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卖惨千奇百怪 一旦翻车后坐力惊人

杨杰

2020年10月21日09: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自古套路得人心 如今卖惨换现金

  很久以前,我们嘲笑选秀节目上选手总是卖惨,一个经典笑话是父亲告诉儿子,“等我死了你再去参加比赛,不然连海选都过不了。”起初我们对身世凄惨但天赋异禀的选手予以同情,后来哭天抹泪的人实在太多了,同情心都不够用了。

  这些年,“卖惨学”在网络分支里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和大街上断臂残肢的乞讨者、抱小孩的妇女一样,网络卖惨几乎成为一种职业。你一定看到过一个胡子头发花白、满脸褶皱愁容的农民大爷,他旁边是醒目的几个大字:“帮帮我们”“果农心急如焚”“欲哭无泪”“××滞销”……滞销前面的词,可以是广东徐闻的菠萝、山西临猗的苹果、安徽的蜜橘。滞销商品千千万,只有大爷还是那个大爷。

  2018年,网上一篇爆款文题为《痛心!四川大凉山眼看大雪封山,50万斤脆甜丑苹果抢收不及,求你帮老人孩子渡过这个难关!》。文里说,因天灾频繁,交通不便,漫山遍野的丑苹果难运出售卖。里面还提到一位五年级的小女孩家里有3万斤苹果待售,“她最大的爱好是看书,说起她带着弟妹苦苦操持家里时,忍不住哭了出来,可能下年她就要出山去务工了”。文末,自然奉上苹果的购买链接。

  很快,这篇文章就被打脸了——当地政府说,当年苹果产销两旺,经销商已经开始抢货了。媒体调查后发现,发布文章的是广东一家公司,图片是网上下载的,故事是编的,“属故意营造悲情画面,恶意引导消费者”。

  那家广东企业被封了号,但时至今日,网络卖惨仍以千奇百怪的方式存在着。有体面的老板,在办公室默默抹眼泪,受疫情影响,外销的蚕丝被被退单,发不出工资,原价499元,现价99元;有坚强的宝妈,被丈夫抛弃,带着3个孩子顽强拼搏,就靠着在网上卖点面膜维持生活,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我前两天还刷到一个短视频,一位博主路遇拾荒老人,给她又扛米、又送面,老人家徒四壁、衣衫破烂,博主临走时给她一沓钱,老人追着汽车下跪感谢。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故事太过圆满,设计的痕迹颇浓。后来发现类似的情节反复上演,善良的博主如天降神兵,看望孤寡老人,给他们做饭打扫,或者买下老人所有的货品,还要多给一两百块。

  博主们朴实无华的作品赚取了眼泪和粉丝,据说粉丝众多的大号,一条广告报价少则三五万元,多则十几万元。真是自古套路得人心,如今卖惨换现金。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靠同情积攒起的信任,一旦翻车,后坐力惊人。大家也许还记得2016年罗尔的那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网友觉得自己的爱心被消费了,感动的泪水终究是错付了。孩子最终没能留下,大人也受尽牵连。

  本月,B站抗癌博主虎子去世了,生前经历的一场风波让他从云端跌入谷底。本来,他在视频里是一个肺癌晚期、家境惨淡、父母重病、家里欠债的不幸者,常在镜头前以苍白的脸色示人,鼻子插着呼吸管,有气无力地说想留点钱给儿子和父母。人们看他记录生命的最后历程,无不为之感动,解囊相助,帮忙填着医药费的窟窿。

  后来,有网友突然发现虎子的大众点评账号上,常有人均几百元的餐厅消费记录、住五星级酒店,还有一部宝马车,舆论瞬间反攻,虎子视频里鼓励暖心的弹幕几乎全变成了嘲讽和谩骂,生命最后的那段时间,他的艰难应该不止病痛。

  一个人选择怎样的消费方式本来无可厚非,尤其对时日不多的人来说。直到现在,人们也说不清虎子到底是否刻意卖惨,如今人走了,空留一地喧嚣。

  英国经验论哲学家一般认为人有两种本能,一种本能是利己,还有一种是同情。能够帮助他人,证明你是有价值的,是正向的自我反馈。此外,在帮助他人的时候,我们希望当自己遇到困难也能有人支援,因此人们乐于施以同情。

  这恰恰给了别人机会,利用人性赚钱。营销学认为,如果企业的营销活动能使人的大脑释放催产素,产生同情,人们就会觉得品牌或产品比较可信,从而容易建立信任关系。但是,卖惨换取财富密码会带来一种扭曲的价值观渗透,好产品不如惨故事。未来,或许商家们得准备好如唐伯虎进华府般的比惨故事,才能从网友的口袋里掏出点碎银子了。

  而且,卖惨能卖几回,爱心会耗尽,等到真正需要援助的个例发生时,人们的同情心已经磨出一层茧子,不再敏感了。

  杨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袁勃、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