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舆情频道

“百香果女童案”改判 彰显依法严惩决心

2020年12月29日08:40 | 来源:中国妇女报
小字号

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司法机关从严惩处、从重处罚的对象,是社会的高压线。在“百香果案”中,侵害对象是年仅十岁的小女孩,犯罪性质极其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大,司法机关在权衡全案基础上,对犯罪嫌疑人不适用自首是正确的。该案改判也是贯彻对未成年人特殊优先保护政策的生动写照

12月28日,“百香果女童案”凶手被改判死刑,消息一出很快得到网友的一片赞誉,网友称“大快人心”。

2018年10月4日,杨光毅使用残忍的暴力手段奸淫年仅十周岁的被害人杨某某,致被害人死亡。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强奸罪判处杨光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广西高院二审改判死缓,对其限制减刑。案件生效后,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调卷审查。其间,被害人母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3日指令广西高院再审。

广西高院经再审认为,杨光毅犯罪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杨光毅虽有自首情节,但结合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对其不予从轻处罚,撤销原二审判决,改判杨光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副秘书长田相夏在接受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案改判死刑,充分表明了司法机关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从严惩处的立场和态度,该判处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

该案一审判处死刑,二审可能考虑自首情节改判死缓。“自首不是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自首情节并非必须从轻处罚。”田相夏说,自首是一种“可以”减轻的情节,并非“应当”减轻的情节。虽然自首是刑法总则规定的情节,但是自首是否适用,应该从具体案件情况综合断定,应考虑具体特殊刑事政策和特殊犯罪。比如针对未成年人犯罪,我国向来重视对未成年人进行保护。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司法机关从严惩处、从重处罚的对象,是社会的高压线。在“百香果案”中,侵害对象是年仅十岁的小女孩,犯罪性质极其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大,司法机关在权衡全案基础上,对犯罪嫌疑人不适用自首是正确的。该案改判也是贯彻对未成年人特殊优先保护政策的生动写照。

此外,田相夏表示,我们一直倡导未成年人保护的近距离原则,就是与未成年人生活圈子更近距离的群体应承担更多责任。因此,父母等监护人应承担更重的保护责任。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记者 王春霞)

“百香果女童案”改判 彰显依法严惩决心

历经再审后,杀害“百香果女童”的凶手被改判死刑。这样的“转折”既抚慰了世道人心,也彰显了司法机关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依法严惩的决心。

如何遏制侵害未成年人案件的发生?怎么震慑心怀不轨的施暴者?在全社会都将关爱聚焦于孩子们身上的当下,这是一个温情、严肃而又紧迫的“课题”。时有发生的恶性案件也不断警示我们:在侵害行为发生之前,为孩子们织密织牢“保护网”是多么重要。

针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从重处罚”,法律的导向越来越清晰,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法治氛围越来越浓——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强调,对性质恶劣,危害严重的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该判处重刑乃至死刑的坚决依法严惩;对于奸淫幼女犯罪,刑法修正案(十一)在“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情形中,增加了“奸淫不满十周岁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伤害的”……这样的“硬核”表态和举措,给心怀不轨者划出不可逾越的红线。

无论是法律制定还是司法实践,整个社会保护未成年人和维护司法公平正义的坚定决心和切实行动都在“提档升级”。这些殚精竭虑的考量和努力必将实现一个共同目标——斩断伸向孩子们的黑手,让孩子们沐浴在幸福安宁的阳光里。(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评论员 韩亚聪)

(责编:袁勃、李娅琦)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