消费者,要求锦绣文章很难。“应该说,这次评选程序上非常合理合规,第一,完全盲评,都是现场读,马上选出来,程序极其合法合规。”(记者 陈谋)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