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长与老中医父亲并肩战“疫”

2020年03月02日15:19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闫县长,近段时间我真心感受到了家乡父母官对我们患者的关爱之情,也会通过护士长转达您对所有患者的关心和问候。并请代我转告您父亲闫老,吃了他开的中药后,我的睡眠和症状都明显好转,我一定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2月26日,湖北省罗田县副县长闫常收到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发来的特殊感谢信。

截止3月1日,罗田县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连续17天为零,出院治愈率黄冈市第二。随着治愈出院患者人数不断增多,连日来,闫常和父亲闫群收到类似的短信、微信不胜枚举。

一年未见,忙碌的女儿爽约了

1月18日,恰是周末。清晨6点,闫常起的比往常要早,今天她要驾车到麻城火车站迎接一年未见、从杭州回家过年的父亲。

车子刚启动,电话骤然响起。县信访局负责人打来电话,今天是她接访原计生协信访群体的日子。挂完电话,她想起昨天卫健局跟她通报了全省卫健系统视频会议精神,武汉开始陆续出现会人传人的新冠肺炎新增和死亡病例。

长期分管卫健工作的她敏感意识到,罗田毗邻武汉仅一百余公里,仅春节期间从汉返乡人员就有6万余人,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告急,那么罗田也难逃幸免。

她想,性命攸关的事情等不得,必须及早着手做好应对,把防控部署落实在前头,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爸爸对不起,我今天实在太忙了,没时间来接您。只有麻烦您自己搭车回来了,我忙完去家里看您。”闫常无不歉意地在电话里向父亲解释。

“没关系,工作要紧,你忙你的。”尽管要拎着大包行李辗转去汽车站,但他十分理解女儿。

短短几日,疫情以吞噬之势蔓延全国。1月22日,罗田县成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闫常临危受命,担任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指挥长,并身兼医疗救治组、疫情防控组、专家组的组长。

战役打响,防疫工作如排山倒海般扑来。

作为指挥部的“中枢神经”,她白天负责各项防疫工作的方案制定、通告审核、调配物资、转办跟踪,确保各项任务落实到位;晚上,统计数据、分析病例,对援助罗田的湖南医疗队嘘寒问暖……时间在忘我的忙碌中静静淌过,往往回家到都是后半夜了。

1月24日,得知全县床位不足,闫常说:“一定要做到让床等人,不能让人等床。”她第一时间研究统筹全县医疗资源,先后协调县人民医院腾出隔离病房48间、三里桥医院35间。接着,她再次亲赴距离县城60公里的胜利镇的县第二人民医院,经过两天两夜的努力,将10500平方米的外科大楼改造成能容纳102张床位的隔离病房。

“还好我们把工作做在了前头,当省市医院还在为收治病人的床位犯愁时,我们已经为所有发热咳嗽的留观病人留足了病床!”她稍感慰藉。

凌晨1点40分,回到家中的闫常仍放心不下,照例每天雷打不动与湖南医疗援助队护士长黄果在微信上交流救治情况。

“肖志勇情况怎么样了?我一直很担心他。”

“他是近几天收治患者里情况最严重的,但通过我们的悉心治疗,今天状态已经好多了。”

收到这条微信,闫常才放心的准备休息。

在与“疫魔”掰手腕赛跑的日子里,闫常的身影每天穿梭在指挥部、疫控中心和医院之间。她时刻关注着疫情,牵挂着患者,唯独没有在意过自己。

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这一个月里,没见她将自己好好收拾打扮一下,衣服也常是那一套,每天像脚踩“风火轮”般忙碌。”

“闫县长虽然身材瘦小,还是个女同志,工作起来却是‘硬核担当’,每天连轴转,把我们男同志都比下去了。”疫情防控组的小伙汪乐与郑思凡由衷感叹。

“我到家好几天了,都不见她来家探望我,忍不住打她手机,结果一直占线。她太不容易了!”思女心切的父亲心疼的说。

给老父亲的见面礼,送他住进隔离房

1月23日,武汉封城,罗田封城,全国进入战时状态。

68岁的闫群不顾家人反对,跑到县万密斋医院主动请缨。

但由于他年纪大,风险高,院领导一时难下决断。

对于爸爸的请求,闫常也顾虑重重。可最终,她还是尊重了父亲的选择。她说:“父亲一辈子对中医药专痴热爱,尤其是在这场百年不遇的劫难中,他惘置危险不顾,挺身出征,这份家国情怀,值得我敬重。”

于是,闫常主动给县中医院负责人打电话:“毕竟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特效药,也许中医有效果。不如就随了老头子的心愿,让他出份力,给病人煎药送服、打扫卫生都行。”

很快,闫群加入了县万密斋医院的中医专家组,分配到县老年病医院隔离病区参与救治工作。

2月15日,闫常在县老年病医院隔离病房视察指导工作,偶遇父亲穿着厚重的防化服跟病人问诊,她差点没认出来。

父亲看到女儿来了,激动地说:“女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由我负责诊治的4个确诊重症病人,通过中医药方案治疗,不到一个星期就全部治愈出院了!”

“好好!我的大神医,您老感觉怎么样,身体吃得消吗?”她关心地问。

“有什么吃不消的,就是进隔离区后不能喝水,防护服穿时间长了憋得难受点。”

“那你害怕吗?”

“你不是一样吗?祖国人民有难,正是检验自己所学、报效国家的时候,岂能轻易放弃。”闫老说道。

按照要求,救治期间医护人员要统一住到附近的酒店隔离,闫老也不例外。

“爸,我送你去酒店吧,看看环境怎么样。”闫常替父亲收拾几件换洗衣物,装上一些面包,她亲自把父亲送进了河东街东福酒店的409号隔离房间。一想到年逾古稀的老父亲在劳累一天后回到陌生的隔离房间,清冷孤寂,心里一阵发酸。

“说实话,爸爸执意要到最危险的重症病房,我起初思想斗争重重。尤其是罗田发生第一例死亡病例后,我心理压力更大了。

“一来父亲年纪大,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们却没法陪他,已心存愧疚,二来母亲去年摔伤了腰,有时痛得下不来床,父亲也没空照料,三是此次疫情危险,万一父亲有个三长两短,全家人都过不了这道坎。”闫常哽咽着红了眼眶。

凌晨三点,她向父亲发出求助信息

2月21日凌晨三点,忙碌一天的闫常回到家中,简单洗漱后,辗转反侧。

“爸爸,睡了吗?有几个问题想求助您。”

“还没,我在梳理近几天的收治患者病样。有事你说吧。”

“刚看新闻,武汉有的家庭几口人都没了,令人痛惜难安。我在想,目前主要采用的是西医治疗,能不能让中药介入治疗?想办法确定有效治疗方案、提高治愈率。还有,我把所有病人的症状做了一个情况摸底,您给分析分析。”

“通过近段时间对重症患者的临床观察和救治,我发现采用中医进行干预治疗,效果非常好。我们完全可以大胆尝试……”从《黄帝内经》到《本草纲目》,从病灶起因到“三焦辨证”,这一聊,不知不觉就到了早晨近5点。

由于罗田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山区,冬干春暖,闫群观察发现患者普遍“肺火”偏重。“千篇一律不是中医的本色,中医治疗要因地、因时、因人制宜。”

于是,他开出了不同病程、不同体质患者“一人一方、一天一辩证”中药处方,通过临床验证,几名新冠肺炎患者迅速退烧,腹泻、咳嗽等症状明显改善。

半个多月以来,他先后转战县老年病医院、第二人民医院、人民医院为患者诊治。

“前天黄石一个医生求助我,他说在看病过程中感染了冠状病毒,同时传染给了他父亲,吃了五天药不见好转。我给个方子叫他连夜吃,刚刚他来电说效果出奇的好。”好消息传来,闫群立即跟女儿分享。

57岁的夏建元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他的老婆、孩子、父母、亲属十几人相继成为密切接触者,他的精神一度接近崩溃。

危急时刻,他打电话向闫群陈述病情。闫群仔细分析患者症状,并与其他专家共同会诊,给予清热解毒、宣肺祛邪之剂。第二日夏建元便热退身轻,病情显著好转。

“染上病毒的我们是不幸的,但我们有这样的党又是无比荣幸。党始终把把群众的生命放在第一位,感谢闫老和各位医护人员冒着被感染的危险给我们精心治疗,让我有了战胜病魔的决心和信心……”闫老无比欣慰的读着这封近300字的感谢信。

“期望疫情过后,中医介入治疗的各项机制能不断完善,”闫群说,“让传统中医迎来全民重视的春天,这就是我的心愿!”。    (刘世民 陈钦 王婧)

(责编: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