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校长被指论文造假 期待“公允调查”

2019年11月18日13:56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南开校长被指论文造假,期待“公允调查”

  ▲南开大学校长回应被指论文造假。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近日,南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曹雪涛被指有18篇论文涉嫌造假,论文实验图片也存在PS痕迹,一时引发热议。11月18日,中国工程院办公厅工作人员回应此事时称,已经了解到网络上有关曹雪涛院士的投诉,并会针对网络反映曹雪涛院士的有关问题展开调查。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曝出曹雪涛论文图像异常的人,是曾供职于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Elisabeth Bik博士。2016年起,她辞掉工作,专职调查各类论文图像异常问题以及可能存在的学术不端。

  18日凌晨,曹雪涛在同行评议网站“pubpeer”发文,回应了Elisabeth Bik对他部分论文的质询,表示正在仔细检查手稿、原始数据和实验室记录,并补充说,“我仍然对这些论文中得出的科学结论的有效性、牢靠性以及研究的可重复性,充满信心。”

  ▲曹雪涛在pubpeer网站的回应。图片来源:pubpeer网站截图

  论文造假,是事关学术道德的一个大事。一般意义上来说,学术造假违背了治学的起码要求,更违背了学者的基本诚信。恰如费尔巴哈所说,“诚实是科学家的主要美德。”论文造假对于一个学者来说,不是白璧微瑕的小事,而是有损职业共同体声誉的恶行事件,是不折不扣的“学术高压线”。

  遗憾的是,近年来,学术不端的丑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2010年卷入学术造假风波的长江学者李连生,到2014年《国际新闻界》杂志曝光大篇幅抄国外论文的北大博士生于艳茹;从2018年被曝多篇论文涉嫌抄袭的南大社会学院教授梁莹,再到2019年不知“知网”的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翟天临。尽管最后主管部门都给予了涉事人员严厉的处分,比如撤销国家科技进步奖、取消博士学位、给予行政记过处分等,但目前还难以做到学术造假事件“清零”。

  个别的造假问题常常给整个学术生态带来污染:当一小部分人因抄袭、作假而名利双收,就可能产生破窗效应;其中很多人既是学者也是教师,更可能影响学界学风的未来走向。

  也正因为学术造假的严重性,就需要匹配严肃程度相当的审慎调查。就当下曹雪涛教授被指论文造假来说,所涉及的是医学免疫学这样一个比较专业的领域,远不是如同翟天临博士论文查询复制比就可以一眼看出端倪的事情,必须仔细检查论文手稿、原始数据和实验室记录,同时邀请业界国内外专家进行评析,才能得出结论。

  因此,对学术造假的调查,尤其是涉及科学研究成果的认定,还不是一个“一刀切”的问题,而必须还原事实,公正评判。比如2009年6月时任辽宁大学副校长的陆杰荣教授《何谓“理论”?》一文被爆涉嫌抄袭。随后辽宁大学校方表示,陆杰荣虽是第一署名作者,但对此事并不知情,第二署名人、北师大外国哲学专业2006级在读博士生杨伦承认是自己抄袭,陆杰荣署名仅为帮助论文得以发表。

  当然,这样的行为也有悖学术道德,曹雪涛在回应伊丽莎白·比克博士时也表示:无论如何,在监管和实验室领导方面,没有任何借口出现失误。但“主动造假”和“被造假”,性质还是有所不同,这就给调查的客观中立性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曹雪涛身为南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学术共同体中居于重要位置,兹事体大,由不得“自说自话”,有关方面当成立相对独立和权威的调查组介入调查,必要时引入国际专家进行评审。同时对调查数据进行详细披露,以接受公众和学界的监督。

  事实上,教育主管部门对于学术诚信问题极为重视。教育部先后出台《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关于高校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指导意见》《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表达出对学术造假“零容忍”的态度。

  当此之时,我们没必要对曹雪涛“一棒子打死”,南开大学也无须背上沉重的抱负担,“允公允能”是南开的校训,相比所谓的“学术不端”指控与学术清誉,更重要的是如何公开、公正地对待此事。我们不妨把结果留给时间,让子弹飞一会儿,期待问题尽快“水落石出”。

  □莫一尘(学者)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