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关注医院“停车难” 需多措并举

2020年11月02日08: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多措并举解决医院停车难(来信调查·关注医院“停车难”(上))

安徽六安市将城区部分闲置地建设成停车场,并进行景观提升,有效缓解了医院周边停车难和交通拥堵问题。

田凯平摄(人民视觉)

车多位少,医院停车难的问题在很多城市都存在,这让不少患者和家属颇感烦恼。近日,记者赴多地进行了采访调查。

就医早高峰,医院门口排起长长的车队

10月19日上午9时45分,某城市一家大型医院门口,等待进院的车辆排成了一条300多米的“长龙”。车队中,多名交警和保安维持秩序,不少司机摇下车窗,不时探头观望。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真是没脾气。”车主吴刚排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蹭到了医院停车场门口。早上7点多,他带着患病的妻子从家中出发,原本想着早点出门能避免排队,没想到医院这时已经车满为患。

在这里,医院停车难成了“老大难”问题。记者当天上午跑了该城市市区的5家医院,家家门口都排着长队。上午8时25分,在另外一家医院门口的公路上,排队进院的车辆和早高峰的车辆挤作一团,手机地图上将近400米的路被标记成了代表严重拥堵的深红色。

“院内基本上没有停车位了,走一辆才能进一辆。”这家医院的保卫处处长说,医院现有各类车位1千多个,而每天有五六千辆车开过来,尤其是早上7时至8时的高峰时段,就有900多辆车等着进入医院,“一般情况下,8点之后,停车场可供就医车辆停放的车位数就不足200个了”。

早上8点多,交通早高峰时段,也是医院门诊人流最集中的时段。在某城市市中心的一家医院大门外,由东向西的外侧车道上,需要穿过连续不断的非机动车流才能开进院门的车辆排起了长队,中间还夹杂着临时停车下客和未看清标识急于驶离或驶入的变道车辆。另一家医院大门外,“车位已满”牌子早就挂了出来。辅警和医院保安看到车辆就马上挥手要求驶离,但还是不断有车辆靠近询问“有没有车位”。

“病人本来就不舒服,行动不方便,乘坐公共交通不放心。自己开车吧,医院里停车位很少,周边还都是单行道,找个车位经常要转好几圈,有时候不得不停到一两公里外再走回来,停在路边要是违章会被拍照罚款,真让人头疼。”开车带父亲看病的田女士说。

大医院多在市中心,停车位十分有限

记者在某城市采访时发现,不少知名三甲医院都集中在中心城区,院区寸土寸金,可以调剂的车位十分有限。周边多是老旧居民区和窄小马路,交通拥堵和停车难,几乎是这些医院共同面临的问题。

据介绍,医院车位紧张问题凸显首先是因为门诊和住院病人近年来持续增加。该市某医院在寒暑假就诊高峰期每天接待患者和家属高达2.5万人次,但院内几乎没有停车条件,门口道路仅两车道宽,早晚高峰的机动车流量最高达到每小时650至700辆,超过400辆次的停车需求无法满足。

很多市民选择将车停在医院周边的停车场。带孩子来一家医院儿童门诊看病的张先生把车停在了旁边一家宾馆的停车场,“虽然收费贵些,但总比在医院门口排长队强”。类似情况在该市几家大型医院也都普遍存在,周边不少单位的停车场成了医院的“候补停车场”,给本单位停车带来了很大压力。一家医院附近宾馆的保安介绍,宾馆停车场里停的车有70%以上都是去医院的,有时候客人来了都找不到停车位。

“医院停车难主要症结还是因为目前各家医院总体配建的停车位太少。尤其是一些位于市中心地段的医院,用地本就有限,所以设计预留的车位也不多。” 清华大学交通工程与地球空间信息研究所所长李瑞敏表示,近年来,汽车保有量不断增加,医院停车配套设施未能及时跟进,停车难题也逐渐凸显。

“患者就医时间分布不均也加剧了停车难的问题。”李瑞敏说,“去医院就医存在明显的早高峰现象,大家都有赶早不赶晚的心理,造成早高峰时段医院停车需求量很大,这也加剧了医院停车难的问题。”

改善硬件设施,也要在提高效率上动脑筋

为了缓解医院停车难问题,不少医院着力从内部挖潜。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保卫处处长邱网妹看来,解决停车难题的根本之道在于增加车位,提升硬件设施。

中山医院是上海中心城区各大医院中,患者就诊停车体验相对较好的一家。该院启动一路之隔的东院区建设时,设计了三层地下车库,其中80%为立体式停车架。2014年,东院区建成后,医院一下子新增对外开放车位600多个,加上西院区原有的100多个车位,“停车难”问题得到了充分缓解。据了解,医院正在建设的三期工程,预留的地下车库面积更大,预计开放后,停车将不再那么难。

武汉市不少医院也在建设大型停车库。比如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前不久就开工建设一个地下两层停车场,预计明年9月底完工,将新增近400个停车位;中南医院也在建设地下车库,共3层约400个车位,而且计划在5年之内还要修建多个地下车库,争取让前来就诊的车辆全部停放在地下车库。

但建设停车库不仅施工周期长,而且需要占用不少建筑面积,一些医院地处闹市,用地本来就很紧张,大规模建设停车库不太现实,于是在停车位的分配上动起了脑筋,有的取消职工院内停车优惠,转而在外租用停车场供职工停车,把更多的院内车位留给患者。还有的在疏导车辆快速通行上下功夫,减少车辆出入拥堵时间,比如增加交通引导人员、增加内部标牌标线、加设手机扫码支付设施、设置即停即走临时车位等。

据武汉中南医院保卫处处长汪德斌介绍,中南医院规定从今年7月1日起,所有职工车辆在医疗区停放也跟社会车辆一样计时收费,医院则在附近一个剧场的地下停车场租了200个车位,供员工停放车辆,每月给予一定停车补贴。

提升医院精细化管理水平,与职能部门加强合作

缓解“停车难”,改善医院及其周边秩序,除了医院加强管理、多措并举外,还需要交管、城管等部门的通力合作,科学规划,精细管理。

上海市的中山医院有近800个停车位,但工作日基本处于满负荷运行状态。2019年,医院共停放社会车辆超过90万辆次,平均每个工作日超过2500辆次,比2018年上升了11%。为了维护良好的停车秩序,医院聘用的200多名保安,地下车库就占了一半。每名保安人员都配备了对讲机,及时与出入口保安及车库主管联系,哪个区域有车辆离库、是否要采取分流措施等信息都能及时传递。

为了化解医院周边的交通拥堵现象,中山医院与上海徐汇区交警支队联合成立了交通辅警中山班组,与当地枫林派出所合作建立警务室,与所在社区枫林街道携手,对医院周边区域实行综合治理,将周边5条马路设计成单行线,使车辆环绕医院按顺时针行驶,确保交通井然有序。

中山医院保卫处副处长徐治国告诉记者,一般早上是入院车辆集中的时段,下午4点以后离院车辆较多。根据这样的特点,他们对道路出入口实行分时段管理,早上作为入口,分担车辆积压问题;下午离场车辆增多时,就调整隔断,入口变成出口。

治理停车难,大数据也是重要助力。近两年,上海徐汇、静安等区先后建起城市综合治理信息数据平台,今年8月底打造了统一的“市级公共停车信息平台”,目前已有89万个车位接入,三甲医院周边的街面道路和停车位信息是其中重点。徐汇区天平街道还开发了“天平家园·五官科医院停车引导系统”,通过预约短信和现场扫描二维码等方式,市民能及时获得停车指导。

“有关部门应加强公共交通与医院之间的衔接,合理设置公共交通站点,增加运营路线和车次,鼓励就医者通过公交或地铁等方式出行。”李瑞敏建议。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坦言:“真正从根本上解决医院停车难题,还要花大力气推行分级诊疗,使优质医疗资源不再集中于少数大医院。”(本报记者 姜泓冰 程远州 金正波 刘博通)


记者来到浙江杭州、宁波两地的医院进行采访

大医院这样缓解停车难

位于杭州市中心的浙大邵逸夫医院,是省内知名三甲医院,日接诊量超1万人次,就诊车辆日均不少于1500辆,但医院内部仅有300个地面停车位,还得分出一部分供员工停车,停车难的问题比较突出。

地处宁波市鄞州区的宁波大学附属人民医院则是当地有名的三级综合性医院,位于市中心繁华地带,院区面积不大,机动车停车位同样严重不足。

为了化解医院停车难题,两家医院想了不少办法。

首先是挖掘潜力。2016年以来,宁波大学附属人民医院先是通过土地划拨,将院内停车位增加到533个,随后又在医院附近的社区租用了80多个社会公共停车位。浙大邵逸夫医院则与周边4个开放式社会停车场达成了合作,增加2200多个停车位供前来就诊的市民使用。

其次是利用大数据做好车辆调度,尽可能提升停车位的使用效率。浙大邵逸夫医院通过和杭州市江干区数据资源管理局合作,将车位全部接入杭州的“城市大脑”,由大数据系统统一调度。在浙大邵逸夫医院旁的庆春东路上,可以看到一块智能化道路指示牌。指示牌上实时显示医院周边停车场的车位信息、道路信息,引导前往医院的车辆分流通行。

“大数据调度的效果不错。自9月30日试运行以来,日均导流车辆数145辆,11%的就诊车辆得到有效分流。现在,医院内部拥堵情况有了明显缓解,医院周边主干道平均拥堵指数也有所降低。”杭州市江干区数据资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

此外,为减少车辆逗留时间、提高停车位的使用效率,两家医院都选择了ETC无感支付系统。据宁波大学附属人民医院院长陆勤康介绍,医院每天的车辆进出流量达3000余辆次,以往每辆车通过闸口的时间最快也要近半分钟,“启用ETC无感支付系统后,车子几秒钟即可通过闸口,车辆进出速度明显加快。”

在缓解医院停车难过程中,有关部门的同步配合也很重要。对有短暂停靠需求的车辆,交警部门在浙大邵逸夫医院南门旁设置了12个2分钟临时泊位,并有6套违停抓拍摄像头同步运行。另外,门口道路上每天都有交警、保安、志愿者对行人和车辆进行疏通引导。“自从装上了抓拍摄像头,医院门口的秩序确实好多了。”医院保安王师傅说。

浙大邵逸夫医院所在的采荷街道则结合“城市环境大整治、城市面貌大提升”集中攻坚行动,街道工作人员对医院周边非机动车停放开展了常态化管理。9月以来,共计劝导、纠正乱停车行为2000余辆,清运共享单车800多辆。

“增加停车位、提高车位使用效率是治标,减少人流量、车流量则是治本。”陆勤康说,宁波大学附属人民医院通过完善微信公众号预约挂号功能,推行分时段预约、分时段就诊,让患者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医院就诊,错峰出行,有效避免了人群聚集导致的院内车辆拥堵现象。

陆勤康表示,缓解停车难,根本上还应继续做好医学人才下沉、城市医院下沉工作和分级诊疗工作,提高基层医院医疗水平,让小病患者在小医院看、在家门口看。如此一来,大医院人流量减少,停车难自然迎刃而解。(本报记者 方 敏)

(责编:袁勃、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