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外 盘点全球其他五次PHEIC

2020年02月15日08:2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盘点全球其他五次PHEIC

前一阵子,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外语不那么好,对各种国际组织两眼一抹黑,对相关医学知识更是所知有限的一些朋友难免有点犯蒙,蒙了之后就容易有点儿慌神儿。

其实大可不必。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是千真万确、颠扑不破的公理。眼睛看得真了,心里就会有数,脚下也才会有劲。今天我们就和读者一起,从科普的角度,以上历史课的态度来了解一下国际上的类似情形,以广视野,以定心神。

自2005年PHEIC概念问世以来,世卫组织一共宣告过六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前五次疫情发生的情况各有不同——

2009年,美国对甲型H1N1病毒反应迅速,但在疫苗问题上栽了个跟头;而且民众也不明白了:墨西哥早在当年1月就暴发了甲型H1N1流感,美国咋直到4月才在本土病例中检测到新型病毒?

2014年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疫情,巴基斯坦的情况比较严重。事后反思,它与当地部落地区自2012年6月开始就持续禁止南、北瓦济里斯坦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阻止超过350000名儿童接种疫苗恐脱不了干系。

2016年,巴西政府利用生物和军事手段消灭寨卡病毒传染媒介,力保当年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如期举办;神奇的是,当年的游客数量并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突破了2014年的游客历史峰值……

甲型H1N1流感病毒

2009年4月—2010年8月

估计美国有6080万病例,12469人死亡

疫情警戒级别达6级,为40年来第一次传染病最高级别

2009年甲型H1N1流感席卷全球,美国是最初暴发地之一。美国疾控中心(CDC)官方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4月WHO宣布甲型H1N1病毒疫情为PHEIC至次年4月这一年的时间内,美国预计发生了6080万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其中274304人住院,12469人死亡。

2009年4月15日,美国CDC在加州一名10岁儿童的送检样本中发现了一种新型甲型流感病毒;4月17日,同样是加州,CDC在另一名8岁儿童的送检样本中再次发现同一病毒株。针对这一全新的病毒,CDC立刻和加州当地相关部门展开合作排查病例,并于4月18日向WHO报告了H1N1流感病例。

4月21日,CDC向美国社会公开报告了美国出现新型病毒的消息,并表示将开始研发疫苗。22日,CDC启动紧急行动中心(EOC)开展行动。与此同时,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发现了另外5起病例,CDC的调查转变为一场跨州疫情应对行动。

同年4月25日,WHO宣布甲型H1N1病毒疫情为PHEIC,并在4月27日将疫情警戒级别从3级提高到了4级,4月29日提高到5级,6月11日又提高到6级——这是WHO 40年来第一次把传染病级别升至最高级别。彼时,全球75个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感染病例,共确诊27737例患者,死亡人数达到141人。

在WHO宣布PHEIC后,CDC的国家战略储备就开始释放25%的战略储备物资,用于保护人群和治疗流感,CDC向各州提供了抗病毒药物和个人防护设备,并根据各州人口向各大医院分配了呼吸保护设备、手套和面罩等医用防护设备。

尽管如此,情况依旧不容乐观,从第一例样本被发现后的一个月左右,美国感染人数就达到了1万人,且受到疫情影响,全美980所学校停课,约607778名学生无法回到学校。三个月后,CDC预计全美至少发生了100万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WHO也放弃了要求所有国家报送确诊病例数量。到了2009年10月底,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美国出现第二次暴发期,这时WHO在记录了62万个确诊病例和8000个死亡案例后,放弃了确诊案例的计数。

好在甲型H1N1病毒的致死率不高,大多数感染流感的人(季节性或甲型H1N1流感)都只是出现轻微症状,比如发烧、咳嗽、喉咙痛、头疼或呕吐等,不需要医疗救治或抗病毒药物,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就能康复。死亡病例多数是因为流感带来的并发症,患有糖尿病、心脏病、哮喘和肾脏疾病的人群是并发症的“高风险”人群。所以,即使全美大约有20%的总人口被感染,死亡人数还是被控制在了1万多人,全球平均致死率在0.03%左右。

2010年1月,美国甲型H1N1流感病毒疫情得到控制,《纽约时报》在其1月发表的文章中对这段时间来美国对疫情的反应作出评价,文章在大体肯定美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也指出其缺陷,比如美国政府承认早期未能和墨西哥政府协调,做好病毒防御工作,毕竟墨西哥早在2009年1月就暴发了甲型H1N1流感,但美国直到4月才在本土病例中检测到新型病毒。另外,美国陈旧、缓慢的疫苗技术以及对外国疫苗工厂的过度依赖也被公众诟病,政府本来预估在2009年10月相关部门可以提供1.6亿个单位的疫苗,但事实是产出疫苗还不到3000万个单位,这引起了公众的强烈不满。

2010年8月10日,世卫组织宣布解除甲型H1N1流感疫情的PHEIC,疫情持续了近16个月。

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

2014年5月—至今仍未解除

全球感染病例激增86%

巴基斯坦病例2013年全球占比22%

脊髓灰质炎通常被人们称为小儿麻痹,是一种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起的传染病。WHO在消灭脊髓灰质炎病毒上可谓是殚精竭虑,成果也是喜人的:1988年至2013年期间,该病发病率下降了99%之多,流行国家从1988年超过125个到只剩下3个,这3个国家分别是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

然而脊髓灰质炎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疾病,主要影响5岁以下儿童,但如果人群抗体水平低,大年龄组儿童甚至成人也可能发病。脊髓灰质炎病毒主要通过粪口传播,患者食用了受污染的食物和水,病毒经口腔进入体内并在肠道繁殖,90%以上的受感染者没有症状,但排泄的粪便会带有病毒,成为传染源。

除了传染性强的原因,国际传播也是脊髓灰质炎未能全面消除的原因。2013年,源于国际传播的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例已经达到全年报告病例的60%,在2014年的上半年,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国际传播变得更为严重:据WHO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4年期间,全球范围内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感染病例激增86%。

就此,WHO在2014年5月5日宣布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传播触发PHEIC。此次传播值得社会关注的一个新特点是,成年旅行者成为了导致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国际传播的一个重要因素。在PHEIC宣告之前,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已经传播到了多个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在内的中亚地区,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和伊拉克等中东地区,以及喀麦隆和赤道几内亚等中部非洲地区。

WHO总干事对发生PHEIC的地区提出了几个临时建议,具体包括对来自喀麦隆、巴基斯坦和叙利亚的长期游客和当地居民国际旅行前进行疫苗接种;鼓励来自阿富汗、赤道几内亚、埃塞俄比亚、伊拉克、以色列、索马里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长期游客和当地居民国际旅行前进行疫苗接种;所有此类游客出境前被要求出示记载有疫苗接种情况的国际证明。

这其中,巴基斯坦的疫情比较严重。根据美国医学网站Medscape 2014年5月30日发布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周报(简称MMWR)显示,巴基斯坦在2013年上报了93例野生型脊髓灰质炎感染病例,占全球感染病例的22%。2014年前4个月的68例病例中,有59例源于巴基斯坦。

MMWR还提出,巴基斯坦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肆虐的主要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巴基斯坦内部的特殊原因。自2012年6月开始,联邦部落地区的当地领导人就持续禁止南、北瓦济里斯坦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工作,阻止了超过350000名儿童接种疫苗。

在这样的情况下,巴基斯坦鼓励接种疫苗的相关部门为了保护疫苗接种行动,在接种人群前往医院的途中提供了大规模的安全保护;为了防止疫苗接种者遭到枪击,巴基斯坦还禁止了相关地域的摩托车出行,来减少对接种人群的出行威胁。

时至今日,针对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PHEIC状态仍未解除,WHO在2019年12月11日宣告将继续延长PHEIC。

埃博拉病毒

2014年8月—2016年1月

8个国家共报告19340病例,7518例死亡

全球平均致死率约为68%

2014年3月12日,在非洲几内亚发现了近年来首个埃博拉病毒人体感染病例;3月29日,几内亚和利比里亚交界处附近,发现了利比里亚的首个埃博拉病例;同年4月8日,WHO宣布致死性埃博拉病毒疫情在西非暴发,拉开了全球同这种新型病毒的战争序幕。

埃博拉病毒自开始传播,就向人类展示了其不同寻常的破坏性——一种致死率高达80%的病毒传染性疾病,且彼时尚无治愈药物或预防疫苗。在首例病例发现后的三个月内,西非的三个国家就报告了599例病例,399例死亡;2014年8月,西非的第四个国家也出现了感染病例,WHO在8月8日宣布埃博拉病毒传播为PHEIC;9月,第五个病毒流行的国家出现,这五个国家在9月共上报了4293例病例,至少2296例死亡。

到2014年12月,全球共八个国家受到埃博拉病毒的侵袭,其中包括美国和西班牙,八个国家共报告了19340例病例,其中7518例死亡。据美国医学网站Medscape统计,埃博拉病毒的全球平均致死率在68%左右,其死亡率的范围可根据当地的卫生医疗条件从25%波动到80%。

据悉,埃博拉病毒主要通过直接接触到感染者的体液传播,包括血液、汗液、呕吐物、粪便、尿液和唾液等。因为这种特性,埃博拉病毒在当地引发了巨大的恐慌,因为患者的家人被要求不能接触患者,死亡患者也不能根据当地的宗教习俗被清洗身体后再下葬,这触怒了当地很多不明医理的居民,他们开始攻击负责恰当掩埋尸体、避免疾病传播的医务工作者,这让疫情的控制工作陷入了僵局。

为此,WHO在2014年11月7日发布纲领,指导医务工作人员如何在尽可能顾及当地宗教习俗的同时实施安全、有尊严的埋葬,同时,其他国际组织负责和疫情发生国领导人进行充分沟通,让当地居民相信来自国际的援助力量。

在埃博拉感染病例被发现的第一时间,WHO和其他国际组织就快速召集志愿者并筹集所需物资,前往疫情中心进行救援。相关组织在西非设置了埃博拉治疗中心,WHO在两个月内逐步部署了数百人来帮助追踪病情的发展。

但是那时的埃博拉病毒早已蔓延开来,因为几内亚并不是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的起源地,病毒的起源地在中非,那里的医护人员从未见过这种病毒,而且病毒还引发了一种非典型性的症状,这让病毒潜伏了至少3至4个月。所以病毒暴发后,当地的公共卫生措施被直接击垮。

WHO埃博拉应对特别代表布鲁斯·艾尔沃德对西非各国领导人的反应表示了赞许。布鲁斯在TED发表演讲时说,西非各国在疫情暴发后,共同成立了一个应急联合行动中心,以WHO发布的纲领和战略来采取行动。各国领导人亲自前往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指挥工作,通过在定点治疗医院快速搭建床位来缓解疫情的传播速度,同时还成立了专门的安葬队伍来对死亡患者进行更有尊严也更安全的下葬。

疫情对西非各国的经济打击巨大,2014年10月14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非洲地区负责人在达喀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埃博拉病毒已经给疫情严重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造成了约130亿美元的损失。直至2016年1月14日,WHO才宣布西非埃博拉疫情结束。

寨卡病毒

2016年2月—11月

共确诊150万病例

超过4000例感染孕妇分娩小头畸形儿

寨卡病毒在2016年以前一直被认为是一种温和的传染疾病,主要传播途径为伊蚊叮咬,被感染者的临床反应大多是出现斑丘疹、发热、关节及肌肉酸痛等症状,全球平均致死率极低。但在2016年,这种“温和的病毒”引起了巴西全社会的恐慌。

2015年5月,巴西境内开始出现寨卡病毒感染病例,但感染者症状轻微,无死亡病例,且在几天后就可痊愈,所以巴西卫生部门并没有太过重视,病毒因此快速蔓延开来。

2015年10月,巴西卫生部门发现患有小头症及其他神经系统病变的婴儿数量激增,于是政府开始介入调查,但此时的病毒已经在南美洲大规模暴发流行,并不断蔓延至全球59个国家及地区。

彼时的人们,还不清楚新生儿畸形和脑损伤是否和寨卡病毒有联系,但是畸形婴儿数量和寨卡病毒的蔓延呈现一种正相关的联系。直到2016年1月,来自巴西巴拉那州的科学家发现寨卡病毒能够在孕妇怀孕期间穿透胎盘,干扰胎儿神经系统发育,导致胎儿流产、新生儿小头畸形甚至死亡,人们才确认寨卡病毒对胎儿的发育有严重影响。

基于病毒的传染范围之广和影响之深,WHO在2016年2月18日宣布寨卡病毒疫情的传播为PHEIC。同年3月,巴西卫生部门宣布巴西境内寨卡疑似病例达到91387例,到5月16日,疑似病例增至138108例。

为控制疫情,巴西卫生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灭蚊防疫运动,包括大规模喷雾消毒,甚至派军队去疫区摧毁蚊子的栖息地。除此之外,巴西的科学家还向蚊虫的DNA中植入了某种可以自我毁灭的基因,来从根本上解决传播媒介问题。

2016年7月,巴西感染寨卡病毒的人数锐减到700人,其中大部分已治愈。WHO在同年11月18日宣布解除寨卡病毒的PHEIC状态,此次事件历时10个月,巴西在此期间确诊了150万起病例,有超过4000例感染孕妇分娩了小头畸形儿。

此次疫情,巴西社会对政府初期在寨卡病毒防疫上的轻敌感到不满。新华社在2016年1月31日对巴伊亚联邦大学病毒学家古比奥·苏亚雷斯进行了采访,他是第一个察觉寨卡病毒在巴西传播的人,苏亚雷斯认为巴西政府反应太慢,没能有效控制蚊虫数量,他还说“巴西许多城市没有履行雇佣专业灭蚊人员的责任。灭蚊活动很不充分。”

神奇的是,根据司尔亚司数据信息有限公司全球数据库对巴西历年游客数量的统计数据来看,巴西旅游业好像并没有因为疫情遭受严重打击——2016年夏季奥运会仍如期举行,巴西在2016年的游客数量也并未受到影响,甚至还突破了2014年的游客历史峰值。

埃博拉病毒

2019年7月—至今尚未解除

2512病例,死亡1676例

死亡率超过60%

2018年在刚果(金)暴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是继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后,埃博拉病毒的第二次大暴发。2018年8月1日,刚果(金)卫生部宣布在北基伍省发生了新一轮埃博拉疫情。此后,患者数量每周递增,截至2019年7月16日,刚果(金)政府共报告2512例病例,其中死亡1676例,死亡率超过60%。

2019年7月17日,WHO意识到了刚果(金)疫情的严重性,宣布埃博拉病毒传播为PHEIC,此时病毒已经扩散到了戈马市,这个城市的人口超过200万,并且位于刚果(金)、乌干达、卢旺达和布隆迪4个国家的交界处,情况不容乐观。

刚果(金)本地政府对埃博拉病毒的防控一直在付出努力,但是自身条件有限,所以他们也在积极寻求国际组织的帮助。疫情暴发之后,刚果(金)有超过23.6万人接种了疫苗,但是由于当地人民对现代医疗不了解,很多人拒绝接种疫苗,疫情因此反复暴发。

WHO总干事谭德塞在2020年2月12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仍然构成PHEIC,并表示目前刚果(金)东部的疫情控制已出现积极信号。

(责编: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