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

“大头娃娃”事件考验监管效能 需要追根溯源

2021年01月19日10:45 | 来源:  
小字号

新闻追踪:福建一健康护理用品企业被立案调查

因生产、销售涉嫌导致幼儿成“大头娃娃”的抑菌霜,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被漳州市警方立案。

福建省漳州市卫健委官方网站今天发布消息称,“根据目前产品检测结果和调查情况,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并对相关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卫健部门依法吊销涉案企业《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市场监管部门依法吊销涉案企业营业执照。”

11天前,有网友披露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涉嫌违法添加“激素”,致5个月大的孩子使用后成“大头娃娃”。漳州市卫健委联合市场监管局组织人员立即前往涉事企业现场调查,责令该企业召回涉事产品,并对在检查现场查见的留样样品、产品包装材料等进行取样留置。

为此,漳州市专门成立了由卫健、市场监管、工信、公安、龙文区政府等单位组成的事件处置工作组,赴发现“大头娃娃”的江苏、浙江等地走访了解相关情况。据该事件处置工作组昨天通报,经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检测,已确认召回的涉事产品“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和“开心森林一抹舒宝宝皮肤抑菌霜”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

江苏连云港市一位患儿的家长表示,将起诉涉事企业,要求该企业支付患儿的治疗费用,并公开道歉。

据连云港市人民检察院1月12日发布的公告,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等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的行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诉讼的,人民检察院可以支持起诉。请拟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机关和社会组织在30天内将有关情况书面反馈给该院。(中国青年报)

北京青年报:“大头娃娃”事件需要追根溯源

据漳州市卫健委网站消息,漳州市“欧艾抑菌霜”事件处置工作组17日发布通报:经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检测,已确认召回的涉事产品“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和“开心森林一抹舒宝宝皮肤抑菌霜”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企业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涉事企业所在地卫健部门已将有关线索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传唤涉事企业主要涉案人员。

按照漳州市有关方面发布的通报,涉事企业生产、销售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和“开心森林一抹舒宝宝皮肤抑菌霜”两款产品,都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对婴幼儿身体会产生伤害,被认定为伪劣产品。既然是伪劣产品,就要依据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相关法律规定,追究当事企业和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我国刑法对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处罚是相当重、相当严的。销售金额在200万元以上,就要处15年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了。而漳州这家企业销售的产品,已经被有关方面认定为伪劣产品,而相关产品已经销售到江苏、浙江等地,销售金额应当不会太小。那么,按照刑法规定,涉事企业负责人、相关责任人就都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后果之严重,可能涉事企业完全没有想到。

这也意味着,相关的后续工作量还很大,特别是涉事产品的认定,到底是生产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和“开心森林一抹舒宝宝皮肤抑菌霜”都是伪劣产品,还是部分产品是伪劣产品,销售了多少,还有多少没有销售。而按照通报的用词,两款产品并不存在部分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的问题,而是都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只要是已经销售出去的产品,就都可认定为伪劣产品,就都可以依据刑法规定追究其法律责任。

由此,还带来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经销商如何认定其责任;对销售两款产品的人员,又当如何追责,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虽然他们在金额上不可能有生产者那么多,但是,刑法明确规定,只要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就要追究刑事责任,并处以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对经销商来说,真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销售没有赚到几个钱,却要面临承担刑事责任的危险。

除生产者和经销者之外,倍感压力的还有负有监管责任的部门。因为,有关“大头娃娃”的问题早在若干年前就已经掀起过很大的风浪,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员受到了处罚和制裁。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又出现了“大头娃娃”问题,而且,情节比起以往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有关方面对所生产产品的认定,也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伪劣产品。如此一来,对监管部门来说,也是压力山大。至少,监管是不到位的,监管责任是难以推卸的。这就要看,涉事企业到底生产和销售了多少伪劣产品,产生的不良社会影响有多大。如果金额很大,达到了刑法规定的200万元以上,那么,监管部门的责任也会随之扩大。

确实,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查处,不仅要求高、任务重,而且难度大、困难多。特别是伪劣产品,很多都会对人身产生伤害。因此,刑法对这一问题的处罚更重。对监管部门来说,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也会更大。稍有不慎,就会出现监管失职问题。也就是说,在监管问题上,是没有任何可以松懈的,是必须一招不让、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的。因此,对此次出现的“大头娃娃”事件,必须追根溯源,查一查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到底哪些环节出现问题了。也只有追根溯源,才能避免类似问题的再发生,从而既保护广大消费者,也保护企业和监管者自己。(来源: 谭浩俊)

南方日报:婴幼儿产品考验监管效能

“大头娃娃”事件婴儿霜产品含激素!近日,漳州市卫健委官网发布《关于“欧艾抑菌霜”事件调查处置进展情况的通报》,确认涉事产品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企业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目前,相关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卫健部门依法吊销涉案企业《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市场监管部门依法吊销营业执照。

婴幼儿是社会的希望,婴幼儿产品质量体现企业良心。健康宝宝因使用伪劣产品导致面部肿胀、体重激增、额头长满汗毛,为人父母者怎能不痛心?面对质疑,涉事厂商仍然不认账,公开宣称“家长利用网络炒作”,进一步辜负了社会信任,伤害了消费者感情。对这种一错再错的商家,必须让它付出沉重代价,此次《通报》就释放出了鲜明信号。

从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到欧艾抑菌霜造成的“大头娃娃”事件,再到目前消费者对“戒之馆婴亲霜”的投诉,人们在为孩子们健康成长担心的同时,不免也发出疑问:现在的一些企业怎么了?如何能保证娃娃们的安全?

一切向钱看,正成为个别不良商家的至上信条。“大头娃娃”事件中的企业,之所以铤而走险,正是看中了婴幼儿市场背后的可观利润。据南方周末报道,涉事产品市场价约80元,而一些违规产品成本仅在2—3元左右。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不法企业为分一杯羹,开始了从生产到销售环节的一系列操作:从申请监管相对宽松的“消”字号产品,到违规添加激素增强护肤品效果,再到利用“天然中草药”等话术进行虚假宣传,以高回扣吸引经销商等……层层包装下的伪劣产品,得以在市场快速流通。

监管部门是市场的守护者,理应层层把关,但现行的制度漏洞却一再阻碍了监管效能的发挥。一方面,“消”字号产品管理尺度较松。地方部门负责审批、检测指标少、检测成本低是这类产品的显著特征,“消”字号成为注册香饽饽。另一方面,自行送检的规定为不法厂商提供了可乘之机。在此案中,涉事企业曾委托宁波海关技术中心进行样品检测,再自行将结果上报当地卫健委。这一备案环节安排很容易沦为监管真空,从而为产品质量安全埋下隐患。

婴幼儿产品关乎社会诚信与市场运行,考验有关部门的监管效能。从源头入手,监管部门不妨提高“消”字号产品的准入门槛,丰富完善检测项目,重点加强对各类激素的检测。针对消费者反映强烈的婴幼儿产品种类,应加大抽查的频率与范围。要更加重视事后惩戒,以严厉的惩罚措施震慑有关生产厂家。消费者也要增强维权意识,发现问题产品后积极举报,勇敢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婴幼儿的合法权益,多方共护“社会的希望”。(静子)

(责编:程欣(实习生)、李娅琦)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