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

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接受《财富》采访【5】

2016年12月13日16:59 |
小字号

我们为什么要在捷克建立第二总部?我们为什么跟有些到海外投资的企业不同?他们更多是与单一企业的合作,而我们不是,我们是战略性的布局。这个战略是跟国家战略一致的。现在国家提出一带一路,一个陆上,一个海上,构想非常伟大,概念很大,战线也很长,但是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困难,我们是要解决的。我们通过对一带一路的理解分析,战略性的将发力点选择在中东欧。中东欧无论是作为前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其独特的文化构成,对我们来说都是有基础的,他们还有很多社会主义时期的精英,思想体系上相对比较独立,不同于欧洲主流,也不同于俄罗斯。而且这一带是二战以后的工业走廊,他们的工业装备、技术正是我们国家供给侧改革所需要的。

我们在捷克建立第二总部,建立桥头堡。捷克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欧洲的中心、十六国的心脏,又是欧亚连通的一个桥梁,所以非常关键。我们过去以后开始做了很多不盈利的东西,比如足球俱乐部、电视台,还有公益性的活动,同时逐步适应它的文化,购买了布拉格地标性的宫殿,融入欧洲上层贵族式的交往,这样就能坐在一起,能对话交流,能让他们认可我们。我们收购了布拉格斯拉维亚足球俱乐部,它本来是捷克最老的俱乐部,濒临降级,现在被我们买了,重整旗鼓马上就踢到欧冠。捷克的民众一听到中国,可能就首先冒出中国华信。所以,无论是财团、政商还是民众,先让他有这个概念,能认可你、接受你,才能谈合作。

捷克总理索博特卡会晤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的战略首先是取中,就是发展金融,占领制高点。所以我们先控股J&T银行。J&T是捷克的第二大财团,我们在金融这一个点把这个事做成了,让J&T的净资产增加了,利润增加了。其它的财团就主动找过来,我们就可以推动在能源、工业板块上进行布局。为什么能给它增加利润?比如,我们能把我们的金融板块业务跟它合作,促成开发银行和它同业合作,在海外发债,它还可以承接我们公司贷款换石油业务等等,这些都能使它增加利润。

我们为什么能管得好?首先是能平等对话。就像我刚才打的比方,如果她是一个公主,来替你一个农民打工,她就会从心里觉得耻辱,这个事就做不好。所以我们首先是在思想上统一,在文化上逐步地让他们认同。我相信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哪个国家的人,向善的心、慈悲的心是一致的,事都是人做的,只要心能认可,做任何事力量都很强。我们提出的由力起、由善达,首先秉持的就是善的文化。用善的文化凝聚了他们的很多精英,用善做了公益,为他们的社会做了很多事,所以他们来替华信打工有一种认同。这种文化认同再加上机制上的一企两制,结合我们的战略加财务管控,发展他们的本土化机制。

保加利亚总理博伊科 ·鲍里索夫与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会谈

通过这些年的磨合,我们现在无论在哪个国家投资,都能得到认可,我们更多的是用当地人,不会再派很多人过去。我们总的中后台管控系统是很强的,只要在投融、资产处置、股权处置等等这些战略、财务问题上能管控住,其他的都是放开的,在他们自己的董事会领导下,让他们自己去经营。所以这种矛盾对我们来讲还是相对少的。

很多企业在我们收购之前面临困难,有的已经到了天花板,很难再突破。但是我们介入之后,他们有了中国市场,两个市场一互动,企业反而后劲很足。比如我们收购的扎达斯特种钢,特种钢在欧洲市场已经饱和了,不是缺钱,也不是缺技术,也不是管理问题,实际是市场瓶颈的问题。但是中国市场很大,我们一来先抓销售。我们原来和辽宁有合作船加油,很多船都需要这种钢,我们很快就拓展了销售渠道。而且辽宁还要合作设厂,政府也支持。好比我们收购的老博客啤酒,本身是很好的品牌和产品,北京二商集团在国内有成熟渠道,和我们合作把这个啤酒引进来,几个省都要和我们合作设厂,一下就放大了他们的市场。

我们和有些企业不同,他们目的性很强,如果是做一个产品的,买来以后要怎么样把这个管好,怎么使自己的企业最快收回成本,可能去了以后恨不得裁员,把自己的人派过去,还马上要把你的利润拿走。我们不是,我们是使你发展得更大,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而且因为中国华信这些年一直不分,又把利润拿了很多去拓展公共外交和社会慈善,积累了很多很好的资源。这可能是无形的东西,但是能为企业转换成更强大的经济成果提供条件。我给你讲整个战略,就是让你理解我们的不同之处,这个特点使我们能不断突破。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