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舆见”专栏>>吴晨光专栏

源流说20问之十九

吴晨光:舆情处置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2020年07月23日09:30 |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小字号

新冠疫情初期的失控,在流也在源。湖北武汉早期对人员流控不利,是重大失误;而在此前,对冠状病毒研究的不足、新发疫情检测系统的缺位等,都是问题。舆情处置与疫情处置相同,找到引发舆情的源头整改,并控制传播链条是有效之策。相较而言,控源的成本比控流小很多。所以,提前布局、发现隐患才是相关团队的核心工作,而非事后救火。

(摘自《“源流说”概论》之三十九)

案例解析

李广和程不识都是汉武帝时的大将,治军风格迥异。李广行军布阵自由随意、不拘一格,以机动性代替当时中国传统的行军布阵,尤善骑兵。但因为过于随意,准备不足,所以与匈奴的战斗有胜有败,其本人还曾被对方俘虏。

程不识则是非常严谨的将领,将部队按照最严格的纪律训练,有职责明确的层级指挥系统。部队出战时,总是处在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的戒备状态,前面一定有斥候,左右一定有掩护,一队一队互相呼应,安营扎寨也很有章法。他自己虽然没有取得过重大胜利,但从未让匈奴人得逞。

最终的结果是,李广因走错路未能参加一场重大战役而羞愧自杀,留下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千古遗憾;而程不识最终封侯。所以,舆情处置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让舆情发生。正如孙子兵法所言: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

下期预告|源流说20问之二十:如何解释内容生态的平衡?

作者简介:吴晨光,人民在线高级顾问。曾任央视记者,南方周末资深记者、编辑,中国新闻周刊副主编,搜狐网总编辑,一点资讯总编辑。正高职称。出版有《超越门户》《自媒体之道》,即将出版《源流说》。 

(责编:袁勃、李娅琦)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