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孩子随父姓引发冠姓权讨论

王梓佩

2020年05月13日08:44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冠姓权是对女性独立的庸俗化讨论

“明明一个独立优秀的女性,走上了驴的道路”,很难想象这种责骂仅仅因为知名视频博主papi酱结婚生子、孩子随了父姓。让孩子随自己的姓氏,才是手握冠姓权的“独立女性”吗?

要讨论冠姓权,首先应当清楚它的定义。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可以视为其出处:“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也就是说,法律赋予人们为子女冠父姓或母姓的选择权,而不是让子女冠自己姓氏的排他权利。在网上指责papi酱身为独立女性让孩子随父姓,与“孩子只能随父姓”的言论一样,本质上都是对他人法定权利的侵犯。

道理浅显,但很多拿冠姓权说事的人显然不想讲道理。在他们眼中,婚姻是男性之间划定对女性所有权的契约,只要女性结婚,就是向男权社会屈服;生育会导致女性丧失独立人格,沦为围着家庭转的工具人,只要女性生育,就是向男权社会屈服;姓氏意味着血脉的传承,是重男轻女的原因,只要让孩子冠父姓,就是向男权社会屈服。总之在一些人看来,事事皆可“男权”。

但是无一例外,这些论证缺乏逻辑。男性话语权主导地位的形成有深厚社会历史背景,女性一度依附于男性,无法拥有婚姻和生育的自主权与之有关。然而,女性不婚不育,并不能反证得出女性独立的结论,为子女冠以母姓,也根本没有触动重男轻女的根基。攻击婚姻、生育、冠姓等,只是强行树起一个个虚幻的靶子去投掷愤怒。

不可否认,很多女性正在遭受不公正待遇。不少人始终对女性能力、外貌、是否婚育指指点点,仍有人认为女性应该为照顾家庭承担比男性更多的责任,一些与性别无关的岗位招聘时排斥女性,个别单位找借口辞退孕妇……这些是女性很难依靠个人力量战胜,而需要所有人正视并推动改变的社会问题。

将这些问题与女性是否结婚生育、让子女随自己姓氏建立联系,其实是把复杂议题盲目简化,把社会弊病个人化,把严肃讨论庸俗化。自以为女性意识觉醒,其实是丢了西瓜也捡不起芝麻,不仅限制着女性自主选择,而且激化了男女之间的对立,更不利于女性争取平等地位。如果不是故意使坏,那么只能说这一群人懒得思考,不懂真正的女权主义抱有怎样的期待。正因为不愿多加思考,所以情绪极易被煽动。极端者甚至认为男性都有原罪,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就是鲜活例证。

“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真正的女权主义,争取的是破除两性间的对立,为女性争取与男性平等而非高人一等的自主权,希望女性可以摆脱来自各方面的思想束缚,依照个人想法实现自身发展,并要求女性形成独立的思想与人格。女权主义者当然可以选择不婚,却绝不会借争取女性独立的名义攻击他人选择婚姻家庭的自由。在女权主义仍有待发展,却被不断污名化的当下,关于冠姓权的讨论也许是一个补偏救弊的契机。

(责编: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