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舆情观察

多地叫停加油站扫码支付 舆论期待安全与便捷兼得

赵丽媛 南宇晗

2020年08月03日10:19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加油站“不下车加油”服务模式盛行。其中,一些加油站采取的扫码支付方式引发舆论争议,支持者肯定其方便快捷,反对者质疑其安全风险。

7月上旬,浙江省海宁市检察院就加油站扫码支付安全问题召开听证会,结合前期的“专家专题论证”以及“手机电磁辐射实验”,专家评议团得出“在加油机旁进行移动支付存在安全隐患”的结论。这一结论引发广泛社会关注,多家地方媒体聚焦本地区加油站扫码支付情况,杭州、徐州、广州、海口等多地叫停加油站扫码支付,杭州、荆州等地还开展了安全督查暗访、专项整治行动等。

传播峰值形成于7月20日,江浙等地舆情热度高涨

图1:加油站扫码支付信息传播走势(单位:篇/条)

在移动支付广泛应用于各类场景的背景下,加油站扫码支付成为舆论场常态化议题。7月9日,《海宁日报》发文报道海宁市检察院就加油站扫码支付安全问题召开听证会,“在加油机旁进行移动支付存在安全隐患”的结论引发一定关注。7月19日,“中国消费者报”通过自媒体号矩阵发布《有安全隐患!多地叫停加油站扫码支付》,获得大量转载;@凤凰财经创建微博话题#多地叫停加油站扫码支付#,阅读量达6452.9万,推动舆情迅速升温。至7月20日,《检察日报》刊文《加油机附近扫码支付有没有安全隐患?》,再度推升话题温度,舆情峰值形成。

图2:加油站扫码支付相关信息传播渠道与地域分布

统计显示,7月全网关于加油站扫码支付的舆情信息近2.5万篇/条。其中,微信文章占比达50%,新闻媒体报道占比20%,APP推送文章占比16%。从地域分布来看,江苏、浙江舆情热度高涨,相关信息均过万;河南、山东、广东、上海舆情热度列第二梯队,信息量均过千。

图3:加油站扫码支付舆论热词

就舆论热词来看,“多地叫停”等监管举措类词汇热度较高,部分地区对扫码支付采取从严管理,获得聚焦;“危险”“隐患”“风险”等消极情绪类词汇频繁出现,反映出舆论对于加油站扫码支付安全问题的担忧;此外,“无感加油”“AI”等词汇局部出现,表明解决加油站便捷支付问题的技术路径承载着舆论期待。

媒体持谨慎态度,业界呼吁高层介入与严谨论证

在对加油站安全问题的高度重视下,媒体观点以支持叫停加油区内扫码支付为主。其中,大多数媒体认可海宁市检察院专家论证结果,认为扫码支付确存安全隐患,应当明令禁止。《工人日报》发布《图说·安全第一》表示,加油站有责任剔除任何可能造成事故的隐患,而个人也需遵守、配合,将安全放在首要位置。《沧州晚报》7月24日刊文《叫停加油区域扫码支付应全面推行》,提出应在全国范围内规定禁止扫码支付,不能为一时便利为社会带来安全风险。

同时,也有媒体呼吁对扫码支付安全性进行科学、严谨论证《检察日报》《荆门晚报》等媒体在并持谨慎态度、赞成叫停扫码支付的同时,也提出此事不能止于地方“自我选择”,而应由国家有关部门从更高层面进行科学论证。《北京青年报》呼吁,此事需要有更高层级的政府部门牵头,组织通信、消防安全等领域的权威专家、科学家,进行更为严谨的科学实验,科学评估扫码支付的安全性,为全国统一的政策制定提供依据。媒体认为,如果扫码支付安全风险得到证实,应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禁止;但如果最终结论相反,也应公开辟谣,为扫码支付正名,消解公众恐慌情绪,甚至大力推广此类便捷支付方式。

另有部分媒体认为,虽然海宁市检察院论证结果权威性仍有讨论空间,但安全问题应以谨慎态度应对,叫停做法值得支持。例如,《检察日报》7月23日刊文《加油站扫码支付有无安全隐患?论证未果前应停止》,指出在“科学定论”未明时,叫停加油区扫码支付是“理智”“对社会负责”的。《荆门晚报》7月21日也发文《加油区域禁止扫码支付应成刚性约束》表示,目前关于加油站扫码支付安全与否说法不一,标准缺失,但安全问题不容侥幸,既然存在风险,就应统一禁止。澎湃号“徐州都市晨报”(徐州)“天眼新闻”(贵阳)等地方媒体结合市民采访,指出公众认为可以牺牲一定便利性以确保特殊地点安全。

部分媒体援引其他专家观点,声援扫码支付的安全性《青岛早报》引述东南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副教授宋宇波解释称,使用手机导致加油站燃烧条件较为苛刻,既需要现场油气混合浓度达到一定比例,也需要手机电磁波功率大到一定程度,而如今手机与加油站油气回收系统的安全性能均大幅提升,因此使用手机的安全风险较小。小部分媒体关注明确规定“加油站不能使用手机”的《加油站作业安全规范》的时效性、适配度问题《都市快报》《IT时报》认为该规范制定于2008年,但如今的手机技术、加油站油气回收技术等已不可同日而语,规范应与时俱进,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更新。

少量行业媒体指出,扫码支付安全性需要安全管理水平支撑微信公众号“中国能源报”发文《叫停加油站扫码支付这件事,其实存在误解》,引用商务部石油流通专家尹强观点称,使用手机扫码支付是否安全,更多取决于加油站的安全管理水平。尹强指出,我国加油站安全管理各方面水平不一,部分加油站在防静电、防爆设施设备等本质安全建设方面仍存短板,因此监管部门从全局出发,以安全管理较差的加油站为样本管理所有加油站,做到“万无一失”。

此外,也有少量媒体为无接触、便捷支付提出其他解决方案移动支付网发文《加油站扫码支付争议下,刷脸支付成为争夺的焦点》,指出加油站便捷支付不必局限于扫码,刷脸支付等方式也逐渐进入加油站场景中。《羊城晚报》也提出,随着技术的不断推进,无需下车、即加即走的“无感支付”或将逐渐淘汰扫码支付。

网民观点存在分歧,科学论证或成关键

网民对“加油站扫码支付”安全性问题争议较大,赞成使用与要求禁止的观点均较多;少量网民呼吁更加严谨、科学的证明;另外,也有网民反映各地政策不一、安全管理水平不同的情况。

部分网民不赞同“扫码支付存在安全风险”的说法,认为手机技术已大幅进步,且实践证明并未有使用手机扫码支付导致加油站失火、爆炸的情况产生。

另一方面,部分网民支持叫停加油区扫码支付的做法,认为加油站场景特殊,即使风险较小,也应以安全为重。

少量网民认为仅凭前述实验结果无法论证加油区扫码支付安全性,呼吁科学证明。

部分网民评论反映出,各地加油站管理标准存在一定差异性。

舆情点评:推动制度完善、技术升级与舆论治理

综观社会各界对于加油站扫码支付问题的看法,可从政府侧、企业侧、舆论侧三个维度着手,协同共治,通过完善制度法规、推动技术升级、治理舆论环境,探索加油站智慧支付问题的解决路径。

在制度层面,需完善加油站扫码支付相关顶层设计。目前,关于加油站禁用手机的规定,舆论认知度较高的是自2008年开始实行的《加油站作业安全规范》。相关部门应结合新的需求以及问题,基于严谨的调查研究、科学论证,修订现行安全规范,统一规范标准,例如是否允许在加油站进行扫码支付,改善当下各地规定宽严不一的现状。同时,明确管理细节,包括划定禁止扫码、允许扫码的区域等。

在技术层面,完善加油及油气回收装置技术,丰富智慧支付方式。一方面,或可通过完善加油枪、油气回收装置相关技术,减少油气挥发,消除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丰富加油站智慧支付的方式,中石油、中石化在部分地区已经创新使用了无感支付、ETC加油、刷车支付、人脸支付、智慧眼镜支付等多种智慧支付方式。

在舆论层面,做好加油站扫码支付等智慧支付方式的科普工作,积极治理网络谣言。早在2018年,就曾出现河南濮阳一加油站因手机扫码支付引发爆炸的谣言,加深民众“刻板印象”,干扰舆论氛围。因此,政府、企业与媒体应重视相关谣言的治理,做好科普工作,通过良性引导,构建健康的舆论氛围。

(责编:袁勃、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