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舆情:演员高以翔猝死 节目组舆情处置失当

2019年11月29日08:55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阅读背景:11月27日,台湾艺人高以翔录制节目时不幸去世,医院最终宣布为心源性猝死。

整体信息报道量走势(来源: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众云大数据平台”)

根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众云大数据平台”的监测,该话题的监测数据总量达104923。11月27日凌晨曝出高以翔昏厥新闻后,舆情开始发酵。到公司和浙江卫视发出声明后,确认高以翔去世,舆情达到峰值。

舆情要点

27日凌晨2点17分,微博博主“精选剧”爆料录制现场高以翔晕倒,被运往医院抢救。

凌晨3点34分,知名博主“吃瓜群众CJ”发表微博称“高以翔的情况很严重” 不少网友关注到此消息后,纷纷留言,祈祷高以翔相安无事。随后“高以翔晕倒”的微博受到广泛传播,#高以翔怎么了#迅速在微博成为了热搜话题,截止28日9时阅读量已超过10亿。

中午11点,据浙江新闻客户端(目前已删除)报道,台湾演员高以翔已证实因抢救无效去世。随后高以翔经纪公司官方微博账号@傑星傳播有限公司发布声明,证实了台湾艺人高以翔于11月27日凌晨在录制节目过程中突然晕厥的消息,声明中确认高以翔在经过3小时的急救后,因心源性猝死不幸去世。

在傑星傳播有限公司发布消息后,浙江卫视《追我吧》官方微博@追我吧于27日12:23跟进发布了声明,确认了高以翔在录制《追我吧》节目时突然倒地,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离世的消息。#高以翔去世#热点话题在热搜榜爆,截止28日9时,阅读量已超过42亿,吸引评论高达141万次。

晚间22点官方微博@浙江卫视中国蓝发表声明称对此意外造成的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深感遗憾和惋惜,并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对此意外事件的发生,会深刻反思原因,对节目录制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

围绕此事件的传播迅速以几何级数增长,与“高以翔”相关的10多个微博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总阅读量高达近百亿。

黄渤、林志玲、李治廷、宋佳等数十位明星纷纷微博发文。有的悼念这位好友同行,有的则呼吁演员同行“热爱(职业)的同时请保护自己,爱护自己”。

#黄景瑜取消生日直播#和#徐峥斥责追我吧节目组#等话题更是登上微博热搜,徐峥斥责节目组的话题阅读量高达13.8亿。

据悉,这已经不是浙江卫视第一次出现存在安全隐患的事故了。2013年,《中国星跳跃》在节目录制过程中,释小龙随行的工作人员意外溺水身亡;2015年,王宝强在录制《真正男子汉》时从类似平衡木的器械上掉落,送医后被诊断为腓骨骨折;2018年,张杰参加《王牌对王牌》节目录制时,在游戏过程中缺氧晕倒,导致脸部砸在凳子上造成擦伤;2018年,李晨在《奔跑吧》中被学士帽砸出一道伤口,并缝了9针……

舆论聚焦

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央视新闻、中国青年报、新京报等主流媒体,以及新浪网、腾讯网、澎湃新闻等商业媒体相继在旗下各渠道发布消息报道高以翔去世的消息和相关评论文章。

焦点1:事发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

11月27日凌晨1点45分,高以翔倒在了综艺《追我吧》录制现场。当时离高以翔最近的人——艺人的随行摄影师——扛着机器凑近,正打算“抓两张面部表情”。随后赶到的黄景瑜成了最先预警的人。很快,内场观众听见还连着麦的他失控地大喊:“X,还拍!救命啊!”

救护车到来之前,三个医生拎着白色急救箱跑到现场为高以翔做心脏复苏。三四分钟按压后,医护人员越发觉得事态严峻,又折返救护车,灌氧气袋、抬担架,然后再跑到高以翔身边。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拍到陈伟霆背对人群,双手合十祈祷。

凌晨1点54分,高以翔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开往附近的医院。3小时后,高以翔被宁波医疗中心宣布逝世。

据媒体报道,高以翔当天已经连续高强度运动了12-16个小时。

焦点2:极限综艺保收视的同时如何保平安?

在《追我吧》的节目设定中,嘉宾需要借助绳索,爬上70米高楼顶端,在依靠绳索速降。这对臂力、耐力、爆发力都是极大的考验。

在第一期节目中,范丞丞曾汗涔涔地躺在高楼底下尝试跟导演组沟通说,这楼太难爬了,太高了,太可怕了谁敢怕呀。

可镜头没有停下来,依然冷峻地记录这一切。

《北京商报》发布文章《演员高以翔录制节目猝死,超额透支的明星真人秀拿什么赌明天》,文章援引相关专家的观点指出,从电视制作规律的角度来讲,要实现足够的可看性,不一定要把明星‘整得很惨’,需要把握好度。近年来明星综艺也面临着市场挑战,曾经的爆款作品因观众逐步出现审美疲劳而热度下滑,新上线的作品则未能达到预期获得市场的认可,使得如何吸引观众成为节目制作方考量的重点领域,并有部分团队选择加大游戏难度以博眼球。

新京报网评论文章《演员高以翔猝死,综艺节目别再拿“玩命”当看点》指出,国内的综艺内容生产,在安全方面还是处在滞后阶段,安全防备更多时候停留于形式,在对安全漏洞的考虑上,远远谈不上细致。娱乐,归根结底是个轻松的事,明星敬业值得尊重,但拿命来拼,甚至付出生命代价,这样的结果不是观众愿意看到的。

中国经营网《透视高以翔猝死事件:危险的综艺》一文指出,近些年来,电视剧行业不景气,随着信息化时代的飞速发展,我国综艺节目成了“香饽饽”。在一些综艺节目的制作过程中,追求拼命、眼球效应的畸形生态绑架了明星、观众、工作人员在内的所有人。

焦点3:艺人录制出现意外 节目组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

谁该来为高以翔的逝去负责?

在紧急情况发生时,浙江卫视甚至连基本的急救设施都没有,网友纷纷质疑其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救治,导致错失黄金救援期。

律师余超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对于节目组的责任,要看节目组是否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如果节目组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还要看节目组的活动是否与诱发高以翔心源性疾病有关。涉事节目录制时间为凌晨,对于艺人参与类似竞技活动,节目组应对艺人身体状况进行综合评估,否则属于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另有律师在接受“新浪法问”栏目采访时表示,目前真人秀节目在法律层面已经非常成熟,嘉宾合作协议里通常都有商业保险条款。这类条款,其实就规避了嘉宾在高强度的节目录制中可能发生意外后,节目组的赔偿责任。所以节目组自己赔多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保险买了多少。即使高以翔是艺人,即使节目组确有责任,即使没有保险,由于其已经身故,赔偿金额可能也不会太高。

焦点4:心源性猝死如何急救?

高以翔的离世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心源性猝死”的关注,也暴露了国内AED(自动体外除颤器)配备的不足和公众急救知识缺乏的尴尬。

对于心脏骤停的患者,在最佳抢救时间的“黄金四分钟”内,对患者进行AED除颤和心肺复苏,有很大的几率能够挽救生命。

网民观点选摘

根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众云大数据平台”监测的网民关注热词来看,网民的关注点集中在高以翔、节目、时间等关键词。

网民关注热词(来源: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众云大数据平台”)

大量网友吐槽国内综艺节目制度混乱。

微博认证为中央戏剧学院教师@胡鑫huxin发博揭露娱乐行业现状:在整个节目生态中,不论制作方还是明星方,可能都是受益者也是受害者。收益来源于节目如果成功了,对大家的增值,不论是经济的、还是影响力的。受害,来源于双方都在消耗健康,来做一次赌注,赌节目会火。

知乎用户@咱老百姓的事儿:任何时候,任何人,生命都是第一位,希望综艺节目别再拿“玩命”当看点。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当下。

微博认证为头条文章作者@逗爱重庆行(粉丝数14万):一个省级电视台的节目组,策划节目时方方面面都应该考虑到,既然是体能消耗极大的节目,咨询过医生没有?有没有相关保护措施?这些问题对以后要录制类似节目的制作方,也是需要考量的。

微博认证为律师的@岳屾山(粉丝数143万)指出,节目制作方不要哗众取宠的制作一些超出承受范围的节目;节目制作方有安全保障义务,需要在节目录制前对存在危险性的项目进行充分的告知、提示甚至培训,在录制过程中应当有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和急救保障,在出现危险后及时进行救助;作为参与者,应当充分了解危险性,并对自身能力有正确认知,以避免危险的发生。如果发现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或是制作方的安全保障存在问题,应及时调整或退出,毕竟身体和生命是自己的。

更多人在呼吁加强安全防护措施和急救保障。

微信用户@亚特兰蒂斯的秘密:应急救援也很重要,最好所有人都会!

微信用户@莱恩他爹:说实话,凌晨把普通人搞来弄这种体能并且现场没有救护车应急,实属不该!

微信用户@娜爱思:强烈建议将心肺复苏纳入课程,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命。

还有一些网友也感叹明星艺人的工作不易。

微博认证为知名健康博主@六层楼先生(粉丝数83万):平时工作中的压力过大而无法纾解,睡眠不规律外加长期失眠的恶性循环,饮食的营养和时间失控又迫于体形控制,镜头前的精神矍铄与镜头后的疲惫不堪。

@留学生日报:在追逐流量的时代,被名利、欲望裹挟成了多数明星网红们的职业状态。观众沉浸在节目制造出的快乐,人们为刺激、为荧屏上的“快乐”买单,却不知被框在一方屏幕中的他们,其实并不轻松。在流量的支配下,明星们在用自己的身体买单。高以翔无疑成了这个拼上性命来博人眼球时代的牺牲品。

舆情观察

艺人高以翔在《追我吧》录制过程中不幸猝死引发舆论哗然。该事件由自媒体曝出引发关注,对此《追我吧》栏目组首次回应,确认艺人高以翔不幸离世,但该份声明却引发网民诸多质疑。

随后,#追我吧##别录了##追我吧结束录制#等多个话题等上微博热搜,网民质疑该节目模式和赛制设置强度过高、节目组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节目组未提前做好紧急预案和风险防控等。

11月27日晚间,浙江卫视官方微博@浙江卫视中国蓝再次发布声明,但该声明仍未回应舆论关切,网民负面情绪进一步扩大,网民呼吁有关部门对浙江卫视进行问责。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舆情分析师么向凝指出,舆情回应需做到“时、度、效”,显然,浙江卫视此次未能满足舆情处置基本要求,进而引发网民“声讨”。从回应时间来看,该事件从曝出到持续发酵近24小时,浙江卫视才迟迟回应,未能做到及时准确发声。该阶段内,浙江卫视多档节目被曝曾出现过安全问题,其声誉严重受损。

从回应内容上看,浙江卫视与《追我吧》栏目组声明与2013年释小龙随行工作人员在《中国星跳跃》意外溺亡事件回应如出一辙,均表示“痛心”以及“第一时间”抢救,却未对急救设备、医护人员配备、安全保障机制、艺人救护过程等方面做出详细回应,也未对事件后续处置、补救措施(如对参与录制的其他艺人进行心理疏导等),以及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进行说明。从回应效果来看,两则声明也未能化解公众不满情绪,克服消极影响。浙江卫视此次舆情处置不当,后续其声誉修复或将“长路漫漫”。

惋惜之余,该事件也引发舆论对超时、超负荷工作以及急救配备不足、急救知识普及不到位问题讨论。针对舆论拷问艺人的工作机制,有观点认为,演员需要敬业,但更需要有关机构保障艺人的生命权、健康权。也有部分观点认为,超时、超负荷工作问题不仅限于影视行业,应引起社会各界重视。

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统计,目前我国每年有55万人发生心源性猝死,院外心脏骤停的存活率不足1%,经过心肺复苏培训合格的公众不到全国人口的千分之一。针对目前我国AED(自动体外除颤器)配备不足、急救知识普及不到位问题,舆论认为,由于公众普遍匮乏急救知识、AED设备严重不足,患者不得不被动等待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到现场,很有可能错过最佳抢救时间,导致不幸发生。有关部门应将急救培训和公共场所AED配置纳入医疗布局,公众急救知识普及率亟待提升。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此次事件应引起社会各界反思,暴露出的系列问题可以得到重视,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预防,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么向凝 邱越 实习生张帅 于楚璇)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