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舆情频道>>人民舆评

“今日谈”:改革年代听民声

赖龙威

2014年06月24日14:07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手机看新闻

  6月16日,《人民日报》创刊66周年的次日,头版左下角刊出征稿启事:

  从1980年1月首次亮相《人民日报》,“今日谈”已经三十有四。

  34个春秋,这个位居一版的小小“绿地”,在编辑、作者、读者的精心耕耘下,深受广大群众喜爱。从中央领导、文化名人,到基层干部、工农学生,无数读者成为作者,为“今日谈”撰文写稿。多元群体、多样话题、多彩表达,使这块“绿地”始终拥有深厚的土壤,释放出旺盛的生命力。

  今天,全面深化改革大潮已经起势,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更好以言论传递读者心声、用观点推动时代进步,立片言以居要,收千里于方寸,让这块“绿地”更好展现我们时代变革的风貌?

  在第5版的评论版上,编者热情?相邀《“今日谈”,请你谈》,强调“特别欢迎来自一线、接地气的鲜活题材,以小见大,居高声远”。

  这个比央视《焦点访谈》年代更久远的党报小评论栏目,记载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喜怒哀乐,对社会现实的直言批评,对生活的美好愿景,留在了过来人的记忆中。 

  

  “今日谈”34年话题数量分布

  (单位:篇,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政治家和文化名流乐写三五百字

  《人民日报》的头版,寸土寸金,唯独“今日谈”栏目34年来被固定放在头版下方位置,加框处理。有时第4版也发“今日谈”评论。“今日谈”的篇幅约定俗成,每篇评论不超过500字。就这区区三五百字,让各界名流乃至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欣然提笔。

  

  “今日谈”34年话题分布比例(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1982年6月4日,《习武不必去少林寺》是时任主管新闻宣传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的手笔。由于影片《少林寺》的放映,少林寺成为一些青少年神往的地方。胡乔木实话实说:目前的少林寺,已非鼎盛时期。寺内的和尚大多已六七十岁,只有少数人过去练过武术,由于年迈或伤疾,早已不能教习武术。青少年为学武艺贸然出走他乡,给家庭和社会都带来不少问题。家长、教师和有关方面应不失时机地向青少年做好引导和解释的工作,把他们正当的兴趣引到正确的方向上去。

  军旅诗人公刘的“今日谈”,为一个流行词汇辨正:“文革”大会小会爱用“推开”这个词儿,比如“要推开大寨经验”。讲话人的本意是推行,要求别人仿效;但“推开”的确切含义却是推到一边去,不理睬、不接受。

  老作家萧乾1985年年初在《人民日报》连载的《欧行冥想录》,有一处不经意间使用了早年人们常用的“残废人”一词,虽然表达的是对残障人士的同情和爱心,但还是刺痛了成都一位失去左臂、左腿的读者。他给人民日报社文艺部的信,转给了萧乾。老作家立即郑重撰文,在1985年3月18日的《人民日报》头版的“今日谈”中,公开声明《这个词用错了》。

  “今日谈”初稿成为历史强音

  1984年4月22日晚,时任人民日报社评论部副主任的李仁臣在总编室值夜班,负责为次日的版面配评论。当时《光明日报》报道了杭州大学地理系当年把7名老教师打扮成“牛鬼蛇神”进行“活人展览”的主要策划者至今顽固坚持错误的消息。李仁臣觉得抓住这个典型说点话,可以配合当时正在进行的整党宣传。他提笔写下了500字的“今日谈”《就是要彻底否定“文革”》。

  当时的评论部领导范荣康、钱湜辛看了这篇短文,都说谈的问题相当重要,写成“今日谈”太可惜了。他们建议扩充篇幅,改写成“本报评论员文章”。正巧,值夜班的社领导丁济沧又收到湖南一个工厂党委书记仍然坚持“文革”派性的报道,要求评论部配发评论。他看了李仁臣写好的“今日谈”,也建议提高评论规格,把文章做足。

  李仁臣重温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原文的基础上增加了400字,以《决议》精神为指针,对当时纠结于党内外的这段历史公案,写出了一段掷地有声的文字:

  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指出:“‘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这个结论,反映了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认识。对“文革”就是要彻底否定。不彻底否定“文革”的那一套“理论”、做法,就不可能有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就不可能有政治上安定团结、经济上欣欣向荣的新局面。这次整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列为必读文件的。认真阅读这个文件,对每个党员都是必要的。尤其是那些在“文革”中犯有严重错误,至今尚无正确认识的同志,更要认真学习,严肃地对照检查,这一课必须补,来不得半点含糊。

  1984年4月23日,《就是要彻底否定“文革”》在头版报眼位置加框刊出,标题字体用的是超粗黑。当天早上6时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转播这篇评论。很多在“文革”中惨遭迫害的老同志纷纷给人民日报社打来电话,称赞这篇评论员文章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有老战友提着茅台酒,敲开了社长秦川的家门。全国很多单位把这篇评论列为整党的重要学习材料。这篇发源于“今日谈”的小评论,众望所归摘取了当年全国好新闻评选的特等奖。

  言人所不能言不敢言

  从1980年到1985年,一个叫做“杨柳榭”的作者连发33篇“今日谈”。这是杨振明(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干部部部长)、谢殿斌与刘格文合署的笔名。

  1980年11月4日,“杨柳榭”提出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人们总是呼吁“救救森林”“救救草原”“救救文物”“救救野生动物”,根源在于这些问题无人过问,只好向社会舆论求救。因此,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这篇“今日谈”点题文章《救救官僚主义者》。“有的部门和单位,‘和尚’虽多,真心‘念经’的太少;或者体制有缺陷,了解情况的无权处理,有权处理的又不了解情况。”

  1982年3月24日,“杨柳榭”的《领导干部也要管家务》,从时任财政部部长王丙乾治家有方说起,批评另一些领导干部“带好了千军万马,管不了几口之家”,“如果家里净出些不三不四的事,你作的建设精神文明的报告,能有多大说服力?”

  不少读者坚持常年剪贴“今日谈”,成为一种特殊的收藏。还有读者常从这些小言论中看出“微言大义”,打长途电话询问“这篇文章是不是有来头”。湖北财经学院胡逢吉在1980年10月12日《谈<今日谈>》一文中,对“今日谈”谈什么、怎样谈、谁来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命题无论大小都要谈群众当前最关心的。

  二、不是泛泛地谈,要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三、也可只提问题,引人思考,提问有时胜于解答。

  四、要谈人们心中想谈而谈不清的话或想谈而不敢谈的话。

  五、言简是好的,但语言要幽默些,富于哲理些。

  六、谈各条战线的事,最好发动各行各业的行家里手都来参加谈。

  老报人、著名杂文家林放(赵超构)对“今日谈”每篇必读,1985年8月14日为《人民日报》撰文分析“今日谈”的魅力:“素材直接来自生活深处,有如刚刚从河下捞出来的鱼虾,到手时还是蹦蹦跳跳的”;作为介于杂文与评论之间的边缘作品,“以轻巧见长,灵活取胜,‘俯拾即是,着手成春’”,是“微观世态的解剖刀”。  

  一字之动,反复推敲;一段之变,呕心沥血

  编辑过“今日谈”的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米博华回忆:“为了不埋没作者的某些闪光的思想,编辑们常常要对稿子做些中等规模的‘手术’。一字之动,反复推敲;一段之变,更是呕心沥血。为的是不辱没作者的才华,为的是体现'高出一筹'的编辑水平。”

  人民日报社前总编辑李庄要求报社和部门负责人:“既要用红笔,也要用蓝笔。”用红笔者,改他人的文稿,审看大样,以至于策划、组织重大报道,带领队伍;用蓝笔者,自己动手写文章,不要因为忙而搁笔。评论部历任主任、副主任都撰写过“今日谈”。从评论部副主任直接升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的李仁臣,署名“晨平”和“理朴”;评论部原副主任钱湜辛署名“钟怀”。

  李仁臣曾撰文回忆《享受评论带来的快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民日报社评论部很简陋。部里开会,大家围坐在一张木案子周围。不知哪年哪月刷过的一遍清漆已露出斑驳的底纹,只是擦得一尘不染。

  围坐在案子旁的人,不分资历,不分长幼,大家共同讨论、推敲、修改、润色,畅所欲言,取长补短,只要你说得有道理,不论是标题、角度、辞句等,都会被吸收。

  “今日谈”的创办,体现了延安《解放日报》改版以来共产党人全党办报、全民办报的光荣传统。今天重提和强化“今日谈”,表明在互联网“大众麦克风时代”党报以评论立报的姿态,站在舆论潮头,回应民众关切,促进官民之间的顺畅沟通与良性互动。

  2014年1月,评论部主任卢新宁在人民日报社年度工作会议上发言,谈道:中央领导集体令人耳目一新的作风、文风,倒逼着我们在评论写作上必须更鲜活、更贴近、更接地气。评论部这支平均年龄36岁的队伍,始终怀抱不变的理想,始终追求党心民意的激荡,改变刻板陈旧的政治话语体系,推动党报要论从政治宣传到政治传播的转变。

(责编:王晓华、陈宁)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