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办公会不会成为新趋势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敏

2020年03月24日08: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线上办公会不会成为新趋势

  早上8点半,陈星辰从被窝里挣扎着醒来,在手机上完成公司的线上打卡后,再睡一个回笼觉。她已经居家办公30多天,作为一个曾经每天都要精心搭配职业装上班的小白领,她开始习惯穿着睡衣、蓬头垢面地对着电脑工作,也会在开电话会议的时候开启静音模式偷偷吃个冰淇淋。居家办公对于在金融行业工作的她,是难得的体验。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让很多人体验了新的工作模式——线上办公。据媒体报道,目前在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上有超过1000万家企业组织的两亿上班族在线开工。2月3日复工第一日,钉钉甚至紧急部署超过1万台云服务器来支撑用户暴增的需求。

  疫情之后,线上办公会不会成为更多企业的选择?一项《企业健康复工与经营情况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被调查企业表示,数字基础设施对企业抗疫意义重大,疫后将加大数字化投入。

  线上办公让自己有了更多可支配时间

  陈星辰很享受线上办公的日子。

  她供职于中信证券。在公司上班时,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盯着电脑屏幕紧张工作,她说这是金融行业的常态。大家说话都压低声音,如果要讨论问题,只能到会议室或者洗手间。她感觉这样的氛围很压抑,受不了时就会偷偷跑到洗手间玩会儿手机,或者到室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在家线上办公让她感到了久违的轻松和自在。

  她的工作效率并没有因线上办公而受到影响。在公司办公,频繁的会议也让她烦恼。每周一陈星辰几乎都在开会中度过,一个主题接着一个主题,5个人的会连着3个人的小会。过多的会议让她难以有时间处理自己的工作,很多时候只能加班。居家办公后,所有会议变成了电话会议,在与自己相关的部分结束之后,她就可以开启静音功能投入到工作中,效率大大提高,“下班打卡前就能完成所有的工作,太爽了”。

  对于陈星辰来说,线上办公没有影响整体项目的推进,她反而更加忙碌。受疫情影响,她负责的项目很多都难以正常运行,她需要每天进行风险评估和预警。

  在新疆喜马拉雅文化有限公司工作的菲尔也很享受线上办公。从2月3日起,她和老公同时开启这样的工作模式。疫情期间比平时更忙碌,她负责项目的策划和设计任务比往常要多,不论是抗击疫情的海报,还是公司文旅的宣传,她一项都没落下。

  “线上办公让我有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家里的电脑也很好用,提高了我的效率。忙完本职工作之后,我还能有细碎的时间接一些私活儿,赚些外快。”菲尔说。

  居家办公 自制力受到很大考验

  一家出版社的文案编辑小花,每天需要阅读大量的稿件。在公司办公时,她可以专心投入工作,每周能够完成大约11.5万字的初审编辑。居家办公后,她很难进入工作状态,一边拖延一边焦虑,效率很低,经常凌晨两三点还在工作。

  小花说:“居家办公很难切换到工作状态,总觉得懒懒散散的,状态不好,需要强大的自制力。我曾梦想的居家办公和弹性工作时长终于实现了,但残酷的现实告诉我,幸好我不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自媒体博主、淘宝卖家,不然凭着我的拖延症,估计已经饿死好久了。”

  居家办公的确对自制力提出了考验。陈星辰说,她尽量约束自己按照上班时间作息,没有紧张氛围的约束就需要时刻提醒自己进入工作状态,尽管还是会偶尔刷刷手机、看淘宝,“但就算在公司上班,谁能每时每刻都保证全身心投入工作不玩手机呢?”陈星辰也觉得,居家办公后生活场景和工作场景融为一体,没有明确的切换,少了下班后的轻松感。

  这似乎是大家的共同感受。菲尔也说,有时因为领导知道大家都在家里,所以经常在夜晚安排工作任务,有几次完成工作后,已经是晚上9点,“随时都在上班的感觉,没有了下班之后一切工作与我无关的轻松感”。

  沟通成本增加 最怀念头脑风暴

  对于有孩子的上班族来说,在家线上办公是另一种“灾难”。刘洪目前供职于青春工场(北京)咨询有限公司,家有两个“神兽”的她迫切希望能够早一点去公司上班,“逃离”带孩子的烦恼。在家里,她需要为孩子准备饭菜、陪她们玩耍,需要照顾老人,好不容易忙完家务准备工作的时候,孩子又会跑来找妈妈,让她很难专心投入到工作中。

  线上办公让她感到不适应的另一个原因是,需要联络同事的时候,通常不会马上得到对方的回应,沟通的时间成本大大提高,“而在公司的时候,回头就能找到人”。

  这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小花身上。由于小花需要和作者面对面讨论文章结构、签订出版合同,居家办公后,她无法和作者面谈,只能通过电话或微信语音的方式进行沟通,有时候对方很久都没有回复,这让她忐忑不安,是没有收到我的信息,还是不想回?要不要追问一下?多数情况下她只能选择默默等待。

  陈星辰对此也深有体会,“居家办公后,与同事之间的沟通、与客户之间的沟通都是十分具有目的性的,大家达成目的后就会匆匆挂掉电话”。

  陈星辰很怀念在公司上班时和同事吃饭、闲聊的时光,“工作的灵感和想法很多时候是在和同事闲聊时突然碰撞出来的。居家办公后,这样的交流没有了,所有的线上交流目的性很明确,所以也就少了很多灵感的碰撞。”

  青春工场(北京)咨询有限公司CEO唐凯林对这一点深有感触,作为一家创新型的全域品牌营销机构,创意是公司最核心的元素。往常,唐凯林经常和员工们聚在一起头脑风暴,针对某个项目提出想法和创意,有时会集体陷入沉思,这很正常。“这样的情况在电话会议里出现就很尴尬了,就会突然冷场。”唐凯林说,对于需要思维碰撞的行业,线上办公无法实现更好、更顺畅地交流。

  是否适合线上办公与行业属性密切相关

  3月初,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分析研究中心和界面商学院对全国31个省份上万家已经初步实施“在线办公”的企业进行线上问卷调查,最终回收有效问卷2008份。发布的《企业健康复工与经营情况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被调查企业表示,数字基础设施对企业抗疫意义重大,疫后将加大数字化投入。其中,11.5%的企业“计划减少办公场所租赁,扩大在家办公比例”,22.8%的企业“计划增加采购视频会议等数字化工具”,37.7%的企业“有意调整组织架构和考核制度,以适应在家办公、在线办公新趋势”。

  实际上,目前线上办公已经在诸多行业施行。张亚欣供职于某中央媒体,作为记者,线上办公是她的工作常态。按照要求,她仅需要每周一到报社参加选题会,此外的其他时间可以自由安排,如有选题她在线上向领导汇报通过之后即可操作,“已经习惯了线上办公”。

  疫情期间,年前刚从互联网企业离职的马乐完成了她新工作的面试、笔试,迅速上岗投入新的工作。

  在北京建外Soho工作的王新说,他工作的写字楼里近几年已经有一些公司采用线上+线下办公结合的方式,通过共享办公室完成员工线下办公的需求。

  作为老板,唐凯林却认为,不同行业对办公场景有不同的要求,自媒体、金融等行业适合该模式,需要频繁沟通的行业或传统行业不适合线上办公模式。

  唐凯林说,尽管租赁写字楼相较线上办公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但该部分投入所占比例并不多,他不会因为减少租赁成本就让员工线上办公。“有时需要对整个公司有所掌控,如果都居家办公的话,会感觉公司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唐凯林还提到,如何考核员工、以及团队凝聚力的培养也是线上办公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疫情为线上办公提供了发展的土壤,国家相关部门、各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扶持政策。2月19日,工信部提出支持运用云计算大力推动企业上云;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动员部分云服务厂商免费开放云服务资源、最高补贴金额800万元支持企业培育新产品新模式;北京经信委提出,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采购远程办公、视频会议、法律咨询、在线检测、网络销售等指定服务产品的,对每家企业给予不超过合同额50%的补贴,最高额度不超过20万元。

  线上办公或会成为趋势,至少让企业多了一种选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星辰、小花、马乐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敏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