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慕课吴晨光工作室:全媒体编辑怎么找选题角度?

白 炅 

2020年06月24日21:2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选题之要义在于两点:一是可读性,即如何吸引人;二是必读性,即能对更多人、更重要的人产生更深远影响。同题竞争,高下则在角度,以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增量为目标。(摘自《“源流说”概论》之八)

从长江入海口上海的崇明岛逆流而上,蜿蜒6387公里之后,就是著名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脉各拉丹冬峰西南侧。这条世界第三大河,即发源于此。同样,一条信息的传播长河,无论最终引起了多么澎湃的反响、多少个10万+,都源于其选题。

《孙子兵法·谋攻篇》也有这样著名的论断:“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大意是说用兵的上策是以战略胜敌,其次是通过外交手段屈服敌人,再次是使用武力战胜敌人,最下策才是攻城。这可以分别对应一个内容单元(比如一篇文章、一条视频)产生的四个环节选题—采访—写作(剪辑)—标题(封面图),而选题是其中的“上兵”。所以怎么强调选题的重要性都不为过。

“传播吴线论”的第一期也从选题开始。

一、横看成岭侧成峰

“源流说”概论中第八条谈到了选题。好选题之要义在于两点:一是可读性,即如何吸引人;二是必读性,即能对更多人、更重要的人产生更深远影响。同题竞争,高下则在角度,所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也就是要给我们的读者提供信息增量。所以,这节课的主题是“万里长征第一步,选题怎么找角度”。

先看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的一首诗《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苏轼是用几个角度去看的庐山?

答案是这样的是:首先是横着看,然后是侧着看——这是两个角度;之后是远、近、高、低——这又是四个角度。最后诗人说了,不但要在庐山里边去看,还要跳脱出去看,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可以用另一句现代诗来解释:“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所以,苏轼一共用了七个角度。

不同角度看庐山,有不同的风景;那么,找选题为什么要有角度呢?

我们从新闻的定义说起。找选题,肯定是为了最后做成新闻稿,或者说是为了形成一篇报道。当代对新闻的基本定义有两种,第一个是“新近发生的客观事实的报道”,这是报道论;第二个定义,新闻是“应知、欲知而未知的信息”,是信息论,也就是今天要重点讲的。

我们拆解其中的关键6字:

1. “应知”。应知是什么?应知就是这事你应该知道。什么事你应该知道呢?就是选题的重要性,它影响了多少人?它影响了什么人?把人影响到了什么程度?总之这是选题的重要性,就是你应知的信息。

2. “欲知”。什么是欲知?就是你想知道的,正如课程教材里所示,就是它的可读性。又可以拆解为时效性、地点的显著性、贴近性、矛盾与冲突、主人公的名人效应等等。

以上两个要义,详见《源流说》一书,这里不再详细论证了。《源流说》将于今年7月底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欢迎大家关注。

3. 最后两个字,就是“未知”。什么是未知?就是没有被披露的信息,而不是已经披露的或者是过剩信息。那么角度是管什么的?就是管未知信息。你要用一个新的视角去解读这个事情,所谓“新闻就是这么多,看看晨光怎么说”。特别是面对重大突发事件,所有媒体和自媒体都扑上去,大家所报道的信息十之八九都是重合的,更要看你的角度。

所以,最忌讳的报道就是“about新闻”。About,翻译过来就是“关于什么东西的一切”。报道一个事件不能用about的方式,因为你根本穷尽不了事件全貌。所谓面面俱到,就是面面不到;没有破绽,全身就都是破绽。比如,“源流说”是传播学的一个解读视角;如果今天这堂课我要告诉大家讲传播学,估计80%人都听不下去了,因为概念实在是太大了。

二、怎么给选题找角度

下面给大家分享一下找角度的几种方式:

1.雅、俗之间的转换,以及“反其意用之

其实就是上、下视角之间的相互转换。一个下三路的八卦新闻,要往高层次去做;一个高大上的内容,比如财经或者时政,要做平民化解读。当然,不是教大家怎么把一个很高雅的题材庸俗化。此处提到的俗是大俗,所谓大俗即是大雅、大雅即是大俗,转换之间就要让它变成雅俗共赏。

第一个案例是“源流说20问”里的,大家看图,不再重复了

上下三路新闻转换示例  图源:人民慕课吴晨光工作室

另外一个案例,也是在搜狐操作的。2013年,有个叫李天一的人制造了一起轮奸案,最终被判10年。此案的受害者,是一个性工作者。我们检索了大量资料,发现这些性工作者被强奸、抢劫、人身伤害的事情很多,因为她们的特殊身份,所以一般不敢报警。所以,我们选的角度就是:侵犯一个性工作者算不算是违法犯罪?当然算。只要是中国公民,TA的合法权益——特别是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就应该被保障。这样,就把一个社会新闻上升为法治报道,也把一个个案上升为现象。

“没有庸俗的新闻,只有庸俗的视角”,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那么,高大上的内容怎么做得更吸引人?同样,举我在搜狐新闻中心期间操作的案例。2012年10月,中共十八大正在召开,我们听报告的时候突然发现电视画面的左下角有一位女士在“指手画脚”。后来才知道她其实是北京市聋哑学校的一位高级教师,她是用手语去解读十八大报告的意思。于是就做了一个报道,标题是《2000万听障人士如何读懂十八大报告》。但你可能要问:这个事儿算不算搞八卦?当然不算,因为中国有2075万这样的听障人士,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聋哑人”,他们同样有了解国家大事、关心中国走向的这样的权利,这很主流。

再举一个案例:同一个事物完全不同的解读。

我们知道,毛泽东有一首《卜算子·咏梅》,与宋代著名文学家陆游是同名之作。词是这样写的: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毛词作于1961年。对中国来说,当年可谓内忧外患。国内正逢“三年自然灾害”;外交上则与“老大哥”苏联断绝了关系,对方虎视眈眈、陈兵百万,要扼杀社会主义新中国。毛泽东试图表达共产党人的态度和斗志,当读陆游的《卜算子·咏梅》时,感到文辞甚好,但意志消沉,所以只可借其形,不能用其意,于是在词的序中表明,要“反其意而用之”。

最后我们看一下陆游词,也就应该明白“角度”的意思了。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2.高屋建瓴

什么是高屋建瓴?苏轼在《题西林壁》里所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就是要跳脱出来看整件事,跳脱出来看庐山。当你在庐山里即所谓的当局者迷,你跳脱出来,就是旁观者清,所以这里讲的其实是我们看问题要更上一层。

怎么上一层楼呢?

我们在搜狐时期做了这样一个报道:2012年,薄熙来落马后,中央派了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张德江同志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搜狐新闻中心在检索资料时发现,不止一起重大事件的处置,都是由副国级领导亲自挂帅。我们都知道的铁娘子吴仪,就是在SARS期间,在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被免职之后,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身份兼任了卫生部的部长;还有同样经历的人还包括我们的老常委尉健行。于是我们做了一个报道,叫《临危受命的中央政治局委员》。

那么怎么做到这一点呢?王之涣在《登鹳雀楼》这首诗里说得很清楚,“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你自己的格局要是不够大,怎么能想出这样的角度、写出这样的东西来呢?所以看的是作者的格局。记者、编辑、总编辑的视角和视野非常重要,比如政治学视野、经济学视野或社会学视野。视野在,格局就在,就可以把一条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线索放在时代的背景下思考、去解读,选题中的“黄金”也才能被挖掘出来。如果还拿长江做比喻,因为其发源地是在海拔4700米的“世界屋脊”上,所以才能积蓄“势”,成为全球水能第一大河。

3.具体而微

和高屋建瓴相反,“具体而微”是指在一个大事件里,抽出一个蛛丝马迹,把它放大、解读。换句话说,我们要通过一滴水去折射太阳的光辉。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蛛丝马迹一定是主流的,背后一定是有大背景和深意的。

刚才讲到了《卜算子·咏梅》,梅花的代名词是“暗香”和“疏影”。它来自北宋隐士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里的暗香就是抓住梅花的一个特点,将其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宋代文学家王安石后来又抓住了“暗香”这个角度,写出了“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诗歌《梅》。

疏影、暗香一联是林逋从“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点化而来的。那么可能有同学又要问了,怎么他就能写我就写不出来呢?这说明当你对一个事物有非常深刻的理解的时候,才能把这些有价值的细节挖掘出来并放大。林逋终身未娶,在自己位于西湖边的住宅周边种了很多梅花、养了仙鹤,叫梅妻鹤子。什么意思?以梅花作为自己的老婆,以仙鹤作为自己的儿子。爱到这种程度,作者能观察不出来梅花的本质吗?

    4.守正出奇

我们现在开始说第四点,守正出什么。各位同学听到这儿,可能都说这个字肯定念守正出奇(qí),我们经常讲说出奇(qí)兵。其实这个字不对,这个字不读qí,读jī。奇数偶数的“奇数”,就是这个字。什么叫奇(jī)兵?按照《孙子兵法》里的说法,就是预备队。但是在这里将错就错,我们就且当它是奇(qí)兵,那么奇兵怎么出呢?

大家可能都知道关于“微笑哥”的故事。2012年8月,时任陕西省安监局局长的杨达才,在一起特别重大交通事故现场,被拍到了微笑的照片。网友认为这样的场景是缺少人文关怀的,所以他被网友直接“人肉”了。结果,又发现了杨达才手上戴了一块名表。最终,他因为此事落马,判了14年。从“微笑哥”到“表哥”,这就是换了一个角度,也算是奇兵。

但是搜狐新闻在报道这个事的时候,以上提到的两个角度都被做完了。我们就一直看他的照片,突然看到此人特点,很有意思——肚子特别地大,腰围特别地宽,整个人就是一个纺锤形。而这个发现其实是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公务员的形象。于是搜狐另辟蹊径,做了一个《全球公务员腰围排行榜》,发现墨西哥的公务员是腰围整体最粗的,中国的公务员也挺靠前。这和这个群体每天忙于酒桌应酬有很大关系。

    5.形式创新

如果内容上找不到创新的点,至少形式上变换一种方式。比如,目前流行的抖音、快手就是竖屏视频,而以前的视频都是横屏视频。别小看这一横一竖,这是产品形态的巨大的转化,是一个跨时代的产品。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原来我们是横着看,现在竖起来,这就是产品形式的变化。

2013年年初,当PM2.5这个词汇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各个角度对雾霾的报道都出现了。搜狐新闻做了一个专题,上面没有标题,只有白茫茫一片。而在右下角有一行红色小字,说“对不起,标题被大雾遮住了,请用鼠标点击清除 ”。你用鼠标刷屏“除霾”,这个专题就慢慢出来了。这属于典型的形式创新。

6.角度的最高境界

在金庸先生的15部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武功境界最高的人,当属“独孤九剑”的开创者独孤求败。在《笑傲江湖》中出现的“独孤九剑”,其理念是“无招胜有招”。这也是角度的最高境界。回归到课堂中提到的关于新闻或者关于好内容的定义,它其实是应知、欲知而未知的信息。只要你能够做到这三点,好看,很重要,而且之前别人不知道,就无所谓哪个角度了。所以,角度的最高境界不是为了找角度而找,而是为了把应知、知而未知的信息表达出来。

那么,除了符合新闻的基本定义、让公众掌握更多的信息之外,好的角度还有哪些好处?很简单,只要找到了一个好的角度,后边的环节就顺理成章、一气呵成了。

(1)选题是源中之源,所以一旦找到了好的角度,你就拥有了好的采访提纲,就可以围绕这个角度追问,以避免东问一个西问一个,这样连采访对象也会很郁闷。

(2)如果再按照这个角度整理素材,基本上不用费太多心思,很容易会形成一篇逻辑清晰的文章。

(3)做标题也会变得轻而易举。以之前提到的《临危受命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为例,正是因为有了好的角度,站的立场比较高,标题直接就会产出。往往我们最后写不出文章来,或者起不出好标题来,就是因为选题不行,或者选题找的角度太散乱了,没办法用一句话概括文章的中心意思。

三、不同角度写庐山

最后,让我们回到刚刚提到的这首诗:《题西林壁》。

《题西林壁》这首诗,是苏轼被贬到黄州(现在的黄冈)写下的一首诗。在他离开黄州之前,他到庐山游历,庐山有个老和尚请他写一首诗,而这让苏东坡有点为难。

这涉及他跟唐朝大诗人李白之间的关系。我们都知道李白游庐山的时候也写了一首非常著名的诗,即《望庐山瀑布》。诗云: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苏轼其实是李白的忠实粉丝。忠实到什么程度呢?李白在庐山写了这首诗之后,如果再有人去写庐山瀑布,苏轼只要看见就骂。这回轮到苏轼自己了,他又不得不去写,因为苏轼名气太大,难道还不给世人留一点名句墨宝吗?这给苏轼出了一个大难题,苏轼于是就想了另一个角度。

众所周知,李白是盛唐诗人。唐朝时期的中国疆域广大、文化兴盛、人很奔放浪漫,所以造就唐诗的特点,以写景、咏物、抒情见长,就像长江一样滚滚而来。到了宋朝之后就不一样了,四处受敌,疆域也小了,最重要的是宋代非常盛行程朱理学。所以宋朝的诗一方面是“瘦”,另一方面它跟唐朝的诗不一样——即使写物抒情,也要在其中表述一些道理。

很明显,苏轼这首诗《题西林壁》,就是一首说理诗。所以,无法比较李白这首诗和苏轼这首诗水平的高低,就像记叙文和议论文没法比。但苏轼选择说理,而不是写景、抒情,也是一个角度问题——看庐山,甚至看人生,都是如此。

以上为首期“传播吴线论”《万里长征第一步,选题怎么找角度》课程精选部分。

《传播吴线论》简介:人民慕课吴晨光工作室原创云课堂栏目,主题围绕“源流说20问”深度展开,每期60分钟通过实战案例解释内容传播的核心问题,涉及编辑、运营、审核、算法、媒体融合、舆情处置等诸多层面,助力大家提升传播内容认知水平。课程持续推出,欢迎扫码报名。

(责编:袁勃、陈泰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