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已派国家级专家赴内蒙古查明鼠疫传染源

张磊

2019年11月14日08:10  来源:健康报网
 
原标题:鼠疫已由不治之症变为可防可控

  11月12日晚,媒体报道的一条消息牵动了北京市民的神经。消息称,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接诊两名由内蒙古自治区转来确诊为肺鼠疫的患者。一时间,有市民表示出担心,甚至产生恐慌情绪。

  11月13日,记者采访获悉,两名患者是从内蒙古由救护车护送至北京朝阳医院的,相关部门已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对密切接触者进行了隔离观察。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除了这两名患者,目前未出现后续病例。鼠疫已由不治之症变为可防可控,且人群大规模感染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公众不必闻鼠疫色变。

  救治和溯源同步开展

  冯子健介绍,鼠疫是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自然疫源性疾病,其传播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为鼠—蚤—人,即跳蚤叮咬病鼠后再叮咬人,或人剥取染疫旱獭皮、剥食其他染疫动物后感染,此类传播方式常引起腺鼠疫或败血型鼠疫;另一种为人传人,即健康者接触患有肺鼠疫的病人后,经呼吸道吸入感染,主要引起肺鼠疫,也是鼠疫中较为凶险的一种。此次疫情中的两名患者即为肺鼠疫。

  北京市不是鼠疫疫源地,自然环境中不存在鼠疫菌,老鼠中也不带有鼠疫菌,市民没有通过接触鼠等动物而感染的机会。

  两例输入病例发现后,北京市卫健系统已及时对病例进行隔离治疗,对病例进京后活动情况开展了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对可疑暴露人群进行了详细的排查,对接触者进行了医学观察和预防性服药,对相关场所进行了终末消毒,同时加强了发热病人监测,此次疫情进一步扩散的风险极低。市民可正常工作、生活和去医疗机构就医,不用担心感染风险。

  冯子健解释,作为首善之区,北京市医疗资源丰富,医疗技术领先,尤其是“非典”之后,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高度重视。北京地坛医院等传染病专科医院、北京朝阳医院等综合性医院的传染病防控条件均大为改善,这也为此次有效处置疫情打下了坚实基础。

  目前,由国家级专家及北京市专家组成的医疗专家组正在对这两名患者进行积极救治。冯子健表示,除了救治患者,目前另一重点工作是溯源,尤其是排查内蒙古当地的密切接触者。记者获悉,国家卫生健康委应急办已安排专家赴内蒙古,指导当地开展溯源工作,查明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对密切接触者等进行医学观察和预防性服药。

  大规模流行不会发生

  冯子健表示,世界上曾发生过3次鼠疫大流行:第一次发生在公元6世纪,流行于欧洲,死亡近1亿人;第二次发生在14世纪,波及欧洲、亚洲及非洲北海岸,复发4次,夺去了2500万人的生命;第三次大流行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10年间传到60多个国家,我国云南、广东、海南、香港、厦门、福建、内蒙古等地受到波及,死亡10万人。

  冯子健说,我国现有11块鼠疫疫源地,是世界上鼠疫疫源地分布最广、类型最复杂的国家。20世纪50年代后,鼠疫在我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鼠疫人间病例均出现在鼠疫自然疫源地和有鼠疫自然疫源地的地区,呈散发或较小范围内的暴发,发病率急剧下降,但发生人间鼠疫的危险依然存在。

  染疫旱獭在传播鼠疫给人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多年来,中国鼠疫病人大多因捕猎旱獭、剥食旱獭所引起。旱獭是不会主动与人接近的,其寄生的跳蚤也不活跃,很少叮咬人。如果人不袭击旱獭,人间鼠疫基本上不会发生。但是,中国南方吃无禁忌的饮食文化,以及草原地区狩猎、放牧等与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的生产活动,让人与鼠疫的亲密度大大增加。

  “从历史经验来看,鼠疫防治不是一蹴而就的,需长期坚持。”冯子健说,如今,鼠疫虽已罕见,但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它仍然会在鼠类中传播,一有机会还会传播给人类。在20世纪80年代,非洲、亚洲和南美洲每年都有发生鼠疫的报道。目前,每年全球大约有1000人~2000人感染鼠疫。

  冯子健强调,虽然鼠疫在历史上留给人类惨痛的记忆,但随着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完善以及现代医学的发展,鼠疫已非不治之症,绝大部分为散发病例,人群大规模感染不会发生。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