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兰:“直播+”意味着一种全新的场景

2020年08月10日10:56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8月5日下午,由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主办的“直播赋能新业态 数字经济新引擎”研讨会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举行。会议围绕如何更好地实现互联网平台直播赋能这一核心议题,讨论“直播+”时代的发展与变革。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彭兰从媒介化研究的角度进行分享,她指出网络直播不仅促进了经济与产业的变革,更为社会和文化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图: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彭兰

谈及日常生活媒介化和媒介生活,她指出,两者形成了一种相互映照和相互生成的关系。首先,网络直播等促成了人的“视频化生存”,这是“数字化生存”的2.0版本,借助直播、短视频等低门槛、易操作的表达方式,普通人的生活变成一种广而告之的媒介内容,并且与他人、与社会产生广泛而深刻的联系。其次,日常生活的媒介化,也意味着媒介化行为与日常生活的相互渗透与融合。为了获得在媒介世界里的表达素材,人们常常会以如何进行媒介化表达来审视自己,甚至会为了适应媒介化传播来调整和改造我们的生活方式,如同“为赋新词强说愁”一样。从长远来看,以短视频直播为代表的新媒介对人的行为模式产生的深刻影响值得更进一步地关注和探讨。

其次,彭兰谈到,直播赋予了更多普通人新的权利,促进了社会资源更好的流动与重新分配。与依靠文字的思想光辉引起众人注意的论坛、博客和微博等平台相比,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使得弱势群体获得话语权的上升通道,原本因文化和技术门槛被排除在媒介话语表达空间之外的边缘网民群体,重新获得了创造、生产和分享自身文化的机会。

彭兰指出,“直播+”带来了一种新的混杂式场景。正如梅罗维茨所认为的那样,新的传播媒介的引进和广泛使用重建了大范围的场景,并延伸出适应新的社会场景的新行为。场景作为一种极为重要的时空描述维度,涵盖了基于空间和基于行为与心理的环境氛围。可以看到,目前很多直播都带来了一种传播场景的混杂,例如,疫情期间在家里开展基于视频会议的教学,实际上体现的是传统的家庭场景和教室场景的混杂。

从场景意义上讲,视频直播带货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电视购物的一次延伸和升级,单向度传播的电视购物与熟人社交式的互动直播带货截然不同,视频直播带货是虚拟场景与现实空间、线上与线下的耦合,体现了一种商场购物和熟人互动的混合下产生的交叠场景。关于新场景下人的行为和心理特征的研究,无论对于学理上的探索,还是产品的研发创新都极具价值和意义。

对于直播与新文化的关系,彭兰提到,就像短视频一样,视频直播也可以看作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新文化运动,这种所谓的新文化,是以生活化、原生态为底色和起点,慢慢发展壮大结出新的文化果实。在发源于草根文化的网络直播场域里,主流媒体要对这种“新文化”有积极和全面的理解,对自身有深刻和清醒的认知,同时做出相应的调整和变革,在坚守专业性的基础上,融入一些新文化、新思维。

最后,彭兰强调站在风口上的视频直播不应被过度美化,还有几点问题仍然值得我们进行观察、探讨和思考。一是平台权力滥用的现象值得警惕;二是直播平台虽然促进了社会资源的流动和社会圈层的打破,但可能到一定时候,这种流动会放缓,社会圈层可能出现新的固化迹象;三是个人权利退让,包括隐私权的让渡,以及迎合流量和他人的刻板印象带来的个性丧失;四是“数字劳工”问题,视频创作者和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以及平台用户的权益都是未来需要持续关注的。

(责编:司远(实习生)、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