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

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接受《财富》采访【4】

2016年12月13日16:59 |
小字号

记者:

我好奇的是中国的这套理论和体系,你在国外能行得通吗?你在捷克有另一套体系吗?

叶简明:

这是很多企业都面临的问题,被称为文化的鸿沟,很难跨越。我们改革开放时间很短,中国的企业算是刚起步,打个比方,很多中国企业还像农民一样,国外的企业很多经营上百年,就像公主。农民和公主在一起生活总会有文化的鸿沟,很困难。这样的企业很多,出去都碰到了很多困难。实际中国华信出去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企业的文化、战略是非常关键的。

首先谈谈我们的战略,中国华信以能源起家,这个行业很难做,上游油气都是产油国控制,国际市场的中间环节更多是欧美日财团控制,市场话语权和定价权都在他们手上。下游终端在中国主要是几桶油控制。面对这样的行业局面,相对来讲就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开始更多是在国际贸易上发力。中国是石油消费大国,在国家放开的部分里,我们锁定价格以销定购对上游进行议价,还有配套金融,使我们实现了利润。摸索一个阶段之后,我发现要在油气能源行业里有话语权,终端是很重要的。什么叫终端?就是加油站、油库、炼油厂。终端在中国很难操作。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办公室亲切接见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欧元保持不贬值,导致欧洲很多好的企业出现困难。这对我们来讲获得了非常好的机会,欧洲很多油气终端要卖,这些终端在中国是不可能买到的。所以我们在法国、西班牙等等国家收购了很多终端。有了终端,我们就可以进行上游权益的获取。因为有了终端,我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终端去购买上游的权益。有了权益,有了终端,跟国内是可以互动,油品在物流的环节上是可以串换的。等于我在欧洲有强大的终端市场,现在已经对上游权益有一定的话语权。

近几年国际油价处在历史低位,又是获取上游权益的最佳时机。刚才讲石油价格长期由欧美日财团控制,现在国际格局再平衡,美国也由油气进口国变为出口国,再加上美元政策调整,导致产油国非常困难,以前我们很难买到的权益,现在也对我们开放了。另一方面,我们长期开展能源公共外交的成果也逐渐显现出来,我们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是被联合国批准为特别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华信每年拿出10%到20%的利润来支持非政府组织,包括公益。我们通过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开展了强有力的公共外交活动,和很多国家政要建立了深厚关系,和很多重要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有很深的合作关系。通过这种民间的公共外交,我们就有机会第一时间获取上游油气的权益。所以今年我们签订了6000万吨的权益,都是十五年以上的长约,这个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

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会见卡塔尔GSSG控股公司主席Ghanim Bin Saad Al Saad

现阶段,我们立足欧洲终端,以哈萨克斯坦、乍得、阿布扎比为重点获取中亚、非洲、中东的上游油气权益。有了权益,再反过来在国内建立大型储备库。我们现在在海南洋浦、山东日照、广东珠海、江苏靖江等沿海沿江港口建设3000万立方石油储备基地,海南洋浦一期280万立方储备库已投产储油。依托储备,延伸到铁路运输、船运、管道,流动性就可以加大,就可以通过金融、物流增加双重利润。去年,我们的利润是50亿,今年预计能达到100多亿。为什么能增加这么多?因为整个产业布局的战略节点完成了。我们对物流设施这一步正在加强,在哈萨克斯坦拥有石油天然气转换站,在格鲁吉亚有储备基地及黑海巴统港船运、码头物流设施,通过中亚、黑海、地中海地区物流基础设施投资,推动与日照港、大连港、营口港的物流合作,与中铁建立中铁中亚物流公司,开展液化天然气铁路运输,与中船以新加坡为基地建立海上浮舱油储销,共同打通国内国际市场。

捷克总统泽曼在官邸内会见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