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究竟长啥样 “神笔警探”回应画像咋来的

2019年11月19日08:20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梅姨”究竟长什么样?

  网上热传拐卖儿童嫌疑人“梅姨”画像,公安部辟谣“第二张非官方公布”

  “神笔警探”林宇辉:“梅姨”确实存在,画像为今年3月所绘,广东警方曾正式发布

  参与拐卖多名儿童的“梅姨”是否存在?近来各地频传的“梅姨”落网消息是否属实?11月18日,随着公安部一则“网传‘梅姨’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发布”消息的热传,读者再次将目光聚焦到“梅姨”身上。

  11月18日下午,曾在今年3月为“梅姨”画下一幅手绘画像的山东退休警官林宇辉告诉华商报记者,“梅姨”确实存在,手绘画像系他所作,广东警方曾正式发布过,而电脑画像的确非官方发布,但它是根据自己的手绘画像制作的,作用意义是一样的。

  公安部:“梅姨”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发布

  日前,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发布通报,称找回2名十余年前被拐的儿童,这让与“梅姨”有关的多起儿童拐卖案件再度引发舆论关注。据悉,“梅姨”真实姓名不详,平时以红娘为生,暗地里还倒卖孩子。今年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广东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42岁的申军良是河南周口人,14年前,他1岁的儿子申某就被“梅姨”拐卖。11月18日晚,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申军良回忆了当时的一幕:2005年1月4日,他1岁的儿子申某在广州市增城区沙庄街某出租屋内被两名男子抢走。2016年3月,张维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但中间人“梅姨”至今未被找到。经增城警方审查,2003年至2005年期间,张维平等人在广州、惠州等地先后实施数宗拐卖儿童案。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维平、周容平2人死刑,杨朝平、刘正洪2人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10年。

  为尽快抓获“梅姨”,2017年,广东警方曾找人制作了“梅姨”画像,并对外公布,但“梅姨”一直在逃。今年10月,“梅姨”最新画像及电脑制作照片被网络和媒体大量转发,“记住‘梅姨’的长相”一度上了微博热搜。

  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像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11月18日,CCSER负责人、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对北青报记者回应称,CCSER确实不是官方平台,而是民间互助平台。成立至今的4年时间里,平台协助家庭找回了800余名孩子。张永将说,他曾经做过刑警,平台成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在前期削减基层民警的工作量,利用民间互助的方式找回孩子,同时信息也会同步报给警方,配合警方工作。

  对于此次引发关注的“梅姨”图片,张永将说,梅姨头像来自于现有的公开资料,发布这张图片是希望让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画像,因为彩色照更加接近真人,如果有发现能及时举报,没想过会在朋友圈刷屏。

  11月18日下午,广东省公安厅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谁发布的信息谁负责,没办法评价谁说得对还是不对。(广东省公安厅)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如果有的话,会在第一时间对外发布。”关于广东警方是否曾与林宇辉接触、合作,广东省公安厅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其不了解具体情况。

  画像作者:“梅姨”确有其人

  2017年退休的林宇辉退休前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因其在央视“挑战不可能”节目中通过模拟画像“刻骨寻人”一举成为“网红”,被称为“神笔警探”。美籍“华人神探”李昌钰对林宇辉的画功非常认可,2017年6月,在李昌钰的推荐下,林宇辉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三段模糊视频,绘出了中国留美学生章莹颖被害一案的凶手画像,对美国警方抓获凶手起到了一定作用,在美国警界引发关注。“梅姨”的第二幅手绘画像就出自他手。

  11月18日下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林宇辉介绍,公安部发布的消息他也注意到了。“今天(11月18日),问我这件事的记者有30多位,这个可以理解”。林宇辉肯定地说,“梅姨”画像是真实存在的事情——2019年3月5日,应广州增城警方邀请,他远赴增城为广州警方绘制了“梅姨”画像。

  林宇辉介绍,给“梅姨”绘制画像当天,在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他见到了接受警方问询、曾与“梅姨”同居过一段时间的一位60多岁的男子,他们面对面交流了“梅姨”的相貌特征。该男子描述得较为清楚:“梅姨”体态不高,身高只有一米五几,胖脸,鼻头偏大,嘴有些大,三角眼,梳了妇女常梳的短发。“梅姨”平时除了做红娘之外,还做一些小生意,能说会道。

  该男子称,“梅姨”行踪诡异,在他家住几天就走了,过两天又回来,从来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当他问起时,她则说“你就叫我梅姨吧,他们都这样叫我。”包括人贩子团伙其他成员在内,也没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绘制画像时,公安增城分局的民警就在现场。”林宇辉介绍,当天绘制“梅姨”用了四个多小时。绘画结束后,曾与“梅姨”同居的那名男子看了后说非常像,之后,他将画像交给增城警方,当时警方一直未对外公布。“直到今年10月,广东省公安厅才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了我绘制的‘梅姨’手绘画像。”(随后,林宇辉给华商报记者发来了相关链接,华商报记者证实确有此事)

  林宇辉:彩色照片和铅笔画像作用意义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种现象呢?”林宇辉解释道,手绘“梅姨画像”在媒体发布后,有位电脑制作画像的好心人认为,画像有铅笔的线条,有些人不太习惯,将普通画像转换成电脑画像更有利于群众识别,因为电脑画像更接近真实的人。

  “为了帮助那些被拐孩子的家人早日抓到坏人,这位好心人根据我的画像免费作了一幅电脑画像,并通过朋友发给我征求意见。我一看非常好,今年10月,就将这幅电脑画像提供给了正在寻找孩子的申军良。”

  林宇辉说,拿到电脑画像后,申军良将电脑画像上传到了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上。“今年10月,广东省公安厅发布的是我的铅笔画像,这个没问题,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发布的彩色照片的确是非官方发布的,但我认为,它们的作用、意义是一样的。”林宇辉认为,电脑画像是根据他的铅笔画像制作的,和他的铅笔画像非常接近。“我的画像得到了‘梅姨’同居男子的高度认可,这是最重要的,他要是不认可,那就没有下面的事了。”

  林宇辉同时通过华商报提醒广大群众,画像只对公安机关破案提供帮助,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与“梅姨”相像的人在我国肯定不少,群众看到与其相像的人,需要综合分析,包括个头、体态、口音等,不能看到有人像她就轻率去抓,这是不对的。”他同时认为,公安部18日发布的相关内容,比如“梅姨是否存在”表述不是很准确。

  问及有没有因为自己的画像,警方抓错人的现象发生时,林宇辉称,目前还没有发生类似现象。

  林宇辉称,2017年,增城警方曾就“梅姨”的相貌请人画过一次像,并已在全社会发布,正是因为见过“梅姨”的人说第一幅画像不像“梅姨”本人,这才出现了增城警方请他第二次画像的事。当时,中央有关媒体曾对此作过报道。

  “‘梅姨’肯定是存在的,其他两名被拐卖儿童找到了,我相信我的儿子也会很快找到。”18日晚,申军良告诉华商报记者,14年来,为了寻找儿子,他辞去了企业管理的工作,为此花费了150万余元,举债50万元。妻子的精神也因此受到刺激,治疗了很久才慢慢康复。“只要‘梅姨’一天没找到,儿子一天没回来,我就会一直找下去。”申军良坚定地说道。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