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媒体观点

医保谈判应兼顾药厂利润与民众福利

杨德奕
2020年12月24日09:33 | 来源:光明日报
小字号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已经结束。按照国家医保局于今年9月公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这次医保谈判涉及癌症、精神疾病、眼病、儿科等药品,共751个品种,很多创新药也纳入了此次谈判。

医保谈判,涉及民众切身利益,自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医保谈判结果未出之时,一些上市的入围药品生产厂家股价已然上扬、创出新高,成为资本市场一景,这虽是对药厂产品入围医保谈判的正向激励,但又何尝不是压力呢。自从2015年开始举行医保谈判以来,每次医保谈判都大幅降低了药品价格,由此拉低了医药市场整体价格,为扩大医保覆盖腾挪出扩张空间。从几次医保谈判的结果看,最终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平均降价幅度在40%以上,最高达到70%以上,甚至更多。

在现代国家,国民医疗保障的覆盖率及其保障水平,已经成为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当然也是国家治理的最紧要问题之一。其中最难以平衡和解决的问题,就是药品价格问题。药价低,新药开发的动力就不足,医疗保障水平就将阻塞在这个瓶颈之处;药价高,医保不足以支付民众用药,医保水平也同样不足以保障民众用药。问题更在于,由于新药研制不仅周期长,投入费用巨大,而且成功率也有限。因此,一旦新药开发成功,在其必要的专利保护期内,将形成新药的市场垄断局面,进而导致新药定价高企。显然,如果强迫药厂降价,那么药厂将丧失开发研制新药的动力。

在国外,医疗保险公司是限制药厂定价权扩张的最重要力量。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保险公司决定了药品的市场覆盖率。而保险公司对付药厂的撒手锏就是医保目录。如果药品太贵,列入医保目录有可能导致保险公司亏损甚至倒闭,那么,保险公司就不会将药品纳入目录。在一些国家,医保投入的(部分)款项来自国家财政,因此,政府也在促使药价向市场均衡价格靠拢上发挥重要作用。

在中国,整个国家层面医保制度的完善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太远的路要走。改变药厂靠“公关”医院乃至科室、大夫来确定药品价格的做法,体制性的解决办法就是利用国家运行医保制度的长处,把控住药品目录,与药厂谈判,挤出药价水分,压缩虚高空间,使药厂的利润保持在不影响新药开发研制和出品的一定水平上,既不使药厂失去动力,同时也为民众争得福利。在挤水分压价格方面,已进行的几次医保谈判还只是开始。

(责编:程欣(实习生)、李娅琦)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