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教材出版发行已成为商业贿赂多发领域

赵志疆

2020年11月20日08:5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更换教材不该只发布一纸公告了事

  2019年5月,一则全科换卷的通知,打乱了巴彦淖尔初中师生的阵脚。在距离中考还有两个月时,当地突然通知当年中考全部使用包头市的中考试卷。多年来,包头初中英语教学采用“人教版”教材,巴彦淖尔则是“仁爱版”教材。教材的差别,很快体现为成绩的差距:巴彦淖尔市2019年中考英语平均分为54.06分,比包头市低了近13分,及格率仅为26.96%,在各科中处于低位。

  突然换卷,令当地师生叫苦不迭,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使用的教材也经历了一番“拉锯战”。2019年2月14日,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发布初中英语教材选用公告,并在4月1日公示了选用结果——“人教版”教材。对此,“仁爱版”教材的编写机构仁爱所,向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举报称教材选用程序不合规,在得到教育厅确认后,英语教材又改回“仁爱版”。此后不久,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发布了中考全科换卷的通知。

  这样的时间节点,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仁爱所所长赵勇因此质疑:“可以换教材,但不能用换中考考题的方式倒逼换教材。”当地教育局固然否认此说法,但英语教材还是完成了更替,当地计划从2020年秋季学期初中起始年级开始启用“人教版”教材,未来两年将陆续更换初二、初三的教材。眼下,双方的官司仍在继续。

  对巴彦淖尔市初中师生来说,麻烦刚刚开始。按照《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的规定,教材一经选用应当保持相对稳定,原则上从起始年级开始更换使用新版本教材。因此,巴彦淖尔市的初一新生已经启用“人教版”教材,但教育局给初二、初三年级学生采购的仍是“仁爱版”教材。教材保持稳定无疑是为了“平稳过渡”,但在巴彦淖尔市中考已经改换试卷的背景下,为了应对未来的中考,当地师生不得不自备“人教版”英语教材,加班加点突击学习。“考的不发,发的不考”,这样的教材配置有什么用?

  几乎就在仁爱所与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对薄公堂的同时,山西应实文体用品有限公司举报称,衡阳市20万册中小学教材被替换的过程中,或存在行政干预和利益瓜葛,被替换的初中英语教材,正是其所代理的“仁爱版”。今年4月底,重庆市下属渝北区、江北区、忠县等9个县区,也突然更换“仁爱版”七年级英文教材,面对仁爱所的强烈质疑,重庆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的解释是“不存在违规行为”。

  教材市场份额庞大,早从2001年开始,我国就开始推行教材多样化建设,着力打破“大一统”的教材垄断格局,致力于激发竞争活力、提升教材质量。“仁爱版”教材的异军突起,正是得益于此。随着“仁爱版”教材的大面积节节败退,教材市场的竞争活力以及相关问题不免令人忧心。

  部分地方检察机关查处案件情况显示,教材出版发行已成为商业贿赂多发领域。以此为背景,公开透明、民主科学的教材选用机制不可或缺。《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如需更换教材版本,应由教材选用单位委托专业机构征求使用地区学校教师、学生及家长意见,形成评估报告,并向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提出书面申请。既然更换教材是以“顺应老师和学生的意愿”为依据,首先就应该尊重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不应该只是发布一纸公告了事。

  赵志疆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袁勃、李娅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