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扫楼式筹款”遭质疑 全面暂停线下服务团队

2019年12月04日08:35  来源:河北新闻网
 
原标题:水滴筹“扫楼式筹款”遭质疑

  近期,一个曝光水滴筹医院地推的视频,引发网民对网络筹款的热议。

  视频显示,网络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常常自称“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志愿者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针对“扫楼式筹款”存在漏洞一事,水滴筹方面回应称,报道的事件是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事件。并表示,公司已迅速组成工作组排查,“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

  “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在曝光的视频中,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招募大量正式或兼职“筹款顾问”,这些地推人员常自称“志愿者”,在各个医院“扫楼”,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叶先生对记者回忆称,当时他在医院,有线下工作人员找他聊,他曾对地推人员追问“大家都知道的互联网平台为什么要地推”等问题,但没有得到答案,那些工作人员听到质疑后转身就走了。

  在操作过程中,“筹款顾问”并没有核实患者病情、财产状况等信息,并直接套用模板编故事,随意填写筹款金额,鼓励患者大量转发筹款信息。

  实际上,从诞生以来,水滴筹也在不断完善患者审核、操作流程,迭代升级风控机制。水滴筹方面也再三解释称,线下服务团队在申请发起前的服务仅仅是层层审核机制中的一环。平台采取覆盖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环节的全流程动态审核,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舆情监控等技术和手段对筹款项目进行层层验证。

  但不能否认的是,水滴筹已屡次因审核不严、监管缺位等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

  每月最少完成35单否则会被淘汰

  而值得一提的是,“筹款顾问”的这些销售是有提成的,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有的甚至月入过万元。员工称,每个月最少得完成35单,完不成就会被淘汰。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2018年8月,水滴筹曾公开招聘暑期兼职志愿者,虽然说是志愿者,但却报酬丰厚。按照水滴筹的要求,这些志愿者每天需要工作4小时,主要是下午两点到六点,内容为帮助患者发起筹款,发放单页和爱心礼物,招聘条件中明确要求,必须要有文采会写故事。

  而记者注意到,水滴筹给这些“志愿者”的报酬中,每天底薪只有45元,但提成却高达100到130元,还有50元奖励。这么算下来,志愿者一天最高可以赚到225元。

  有关水滴筹线下志愿者,今年6月,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表示,水滴筹在线下有300多个片区经理,管理的1.6万多个志愿者覆盖了中国400座至500座城市。

  而此次曝光视频中,线下工作人员完全当做销售工作在做,只为来单,辜负了捐款者的信任,让众网友高呼“寒心”。

  水滴筹表示全面暂停线下服务团队

  11月30日下午,水滴筹官方微博针对“线下筹款顾问”发布声明表示,全面暂停线下服务团队,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重新组织回炉学习,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根据水滴筹官方回应,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

  对于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起因,水滴筹称,是因为发现一些年纪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在陷入没钱治病的困境时,还不知道可以通过水滴筹自救。水滴筹不希望任何一名有需要的大病患者错失自救机会。

  就大家关心的绩效、提成问题,水滴筹12月2日回应称,决定予以调整:舍弃原有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管理方式,调整为以项目最终过审的合格通过率为依据,考核围绕筹款全过程,侧重项目真实合规和服务质量维度。同时成立独立的服务监督团队,发现和查处不同渠道反馈的问题。

  水滴筹还表示,作为水滴公司非盈利模块的一部分,水滴筹从成立以来就一直坚持对筹款用户免费服务,相当长时间里还以救助金方式帮用户承担支付渠道手续费。报道中提及的“提成”实为公司自有资金支付给线下服务团队的酬劳,并非来自用户筹款。

  (综合人民网、山东商报、北京青年报)

  新闻延伸

  网络众筹之路,如何才能走得更远?

  认证、提交、筹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下手指,你可能就给一个家庭带去了希望。依托互联网的迅速和便捷,在连接网友善心、助力善款筹措的同时,高速发展的网络众筹平台也暴露出诚信失范、审核流程不严谨等问题。

  “在网络众筹平台发布救助,对捐款人来说,是一种自愿捐助行为,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慈善研究中心副主任黄浠鸣表示,筹款人应公开客观地把真实情况介绍清楚,保证信息透明。

  民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个人在平台发起大病求助,是否必须公开工资收入、房产、车辆等信息?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正是审核中存在的难处。

  “身份、银行、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表示,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其家属自证。“患者资产包括房产、股票、公司等信息,目前并没有查询患者资产的有效途径,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有可能在家庭名义下,操作中不容易核查。”于亮说,众筹平台会要求患者及其家属自己承诺并进行公示,但这也主要依托于公众监督。

  水滴筹负责人则表示,面对当前个人资产缺乏合法有效核实途径等问题,筹款平台的审核工作依然有改进空间。

  众筹资金的后续提现和使用上,于亮表示捐助者在确认捐款后,轻松筹会提示捐助者关注该平台公众号,以便在以后的推送中告知捐助者众筹进展,并会在达到目标筹款后进行公示。“如果公示期内没有质疑,项目发起人才能正常提现,筹款的使用也会及时公示。”

  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包括告知用户大病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并会加强求助信息前置审核、建立失信筹款人黑名单。截至目前,轻松筹平台已经将2000多人纳为失信者。

  此外,电商平台、互联网上还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催生了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产业。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也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他还呼吁相关部门加大对众筹平台的监督与管理。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建议,众筹平台应实行并完善“先行赔付机制”。如果经平台审核为不真实的骗捐、筹款额与实际家庭财产状况或与治疗费用不相符合,平台应将筹款先行高效退赔给捐助人,以保障捐助者和真正贫困无法医治的人的合法权益。

  (新华社)

(责编: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