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游戏大国成为游戏强国?

张力、廖芮

2020年09月27日17:3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发布2小时冲上B站热门第一,超6万人同时在线观看,弹幕数超11.4万,海外视频播放网站优兔(YouTube)上播放量破400万次,这是最近一款国产单机游戏《黑神话:悟空》实机演示视频的成绩。近些年来,中国游戏产业高速发展,市场及用户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毋庸置疑,中国已成为世界游戏版图里不容忽视的一个超级大国。

作为“第九艺术”的游戏

近年来,网游产业步入高速发展阶段,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板块。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不少人居家隔离,以网游为代表的“宅经济”打破了时空限制,丰富了数字文化生活,成为逆势上扬的行业之一。

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和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联合发布的《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增速同比提高13.75%。中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近6.6亿,游戏用户规模同比增长1.97%,增长了1271万。

传统意义上,文学、绘画、音乐、舞蹈、雕塑、戏剧、建筑、电影被称为“八大艺术”,而网络游戏则被一些学者称为“第九艺术”。目前,网络游戏已成为年轻潮流文化之一,成为大众精神文化生活的组成部分。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网络游戏玩家,既是我国第一代在“原子家庭”中出生的群体,又是在网络文化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互联网原住民”。人际关系疏离化以及互联网时代数字化生存造就的“群体性孤独”,使得这群人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迥异于前几代人的情感结构与文化经验。在媒介高度融合、虚拟化生存愈演愈烈的互联网时代,网络游戏之于他们,与其说是一种娱乐产品,不如说是一个成长空间乃至一种生存方式。

网络游戏的多重属性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技术总监张晓明表示,网络游戏既具有技术性、工具性和产业性的商品属性,更具有知识承载、思想价值和意识形态的文化属性。从这个意义上看,作为文化数字化传承的穿越“使者”,它承载着激活传统文化、传播当代价值观、进行海外输出等功能。

网络游戏是数字文创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如今最为重要的文化载体之一。美籍传播学者威廉?斯蒂芬森曾提出,“大众传播之最妙者,当是允许阅者沉浸在主观性游戏之中者”。游戏将道德价值和文化基因赋予故事、人物、画面、音乐等内容,引导游戏者特别是青少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游戏的沉浸式体验中,玩家不仅可以体验游戏乐趣,更能感受文化“潜移默化”的传播。

以完美世界《神雕侠侣2》手游为例,它与广西壮族自治区龙州县政府联动,将独具民族特色的天琴文化引入游戏,在向年轻一代普及古老壮族民族乐器的同时,也对其承载的壮族文化历史及先民的文化信仰进行了挖掘和数字化呈现;再以老少咸宜的《王者荣耀》手游为例,92个人物角色选取设定多以历史名人为主,人物角色的音效和台词也大多取材于中国传统诗词、传说,让玩家了解神话故事和上古传说,实现寓教于乐。

此外,网络游戏因其互联网属性,超越地域界限,成为一种国际化交互的“语言”。学者刘旭在《中国武侠类网络游戏在越南的跨文化传播研究》一文中指出,网络游戏具有以下两点优势:一是克服场景制约障碍,打破地域差异,全球玩家可以在同一个场景下扮演角色;二是玩家在加入虚拟世界后,为了取胜必须增强对游戏故事背景的了解,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历史传统带来的差异。可以说,一款承载优秀文化的游戏产品,能把中国故事、中国形象推介到世界,也能让世界了解中国。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2020年初,《梦幻西游》电脑版也助力非遗文化出海,向外界展现了“飞天入梦”蓝印花布、荣昌折扇、剪纸、泰山皮影,以及携手敦煌博物馆合作打造的“梦回千里是敦煌”等作品。与此同时,一些外国团队制作的中国题材游戏也在海内外收获极高热度,例如《真·三国无双》《狄仁杰之锦蔷薇》《全面战争·三国》等。

“游戏大国”的尴尬现状

尽管我国网络游戏的成绩令人振奋,但还应当看到,国外网络游戏丰富的IP层次和完整的产业链条,仍远远领先于我国的游戏行业。国内游戏产业日益火爆的背后,是氪金(原为“课金”,特指在网游中的付费充值行为)手游引争议、单机游戏缺乏生存土壤、文化属性不强、盗版屡禁不止等市场浮躁的现状。

首先,“3A作品”被国外公司完全垄断,主机游戏在国内市场处于严重滞后的情形。“3A作品”意为“高投入、高体量、高质量”,堪称游戏中的“艺术品”。例如,日本《最终幻想》系列、美国《魔兽争霸》系列、法国《刺客信条》系列等,以精良的制作、庞大的世界观、超高的游戏性收获了全球大批粉丝。由于国内游戏制作大环境差,消费者版权意识和付费意识有待增强,再加上网游和手游的超强吸金能力,中国资本市场里几乎难觅单机游戏的踪影。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游戏市场的规模约1521亿美元,中国市场收入占比约36.5%。其中,手机游戏遥遥领先,单机游戏少得可怜。2019年中国单机游戏销售额同比大幅增长341.4%,但即便如此也只有6.4亿元,在国内游戏产业中总体占比约为0.27%。

其次,部分网络游戏在模式和观念上创新不足,面临着同质化、原创匮乏的发展困境。目前,部分原创游戏产品的文化属性不强,停留在“对垒”“打怪”“升级”的低水平阶段,难以让玩家产生文化满足。据《光明日报》报道,游戏市场内无序竞争的情况比较突出,模仿、抄袭、私服外挂等侵权盗版现象更是层出不穷。例如,2020年8月12日,全国首例涉5G云游戏侵权案宣判,《英雄联盟》《QQ飞车》等5款游戏共获赔258万元。

最后,部分企业主体责任模糊,在社会责任方面承担不够,游戏的价值观念出现偏差。据《法治日报》报道,部分游戏文化内涵缺失问题较为突出,存在低俗暴力倾向,个别作品格调不高,触碰道德底线,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诸如《悠游三国》《三国群英传》等关于三国题材的游戏都有不同程度歪曲历史的现象;而《春秋Q传》主角孔子不是为讲学游说周游列国,而是为了破解传家宝屠龙刀的秘密四处奔走,极容易对青少年造成负面历史认知。

游戏产业如何贡献文化强国新动能?

作为文化科技融合的典型文化形态,网络游戏已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日常文娱生活的重要内容。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不断推出有信仰、有情怀、有深度的原创精品,推动网络游戏从相对单一的文化商品向更深层次的文化认同转变,助力文化强国建设。

传统文化与游戏的双向赋能,是游戏产业的必由之路。一方面,要积极发挥网络游戏承载主流文化的功能,强调其观照与介入现实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借助游戏赋予传统文化以时代特色,充盈网络游戏的精神内涵。如腾讯“新文创”通过与故宫博物院、敦煌博物院等连接,创发新IP,推动文化价值和产业价值的互相赋能。网易游戏全新文创战略——“夸父计划”,联合广东省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自主汉服品牌尚华莲、苏州博物馆三大重量级战略合作伙伴,共同推进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政策监管和市场自律双管齐下,良好的创作文化环境是基础。在监管方面,行业协会要发挥引导规范作用,各级监管部门也应积极改革管理机制,共同为游戏市场健康有序发展保驾护航;在鼓励原创和培植方面,加强版权保护等制度的规范化。例如,北京设立游戏出版选题计划制度和游戏出版重点选题库,对原创精品游戏给予政策、资金和宣传方面的支持;在人才和产业培养方面,注重专业教育和方向引导,如清华大学与腾讯合作开设游戏专业,助力培养顶尖游戏制作人和游戏策划人等。

强化科技的支撑作用,借助云技术时代的新风口实现顺势发展。一是要加强对游戏研发、发行和消费等环节关键技术研究;二是要推动5G条件下,人机交互、互动化传播、沉浸化体验等智能技术在游戏领域的创新应用;三是要鼓励游戏引擎等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增强核心竞争力。例如,浙江大学与盛趣游戏公司共建研究中心,加强在游戏中的人机融合智能、虚拟场景感知等方向研究,实现前沿技术突破和在游戏产业中的应用。

正如B站用户评论的那样:“我在埃及当刺客,在异世界当猎魔人,当猎龙者,当骑士……什么都当了。现在我终于看到一丝希望,我能回到自己国家的异世界当猴哥。”希望在新的历史和技术条件支撑下,网络游戏能够真正助力传统文化融入当下生活,成为实践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的生动载体,承担传播中国文化的新使命,为建设文化强国贡献更大力量。(人民网新媒体智库研究员 张力、见习助理研究员 廖芮)

(责编:袁勃、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