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一平案宣判:现实版“药神”背后的用药期待

2019年11月29日13:34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近日,被称为现实版“药神”案的翟一平案宣判。翟一平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他表示,接受判决结果,不上诉。目前他已经在社区进行矫正。如今,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施行在即,在这一重要的时间节点上,该案的判决结果引发了民众的关注和讨论。

翟一平犯非法经营罪被判三缓三

和电影《我不是药神》情节类似,境外已上市药品是不是假药的争议、病友的100多封求情信等,曾让翟一平案备受关注。

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控,2018年2月,翟一平和郭某洪(另案处理)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共同商议决定,由郭某洪利用境外渠道购买0PDIV0、KEYTRUDA、LENVIMA抗癌药品,经国际航班乘务人员私自带入境内交给被告人翟一平,后由他负责通过QQ、微信等渠道向癌症患者销售。2018年2月至7月间,他与郭某洪共同非法经营药品数额共计470余万元。

上海铁路运输法院认为,他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判决他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药品管理法已修改假劣药范围

据悉,翟一平判决书的落款时间是今年10月17日。8月26日,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其中,对假劣药的范畴进行了重新界定,并规定未经批准进口少量境外已合法的上市的药品,情节较轻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于处罚。

这次药品管理法的修改,使得假劣药范围发生变化。此前的药品管理法列出了假药和以假药论处的八种情形,除了两种典型的假药外,还有六种是“以假药论”,属于法律拟制。这次修改没有再保留“以假药论”的概念,直接规定有4种情形属于假药,有7种情形属于劣药,范围非常明确。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新说,对“假药”的界定要依据药品管理法,这在刑法中有明确规定,因此司法机关以后在具体办案中必须要进行援引。

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将于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该法生效后,会对司法机关直接具有约束力,已经生效的判决会自然发生法律效力,正在走审判程序的案件也要采取“从旧兼从轻”的原则。

据公开报道,翟一平被刑拘时涉嫌的罪名是销售假药罪,后变更为非法经营罪。为何涉嫌罪名前后发生变化?有评论指出,虽然现在新版药品管理法还没有实施,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向社会正式颁布正式的法律文本。如果强硬地推行,一诉到底,虽然不违法,但在一定程度上,会激化社会矛盾。在药品管理法过渡期间,司法机关依据现行刑法、相关司法解释等规定依法、谨慎变更罪名,不机械执法,其做法具有一定引领和示范作用。

“药神”们依然可能涉嫌犯罪

翟一平案尘埃落定后,不少网民认为,判决既彰显了法律的公平,也体现了它追求正义的一面。有媒体评论称,药品管理法作出相关修订,以及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对他从轻处罚,均体现出了法律的人性化。

与此同时,网上也出现了一些质疑,认为“药神被判刑让人接受不了”。药品安全关乎国计民生,从刑法保护这几十年的过程就可以看出来,国家对危害药品安全犯罪是坚持严厉打击的立场。药品管理法修改后,虽然“药神”们的行为不会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但并不意味着进口未经批准的药品完全没有法律风险。事实上,他们依然有可能构成刑事犯罪,比如,进口药品没有经过批准的,可能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符合非法经营罪构成要件的,就可能是构成非法经营罪。此外,药品管理法规定,未取得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生产、进口药品的,要受到行政处罚,比如可能没收非所得、处以罚款、行政拘留等。

“药神”们的出现,一定程度上与“救命药”贵、难买等因素有关。舆论认为,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加快对新药的审批,提高审评效率;另一方面,对于一些费用较高的“救命药”,该纳入医保的要及时纳入,真正让病人受益。(作者: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特约舆情分析师 陆仪)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