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突发公共事件信息供给 促进舆情治理能力现代化

李翔

2020年08月20日08: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原标题:优化突发公共事件信息供给 促进舆情治理能力现代化

  编者按:当前,各类突发事件时有发生,具有蔓延快、波及面广、不确定性强等特征。我国应对社会风险的治理体系还有待健全,抵御社会风险能力有待提高。华南理工大学社会治理研究中心自2015年成立以来,以满足社会治理理论和实践的重大需求为目标,吸引、汇聚、整合国内外相关资源,开展多学科合作,发挥战略研究、政策建言、人才培养、舆论引导、决策咨询的重要功能,在推进突发事件治理、防范化解社会风险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研究中心于2016年入选中国智库索引(CTTI)首批来源智库,2017年入选广东省首批重点智库,2018年入选全国CTTI高校“百强智库”。研究中心将持续发力,致力于建成国内外突发事件治理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高端智库,及时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力的决策参考和理论支撑。

  突发公共事件引发公共信息需求暴发性增长,信息供给环境的多元化、复杂化也考验着政府舆情治理和应急管理体系的运行成效。科学认识突发公共事件的舆情环境、精准定位舆情事件中的公众信息需求、高效进行舆情回应和信息引导,从而优化突发公共舆情事件中的政府信息供给能力,对于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强化信息供给主体意识

  政府信息是服务型政府提供的公共资源。突发公共事件中的政府信息供给质量影响着舆情治理工作成效,关系着社会秩序维护、公众情绪稳定、事件发展方向和进程。为保证政府信息供给质量的及时性、针对性、专业性,需要首先树立“舆情市场”理念,认识到“舆情市场”中信息供给方的多元化,并以“引导者”的立场开展信息供给。

  突发公共事件常常因其敏感性、危害性、复杂性、不确定性及其与公众的密切关联性,而引发高强度的社会关注、不良的公众情绪和多样性的信息需求,并促使个体寻求相应信息,以平复自身情感层面的消极情绪冲击和理智层面的认知失调。在此过程中,出于不同的经济和政治动机,不同主体往往针对目标受众的需求和偏好进行相应信息供给。同时,信息技术的发展促进了信息传播过程中公众身份从地位被动和功能单一的信息受众,过渡到多元的信息受众—传播者—生产者。个体本身会根据自身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结合自身的信息需求偏好,针对所获信息进行价值判断及要素补全,并在强人际关系网中成为信息供给的主体之一。

  换言之,公众处于一个由多样化动机信息供给方和信息需求方共同组成的“舆情市场”。社会公众根据自身的需求、偏好及能力,选择其所接受的信息;政府的信息供给与其他“舆情市场”参与主体的信息供给形成并行关系,这给政府舆情治理带来了挑战。

  因此,在突发公共事件中,政府必须秉持多向的、动态的“舆情市场”理念,认识到其自身的信息供给面临其他信息发布者的竞争,在“自媒体”时代,这一点尤为明显。不同的信息发布者基于不同的动机,在“舆情市场”上试图占据更多份额,获取不同的收益。当前,“舆论场”中的信息传播方式,已经转变为多方互动的信息交流。公众并不只是从政府获取信息、认可和信任政府所发布的信息。所以,政府要积极以“引导者”“合作者”“服务者”的姿态,引导“舆情市场”中的其他信息供给方和信息消费者。

  优化信息供给环境

  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以及非理性因素的影响,“舆情市场”失灵现象并不鲜见。突发公共事件本身的特征及其对公众情感和理智层面造成的冲击,进一步扩大了“舆情市场”失灵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性。在“舆情市场”失灵的状态下,信息供给量随着需求量增加。由于事件本身引发的焦虑、愤怒和恐慌等社会情绪增长,相应的虚假、片面和极端信息产出增加。充斥于“舆情市场”的大量不良信息首先会产生“信息过载”现象,提高信息搜索和辨别成本,放大事件不确定性,加重公众焦虑情绪。“舆情市场”失灵状态会导致“消极情绪生成—不良信息产出”的恶性循环,对政府信息供给成效造成消极影响。

  应对“舆情市场”失灵,政府应充分发挥多元治理优势,以立为主、立破并举,正面激励与负面惩治并行,综合系统地规范信息供给内容和信息供给主体,以良性竞争与合作的互动策略调控“舆情市场”,为优质信息传播营造良好环境。首先,要加强遏制和打击恶性竞争行为的力度。虚假信息的低产出成本及澄清辟谣工作的高成本是首要问题。对此,必须加大相应技术投入,以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依托,快速精准地辨别影响较大的虚假信息并进行优先处理。其次,通过规范信息供给方以引导把控信息产出质量。规范信息供给主体资格门槛,完善事前预防、事中监督、事后惩治的法律体系,同时,正面激励与负面惩治并行。最后,鼓励和促进“舆情市场”良性竞争,发挥媒体监督、社会监督和群众监督的作用,促进自我监督,保障自身信息供给的质量和真实性,拓宽公众获取真实、全面信息的渠道。同时,认识到竞争并非市场行为的唯一选择。在“舆情市场”中,政府应加强引导,重视合作的重要性,强化与专业机构、社会组织及媒体的沟通和协作,将其纳入自身的信息供给体系中,以丰富自身信息供给链,拓宽信息供给渠道。

  提升信息供给成效

  在突发公共事件中,政府除了要通过遏制不良信息传播以化解事件危害扩大化的风险外,还应通过供给高效信息,降低突发公共事件解决成本。其中,关键在于精准识别公众情绪、定向回应公众需求,以信息供给稳定情绪、坚定信心,进而引导行为,使社会公众的行为选择与突发公共事件的解决路径一致。而信息供给的成效,取决于其与公众信息需求对接的时效性和契合度。

  在突发公共事件中,事件的不确定性常常会导致公众焦虑等消极情绪。由于自身知识储备和片段式信息之间的不对称所造成的认知空白和认知失调,也使得公众在短时间内出现大量信息需求。基于个体条件的差异,公众对于信息的需求方向和实质皆有所不同,并导致个体具备不同程度的信息获取主动性、信息筛选自主性和信息解读能力。而由于反证偏向、确认偏误、信息瀑流等信息传播中难以避免的个体认知能力缺陷,使得部分虚假信息往往更容易获取社会关注。

  因此,政府信息供给需要增强信息质量和有效性。信息供给必须以需求为导向,以满足需求为基本,以引导行为为目标。这要求政府正确把握公众情绪和需求的演化特征,认识到个体的信息选择一方面源于信息源—信息传播媒介—信息内容与个体信息偏好、需求的一致程度;另一方面源于其基于信息解读而对不同行为选择所产生的成本—收益—风险做出的判断。

  在突发公共事件中,由于事件发展的不确定性、公众接受信息的片面性和延时性,个体往往难以对自身行为选择做出理性判断。为此,需要做到以下几点。第一,政府应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以及专家智库、社会组织和企业的专业经验与知识,采集和研判公众信息需求层次、内容和发展趋向。第二,充分发挥自身信息供给的权威性和专业机构的专业性优势,及时进行相应的信息供给,抢占信息需求空白,尽快制造正面信息瀑流,稳定社会情绪。第三,通过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精准识别信息传播过程中所产生的关键及派生的关键意见消费者,增强与其之间的交流联系,扩大政府信息供给链的辐射广度和深度。第四,信息供给应尽可能做到全面详尽,消除信息模糊性,联动专业机构为公众提供正确的行为选择模板,阐明不同行为选择的成本、收益和风险,引导公众行为,减少其信息消化成本。

  突发公共事件信息供给重在精确把握舆情市场的复杂性和多元性,增强政府信息供给主体观念。通过导入多元治理理念,提高舆论引导和舆情应对能力,优化信息供给环境。同时,在“满足需求—引导行为”的路径上提升信息供给成效。政府信息供给的优化,既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必然要求,也是舆情治理及公共应急管理体系改革和完善的重要环节,更是推进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着力点。

    (作者单位: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责编:袁勃、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