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公共管理

海拔4700米的交通扶贫大决战

——中铁一局四公司石渠县通畅公路工程施工纪实

张永太 李根学
2017年11月17日13:19 |
小字号

在去工地的路上,县长罗林告诉记者:“石渠县一年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冬季,另一个大约是冬季。”说完,哈哈地笑起来。

石渠县位于川、青、藏三省区交界处,平均海拔4527米,县城尼呷镇海拔4256米,是四川省海拔最高的县城;年均气温-1.6℃,空气含氧量仅为成都平原的46%。那一天是8月8号,北京最高气温33℃,酷暑难耐;石渠中午只有15℃,略有凉意,当晚最低气温仅3℃,寒气逼人。近10万藏族同胞生活在这片2.5万多平方公里的雪域高原上,他们被称为“吉祥太阳部落”。

沿着新修建的乡村公路,车跑得很稳,罗林滔滔不绝地讲着石渠的旅游致富梦。规划5000公里的乡村公路,到今天已经修通了近3500公里,“路通了,石渠的旅游大戏就要开台了”,罗林说。

图:项目部的党员突击队

石渠草原迟来的春天

2010年至2012年,在石渠县雅砻江流域的长沙干马乡和金沙江流域的洛须镇,发现了题材丰富的吐蕃时期石刻群。专家们确认,石渠是千年唐蕃古道南线核心驿站。1200年前,3000里唐蕃古道穿过广袤无垠的扎溪卡瓦大草原和雅砻江河谷,将西藏和祖国内地紧紧连接在一起。在石渠,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的故事广为传颂,她们是藏汉同胞一家亲的历史见证。

斗转星移,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唐蕃古道当年的繁茂景象了。

遍布石渠大地的历史遗存,镌刻着石渠藏胞创造的灿烂的吐蕃文明;然而,重重关山挡住了现代文明光芒的照耀,锁在大山深处的石渠渐渐与外部世界拉大了差距。

这一天,藏族县长罗林握着唐明治的手说:“老唐,拜托了。只要有了路,石渠的十万藏胞就能脱贫奔小康,石渠就能飞出大山,飞向世界。”

唐明治,1992年入职中铁一局。25年来,干过机场、铁路、高速公路、城市地铁、高山隧道,这些工程论体量和技术难度,哪一个都比石渠的乡村公路大得多,也难得多。可罗林的一句话还是让身经百战的他出了一身汗:“知道这是中央部署的精准脱贫工程,但没想到交通对石渠脱贫是如此的重要。”

前些年,石渠的交通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呢?

副县长徐双勇说:“县领导下乡,先坐汽车,再换农用车或拖拉机,无路可走了就骑马,最后是步行。我们还有车坐,你能想象得到,老百姓出门得有多难。”

虾扎镇党委书记土登颜批说:“的确难,主要靠步行,碰巧了能搭一段车。村民们出一次门路上至少得用两三天。所以没急事就不出去了。”

在世界成为地球村的今天,出家门都成了件难事,内地人实在想象不到。可是在石渠,这曾是严酷的现实。

石渠把通乡公路的建设命名为“通畅工程”,把通村公路命名为“通达工程”。2016年,中铁一局与石渠县签下了修建137公里“通畅工程”的合同,工期24个月。

在高海拔高寒地区施工,哪怕是再普通的项目也会增加诸多想象不到的困难。唐明治认为这些都不可怕,现代施工技术和他们的丰富经验,足以战胜这些困难。可是,石渠一年中可以施工的时间只有5个多月。就是这5个多月,不期而至的暴雨狂风、不堪重负时不时就“罢工”的供电系统,至少要延误一个月的工期。两年的有效工期只有9个月。就是说,他们平均每天要建成470多米的路,才能确保如期完工。

算完了这笔账,唐明治说他头有点大。项目总工程师王鹏说:“我们都知道唐经理脾气好,见到谁都笑。可那段日子没见过他笑,性格也变急了,嘴唇干裂出血,嘴里长了血泡。”

对于开工准备,唐明治自然是驾轻就熟,但时间的确太紧迫了,于是他把工作分成两条线,平行推进:“一条线是家里的事,另一条线是外面的事。”

家里的事就是组建项目部、建设项目部驻地。“公司派不出人来,这些年市场扩张太快,人手紧张,只能靠自己到处求人”。唐明治的办法是先列出“杀熟”名单,再“装可怜”请人家帮忙。这时候好人缘就成了“生产力”,需要的人一个个被他挖到了石渠,5月中旬,他手下已经有了12个人。“这点人马来自7、8个项目”,他说。

有了人,建设驻地就是件很容易的事了,石渠地广人稀,协调施工用地很快就办妥了;搭建彩钢房对他们来说就像搭积木,你还没看明白房子就盖起来了;企业多年来贯彻精细化管理方针,有一整套模块化的成熟管理制度,项目部拿来就能用,唐明治认为“这是成熟企业的标志”。

外面的事千头万绪。先要和业主方签若干个协议;到业主单位取回图纸,组织技术人员复核图纸,发现和提出问题,再召开设计图纸复核会;勘查施工现场,测量和确定线路,完善施工细节;审查劳务作业队资质、能力,提出选择建议供公司审批;协调电力公司尽快完成供电系统改造,确保工程建设需要;协调电信运营商解决通信信号覆盖问题;选择适宜地点建设沥青拌合站、混凝土拌合站、水稳拌合站和地材加工场,协商确定地材采集区……

5月22日,准备工作基本完成,137.385公里长的施工线路分成5个工区,全面开工建设。

此时,石渠草原冰雪消融,河水淙淙,草木蔓发,春意已浓。雪域高原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但是谁会否认,迟到的高原之春却有着别样的旖旎和灿烂,让人怦然心动、豪情勃发呢!

 
(责编:朱明刚、王晓华)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